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堅持動態清零 壓垮外資信心最後稻草

香港近年政局風雲變幻,從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催生「港版國安法」在2020年7月正式上路,香港一夕畫風突變,外資出現觀望氛圍。未料2022年初爆發的第五波疫情,成為壓垮外資信心、爆發出走潮的最後一根稻草。外資撤離與人才的外流,也象徵香港終將和過去的輝煌時期告別。

在「港版國安法」上路之後,美國國會火速通過「香港自治法」作為反制,2020年7月14日由當時美國總統川普簽署後生效,將可對打壓香港民主自由人士與相關金融機構進行制裁,值得注意的是,「香港自治法」的同日,川普簽署一項行政命令,取消香港的貿易優惠待遇及護照特殊待遇等。

外界本以為港版國安法上路後,將衝擊外資信心,甚至釀成出走潮,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綜合港媒報導,香港投資推廣署署長傅仲森(Stephen Phillips)在3月份時表示,2021年,海外及中國大陸駐港公司已增至超過9,000家,創下新高;不僅如此,2021年在港成立的初創公司數目也創下新高。傅仲森表示,多項數據顯示,港版國安法沒有令外資離港,反而是2022年初爆發的第五波疫情更加影響香港及全球經營環境。

2022年1月,新冠變種Omicron病毒在香港快速傳播,確診個案激增的同時,香港在防疫政策上並未選擇歐美國家的「與病毒共存」,而是向大陸的「動態清零」靠攏,包括嚴格的社交限制、疫苗接種政策、商業機構限縮經營,以及「封關」與和長達兩週以上入境隔離措施等。

外商和香港當地商界多次發聲,要求港府重視清零政策背後需付出的經濟代價,但港府依然不為所動,讓諸多外商不得不調整香港經營策略,或選擇移往鄰近抗疫相對成功的新加坡。

外銀花旗在2月份開出縮減香港業務的第一槍,率先將多名高管移至新加坡、倫敦與澳洲等城市,包含數位董事、股票衍生品分銷主管、主要經紀業務亞太區負責人等。美銀隨後跟進,先後將亞洲消費者和零售投資銀行業務主管、亞太地區股票資本市場部門、併購業務的相關主管相繼遷往新加坡。

一位在港多年的外資金融圈人士表示,香港這些年變化快速,但社會運動和政治並不是他離開的原因,「國安法不太會影響到我,但防疫措施卻嚴重干擾我的工作」。

香港防疫政策也重創當地餐飲旅遊業。文華東方行政總裁James Riley在2022年初就重砲批評,香港嚴格的疫情防控措施已讓香港變成被孤立的城市,甚至是個「差勁」的工作地區,更表示擬將其行政團隊暫時轉移到香港以外的地區工作。

3月中旬,香港歐洲商務協會(EuroCham)發表調查報告,若香港維持現有防疫指施,25%受訪會員會在未來12個月全面移離香港;另有24%受訪者表示會將部分員工撤離香港。儘管港府隨後宣布將在4月1日取消英美等九國的「禁飛令」,不過市場普遍認為「為時晚矣」,已經撤離或移出的人才與職缺不會再回流,也代表過去支撐香港經濟的核心能力正在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