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金融中心地位 香港另闢蹊徑

川普時代,美國宣布香港不再擁有高度自治權,取消香港特殊貿易地位後,華爾街日報曾這樣評論,這一決定引起人們對華盛頓當局以後會如何對待這座城市以及其作為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的疑問。

香港股市在2022年上半年表現整體欠佳,首當其衝的利空原因在於新冠疫情全球多點爆發,大陸堅持動態清零政策,對陸港兩地的經濟都產生深遠影響。

此外,全球通膨危機升溫、美國聯準會持續升息,加上中美關係不穩定讓中概股大起大落,與俄烏戰事等多個因素夾擊,以上原因都讓港股與A股同受多重利空因素衝擊。

安永會計師事務所30日公布最新資料顯示,2022上半年香港IPO放緩,籌資額減9成。

首先,香港市場受疫情等多重因素影響,IPO活動出現放緩,預計上半年共20家企業IPO,籌資額港幣177億元。與去年同期相比,香港IPO數量減少56%,籌資額大幅減少92%。

再從行業來看,生物科技與健康、科技股仍是香港市場主要IPO行業,科技、傳媒與通訊行業列籌資額首位,但籌資額占總比下降至29%。另外,受政策監管等多方面影響,中資企業赴美上市低迷,2022上半年共有4家中國企業首發上市,共籌資9,550萬美元。

未來值得關注的不利因素,除了上述之外,安永表示,還有美國擴充中資企業黑名單,這對中資企業在港股市的表現會有較大負面影響,當然,香港資本市場吸引外資能力可能會有所減弱,這與地緣政治的挑戰也有很大關係。

數據顯示,陸港股市在第1季持續下探,第2季震盪反彈,恆生指數、上證及深成指分下跌6%、9%及17%。受全球股市波動影響,港股在今年3月受第五波疫情與科技股拋售潮影響,恆指波幅指數(VHSI)大幅上升,來到近5年新高。

SPAC、中概股回歸 助港恢復上市活力

不過,展望未來,中美監管機構加強對已在美上市或在計畫赴美上市中資公司的審視,都可提升香港做為替代上市目的地的吸引力。安永預估下半年IPO活動會相對活躍。

特別是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上市正式落地以來,2家SPAC公司在香港成功上市,目前排隊等待上市11家。在香港SPAC公司主要聚焦亞洲地區特別是大陸市場,關注新經濟、綠色環保、新消費等領域行業。

隨著港交所上市制度的放寬,雙重主要上市逐漸替代之前的第二上市成為中概股回歸香港的主流方式。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與中國大陸市場優勢互補,一般預料大陸會持續提出相應政策以提振香港股市。近日,大陸證監會及香港證監會就宣布,互聯互通下的ETF交易將於2022年7月4日開始。這意味著在大陸與香港股票市場交易互聯互通機制下的ETF交易將於2022年7月4日開始。

ETF是很多投資者青睞的一種低成本的分散投資工具。ETF納入互聯互通標的將進一步擴大兩地市場的投資者群體,有利於推動兩地ETF市場的健康發展。港交所行政總裁歐冠昇稍早分析,ETF的納入是互聯互通機制升級,以滿足市場各方對於互聯互通更高的要求,為陸港市場創造共贏,促進兩地市場的持續發展。

安永分析指出,下半年隨著疫情防控常態化,中概股回歸及SPAC在香港市場的落地將提振市場情緒,有助香港恢復上市活力,預計下半年香港IPO市場緩步回升,零售和消費品、科技、傳媒和通信、房地產等行業將迎來更多上市機會。

不確定性太大 成香港資本市場憂慮

不可諱言,香港資本市場最大憂慮,還在於其一直長存的不確定性,這除了中美關係不穩定之外,北京的監管政策也對香港資本市場有著立即性的影響。

以大陸2021年啟動對科技企業、平台公司的強監管開始,特別是針對拼車平台滴滴在美國上市後的一些嚴厲監管措施之後,全球投資銀行競相將中國的IPO從紐約轉向香港。

但,這些看似政策帶來的契機,對香港資本市場是否是利多並不確定,以大陸監管機構的懲罰性措施來看,它重創的是中國大陸最大科技公司的估值。火星數據研究所曾引用高盛估計,高盛計畫在美國與中資公司進行的交易中,有一半以上可能會轉移到中國境內。

此外,金融時報一篇研究文章曾分析,中資公司赴港上市,既是機會,也會帶來巨大壓力。金士頓證券研究部主管Dickie Wong表示,美中緊張局勢會給香港上市股票帶來壓力,而不是推動新業務。

香港資本市場優勢仍在?目前來看是的,畢竟香港是高度自由化的市場,且在中國大陸仍維持嚴格資本管制之下,香港仍將是大陸與全球的重要金融門戶,許多進出中國的外商直接投資仍需經由香港操作進行,同樣的,香港仍是中資公司上市籌集資金的最主要場所。但優勢並不是不可能被削弱。不可能被動搖,香港新特首上任之後,如何在需要北京更多政策上的支持、保有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地位,甚至是如何在地緣政治問題的衝擊下突破香港可能陷入的窘境,都是有待觀察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