難成金融中心 顧立雄坦言台有五大問題待克服

終於說大實話。金管會主委顧立雄5日坦言,一是台灣不是英美法系國家,所有開放必須法規明確授權;二不是英語系國家,國際大銀行來台設點也沒有全美語的環境;三稅負比率比香港等高;四對個別消費者的保護也比香港更高;最後是國際金融中心必須資金自由進出,但台灣可能要考慮匯率穩定,五大劣勢讓台灣難成國際金融中心。

但顧立雄亦表示,目前就是儘可能開放更多元的金融商品,第二步是開放銀行的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可以成為台商、甚至是國內企業外幣資金調度中心。即至少台灣可以發展成為區域財富管理中心或資金調度中心。

顧立雄表示,若香港情勢不動盪,根本不會有人討論與香港競搶資金的問題,現在就是因為香港動盪,台灣才有機會。

不過他亦坦言,台灣與香港的法系確實有所不同,香港是英美法系國家,台灣是大陸法系國家,台灣在法律沒有授權明確的情況下,確實很多的開放,必須要兼顧法律授權明確性原則,即法律未明訂就不得開放,就沒有辦法像香港這麼自由,香港「可以有更開放的空間,來開放很多的金融商品」。

第二點就是台灣不是英語環境,若要吸引國際大銀行都來台灣設總部,作業時可能還需要大量的翻譯,亦不如香港的外語環境;第三是台灣的稅制也跟香港不同,香港是低稅率的環境,但台灣比香港的稅負略高,亦不利競爭。

第四點是香港不需要對個別消費者保護有隔外考量,尤其是推出高風險金融產品、若有發生問題時,台灣處理投資人糾紛的環境跟香港處理環境,也確實看起來有所不同,即金管會在開放高風險商品給更多投資人投資時,會顧慮較多,較無法大幅度開放。

第五是若所謂國際金融中心的定義,是資金完全自由進出,則台灣的環境確實是跟香港是不同,因為台灣確實還要考慮到相關匯率穩定的問題。

顧立雄坦言,台灣的基本環境跟香港還是不同,「有本質上一些難以克服的地方」,金管會能夠著力的就兩點,第一點盡量開放多元的金融商品,初步是先給高資產投資人,第二步盡量開放OBU環境,讓企業可在OBU進行資金調度與外幣操作。

被問及台灣就是只能作區域財富管理中心或資金調度中心,無法作到國際金融中心時,顧立雄說:「這點我不太敢反駁!」即默認台灣在根本體質與環境上,短期內恐難與香港、新加坡競爭國際金融中心。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