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探搜|弱勢美元轉呈盤整 人民幣趨區間波動

過去短短的四到五個月中,造成美元指數(DXY)走弱的因素已逐漸淡化。美國聯準會(Fed)承諾將長期維持較低利率,藉以提升通膨並支持就業市場;但不會阻止美國公債殖利率曲線趨於陡峭。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已從0.50%的歷史低點反彈,星展集團預期在今年第四季可望逐漸回升至接近1%。

另一方面,關於美元將失去其儲備貨幣地位的揣測、超低美國公債殖利率情況,以及聯準會透過利率交換工具緩解美元流動性短缺的重要性不一致。預期在11月3日美國總統大選之前,股市仍可能會呈現波動。巧合的是,在1980年和1992年的選舉中,歷任總統未能連任,美元指數均意外走升(見圖)。除非DXY跌破其心理支撐90水平,否則未來數月美元將可能呈現盤整走勢。

歐元游走1.15至1.20

歐元在過去四到五個月期間升值幅度約12%,對美元匯率未來數月可能在1.15至1.20之間呈現盤整。歐元區下半年失業率上升和負通膨的狀況將持續拖累經濟。在12月31日英國脫歐過渡期結束之前,許多歐盟(EU)經濟體將無法避免歐盟和英國未能達成貿易協議的影響。

若英國出現無協議脫歐或再次出現脫歐風險,歐元將無法倖免於英鎊再次出現拋售的壓力,特別是如果英國央行(BOE)對採行負利率持開放態度。如同過去兩年,當英鎊對美元未能突破1.35後,將可能修正至1.20或更低的水準。

此外,多國央行已開始回應強勁的匯率。歐洲央行(ECB)警告,歐元匯率與其通膨目標和貨幣政策有關。瑞士央行也重申負利率對於其經濟極為重要,並反應對瑞郎走升的不滿。澳洲央行已經擴大和展延了定期融資機制,而紐西蘭行對於負利率和更多量化寬鬆政策亦持開放態度。

在安倍晉三閃辭首相的職務後,日本央行的寬鬆立場不會改變,美元對日圓於105至110之間波動。

人民幣匯價趨持穩

人民幣部分,預期美元對人民幣將大致於6.80至7.20之間波動。如同在全球金融海嘯期間所見,中國可能更偏好以穩定的匯率來抵禦疫情,人民幣匯率以區間波動來取代特定價位水平。儘管香港國家安全法於6月30日生效,且美國決定在兩周後終止對香港的優惠待遇,但港幣與美元的聯繫匯率機制仍然完善。

美元對新幣則將呈現盤整,可能維持在2018年至2019年貿易戰區間,於1.3450至1.3900之間波動。根據星展集團的模型,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於3月30日放寬貨幣政策後,新幣名目實質有效匯率(NEER)一直接近其政策區間的中間值。這顯示美元兌新幣在過去四到五個月內的下跌主要是因美元兌主要貿易夥伴的貨幣走弱。預計10月份的MAS利率政策會議不會有任何變化。

(文/星展銀行(台灣)財富管理投資顧問部副總裁陳昱嘉)


延伸閱伸

外匯探搜|美中互動緊繃 人民幣陷區間震盪

外匯探搜|政經+疫情牽絆 主要貨幣呈區間震盪

外匯探搜|美國舉債兆來兆去 美元升勢受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