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模式將重塑金融業的生態系統

眾所皆知,善用金融科技(Fintech)進行數位轉型,已是全球銀行業保持競爭力的重要關鍵之一。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公布的2018年《全球銀行業展望》調查亦顯示,有近2/3的銀行業者今年科技投資預算增幅達10%以上,代表業者正積極因應金融科技帶來的挑戰。問題是,砸錢不見得有效,藏在科技投資預算背後的思維,才是銀行業者數位轉型成功與否的最大推手。

一直以來,銀行業者多把金融科技視為削減成本、提升效率的工具,亦即藉此取代例行性工作的人力、進行去分行化(或改為智慧分行)、增加金融服務網路化項目等。但就前德意志銀行執行長克萊恩(J. Cryan)以自動化取代9,000個工作崗位做為該行改革解方,卻未見成效,甚至被以「缺乏方向」為由解職的情形看來,不少銀行業者對金融科技的認知不僅略顯陳舊,更有見樹不見林之憂。

事實上,金融業領導人若想在金融科技這項劃時代的產業趨勢上,取得優勢地位,就必須仿照已故的英特爾創辦人葛洛夫(A. Grove),正確判讀摩爾定律(Moore’s law)將在尚未成形的個人電腦領域發揮極大功用後,遂全力發展與升級微處理器效能,築起技術優勢及規模經濟的高牆,進而獲取巨大成功的作法。也就是說,首先要能正確判讀趨勢的未來發展(它將如何重塑金融業的生態系),再據此打造一個組織內部有高度共識的願景,並藉由定義範圍和先後進程規劃出邁向願景的行動策略。尤其金融機構是高度複雜的組織,若無長期的願景做為支架,再透過調整數位科技及組織的部署、營運與業務的創新,很難為金融機構創造新的成長機會。

對銀行而言,將自身打造為平台中心的金融生態體系,應是其因應金融科技趨勢的首要任務。若再將新加坡商凱捷(Capgemini)發布的2017年銀行業十大趨勢進行歸納,可得出銀行在金融科技趨勢下的發展願景,應是利用其最大的資產─廣大且早已有信賴感與忠誠度的客戶,去扮演好數位科技平台的角色。同時,銀行將不再收購金融科技公司或與之競爭,而是將其視為夥伴關係,並以活化應用程式介面(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API)為考量,開發一個便捷且具有客戶基礎的平台,並在客戶「許可」下,提供API給第三方業者串接,共享金融機構的數據資料。而當銀行業者發展出可兼容不同APIs業者、有彈性的平台,勢必更能滿足客戶客製化或差異化需求,而獲得較佳的使用者體驗,進而增加客戶的忠誠度,形成一個以銀行為中心,且與客戶及APIs開發者共生的平台生態系。

就像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於2017年10月推出的「多種貨幣淨額結算系統」,讓跨國公司可集中支付的平台,既能跨幣別支付,也可讓企業減少定期開具發票與付款的筆數,節省時間和金錢。這種將存放款、支付清算等不同部門聯合起來,擘劃具前瞻性且可持續增長的新數位化戰略,便是金融業納入平台思維的案例。

誠然,金融業開放API給第三方業者串接,共享金融機構的數據資料,恐有個人財務資訊外洩的巨大風險。特別是金融業屬於高度競爭行業,在切入平台化的戰略下,如果無法確保資料使用安全性,而失去客戶的信任,對企業的打擊將遠比今年Facebook傳出遭到英國劍橋分析公司竊取與濫用個人資料達4年,導致財報嚴重不如預期及股價重挫的傷害來得大。因此,在銀行業者嘗試扮演平台角色,並與金融科技業者開始發展夥伴關係的同時,亦要力抗不斷升高的網路威脅,強化網路安全投資與能力便應被優先提升到戰略高度上。

無論如何,發展金融科技已是不可逆的金融產業趨勢,國際金融監理趨勢亦將促使金融業發展平台的思維,如2016年歐盟通過的支付服務方針(Payment Service Directive 2,PSD2)法令、英國競爭和市場委員會(CMA)的開放銀行(Open Banking)計畫,都已在今年上路;2017年10月美國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FPB)發布金融數據共享的9項指導意見,而澳洲、新加坡、日本和韓國等國也雄心勃勃的推出金融數據共享戰略。在各方皆開始重塑銀行等金融業務,並將轉型成提供金融服務的基礎平台下,新的金融生態系統已然成形。

值此之際,國內多家大型金融機構或以研究客戶需求出發,重新規劃數位體驗及通路;或是積極探索區塊鏈、人工智慧等新技術在金融領域的應用,希望藉此增進金融服務的效能,如聊天機器人及智慧理財等模式,固然是「不能缺席」市場競爭,但業者更應自問,眼見金融科技趨勢來臨後,是否有先「正確判讀大趨勢」,再依判讀結果「打造具高度共識的願景」,進而「規劃出行動策略」,抑是僅是一味地忙於追趕,陷入「當局者迷」的窘境?畢竟,在這樣的關鍵時刻,稍一不慎,恐將錯失站在新金融生態系統制高點的先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