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探搜|貨幣交易如何對沖宏觀風險?

美國最新就業及通脹遜於市場預期,市場認為數據減輕了美聯準會縮減購債的壓力,但我們認為,總體經濟繼續向央行目標邁進,估計聯準會在下周召開貨幣政策會議時,就「縮減」計劃有進一步的部署,但同時釋出不急於加息的信號。隨著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等,亞太貨幣相對美元今年內料將呈現下行的態勢。

美國8月非農業新增就業人數23.5萬,遠不及市場預期。另外,8月通脹環比增長0.3%, 核心通脹(不計食品及能源價格)微升0.1%,兩者均遜於市場預期。不過,供給端的瓶頸問題仍然持續,企業不易招聘員工而需調高薪資,聯準會褐皮書也顯示企業未來數月將進一步加價,我們相信,商品及服務價格繼續廣泛走高。

隨著美國貨幣政策逐漸正常化,加上亞洲經濟增長相對美國降速,亞太貨幣相對美元今年內料將呈現下行的態勢。面對美元走強、美債收益率上升及股市廣泛調整等宏觀風險升溫,我們找出以下亞太及十國集團貨幣組合,可被視為替代性風險對沖的工具。

對沖美元升值

隨著美元中期走強,亞太貨幣及十國貨幣難免承壓。要對沖美元升值風險,我們先通過回歸分析方式,計算不同貨幣組合在過去兩年對美元指數(DXY)的相關性及貝塔值,找出對美元最敏感的貨幣組合。

結果發現「歐元兌美元」、「美元兌瑞士法郎」及「美元兌新加坡元」跟美元指數的相關性最高(以絕對值計)。也許,投資者不難猜到歐元是其中之一,因為歐元在美元指數中的占比達到57.6%。

高相關性作為對沖的先決條件之一,貝塔值也同樣重要,因為這是用來量度對沖美元的有效性。「澳元兌美元」及「紐西蘭元兌美元」在這方面得分最高,但目前澳元及紐西蘭元匯率接近我們的中期目標,投資者做空兩者的回報不特別高。

綜合相關性、貝塔值及匯率預測三方因素後,「美元兌新加坡元」及「美元兌瑞士法郎」多頭頭寸,以及「歐元兌美元」空頭頭寸是對沖美元升值的不錯選項。

不少投資者擔憂全球股市隨時調整,按照各貨幣組合的敏感度分析結果,相對全球股票表現,「澳元兌美元」、「紐西蘭元兌美元」、「美元兌新加坡元」、「美元兌韓元」及 「歐元兌美元」的絕對相關性最突出,而「澳元兌美元」及「紐西蘭元兌美元」的貝塔值則最高。

在計入我們的匯率預測後,「美元兌新加坡元」多頭頭寸及「歐元兌美元」空頭頭寸是對沖股市調整的理想工具。

對沖美債收益率上升

面對中國經濟的不均衡復甦,未來數個月的經濟數據可能遜於市場預期,人民銀行實施中性偏鬆的貨幣政策,加上美元走強的影響,人民幣在明年中前可能形成溫和的下行趨勢。儘管如此,由於中國經常帳戶、外國直接投資及投資組合資金流等多項對外指標仍然有盈餘,此外,人民幣依然具備較強的利率優勢,在經濟增速放慢時期,人民幣難以急速下跌。

日本方面,我們相信該國政策正常化道路漫長,日央行非常傾向於保持政策寬鬆,即便自疫情爆發以來,該國通膨上行的壓力一直不大。當美聯準會等央行從鴿轉鷹,令日圓的反彈能力受限,因此,投資者可以考慮利用日圓作為融資貨幣。

(文/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外匯分析師陳得能)


推薦閱讀

理財研究所

保險二三事

好基金日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