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25年 黃金牛的新面貌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出席香港特首李家超的就職典禮,這是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習近平首度離開大陸出訪。有分析指出,這意味著香港的局勢穩定了,北京將基於堅決維護香港長期繁榮發展,為新任特首送上大禮。

香港是不是條黃金牛?答案是肯定的。回顧25年來,香港經受的波折愈來愈複雜,其作為自由港的優勢並未改變,經濟發展亦多次突破艱鉅的挑戰,惟對照今昔可以發現,香港的變與不變,都得繫於大陸對內對外的政經局勢。

九七前後 從香港之死到重生

首先回顧九七前夕,在1995年6月底,美國財星雜誌(FORTUNE)以「香港之死」為題,預言香港的命運。外資不看好,港人對前景充滿憂慮,讓香港在九七回歸後,經濟成長動能蒙上陰影。數據顯示,在1998年到2002年這個階段,香港平均經濟增長率2.3%,較九七前五年的5%大幅縮減。1999年到2003年,香港的物價指數(CPI)連續四年呈現下跌走勢,失業率則一路攀高至2002年的7.3%。

當時港府為挽救經濟頹勢,祭出財政手段,使其財政收支出現惡化狀況,2001年短絀占GDP比率甚至升至5.0%。

先後歷經亞洲金融風暴以及SARS的重創,讓香港回歸大陸之後的六年,經濟波折不斷,北京為助香港走出經濟的困境,在2003年6月29日與香港簽署「內地與香港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CEPA是基於政經考量下所採取的一項對策,而香港經濟的復甦在CEPA的帶動下,2007年經濟成長率回升至3.8%。

值得注意的是,CEPA對陸港之間的經濟影響,曾是兩岸簽署ECFA時我政府借鑑的重要參考,官方當時曾分析自CEPA於2004年實施後的8年多來看,CEPA對香港最有立即性貢獻的就是自由行,而根本的效應在於明顯增強香港的經濟發展信心。

經濟發展 難以再傲視全中國

此後,香港2019年發生反送中抗爭,讓香港經濟出現十年來的首次衰退,隨著2020年新冠疫情蔓延,時至今日,已有機構預估香港經濟面臨的情況是,就算是2003年SARS疫情、或是2009年金融風暴期間都未曾遭遇的事件。

不過2019年,大陸突然宣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即以香港、澳門、廣州及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為區域發展的核心,並力保香港鞏固住作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地位的戰略,這讓外界意識到,中國大陸再次展現中國政府力挺香港經濟發展的決心,但意外地,也凸顯香港的憂慮。

數據顯示,2021年粵港澳大灣區11個城市全年GDP約為人民幣(下同)12.63兆元,其中,珠三角9個城市GDP總量為10兆585.72億元,此外,大灣區內有5個GDP破兆元的城市,其中深圳超過3兆元,香港、廣州超過2兆元,佛山、東莞突破兆元。相對於九七香港回歸時,經濟規模逾大陸的七分之一,中國大陸的快速發展,已削弱了香港在經濟上的相對重要性。

此外,粵港澳大灣區,香港、深圳、廣州在物流、貨運、航空等方面競爭,是否能順暢地合作,這樣的競爭關係也指向一個更核心的問題,即誰是區內的龍頭?

政策強硬 撼動世界之都地位

不可諱言,香港仍是維持嚴格資本管制的中國大陸與更廣闊世界之間的重要金融門戶。例如許多進出中國的外商直接投資都是經由香港操作進行的,也是中國公司上市籌集資金的最主要場所。

但自新冠疫情以來,因採取與大陸相同的新冠防疫強硬政策,沉重打擊香港仰賴全球商務、金融和貿易的經濟。BBC報導指出,這嚴厲的旅遊限制和時開時封的封控政策,讓全球遊客望而卻步,中小企業大批倒閉,也讓這個「亞洲的世界之都」與世界隔離開來。

此外,2019年香港爆發大規模支持民主抗議以及2020年新國安法公布,讓全球對香港的關注,從國際金融中心的角度轉而成為其內部政局,有評論甚至說,香港已經「終結」,也有商界人士說,這些事件改變了這個城市的人。

香港作為繁榮的金融重鎮已有多時,以制度及法治傲視大陸各城市,從1997年英國將這個前殖民地交還給中國開始,它就是中國對外的跳板,是隻黃金牛。

時隔5年,習近平再次赴港並出席特首交接典禮,確實引發外界想像,因在穩定大局的前提下,北京勢必要持續對香港祭出重磅政策。但不容忽視的是,25年過去了,在全球金融中心城市裡,香港在營商環境、人力資本、基礎建設和總體聲譽上雖仍位居前列,外資也並未在香港時局不穩時大舉撤出,這是香港天生的魅力嗎?

如果不是,或答案不只一個,那麼香港的魅力究竟來自何方?或許這議題,值得我們深思,且可能得放大格局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