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材價格猛飆 1年2千億商機產業鏈吸睛

中藥材價格猛漲 部分中藥漲價幅度達三倍

通膨時代萬物齊漲,用於養生救命的中藥材也難以倖免。大陸央視報導,大陸中藥價格出現了明顯上漲,個別品種漲價幅度甚至達到200%到300%。

報導指出,四川成都荷花池中藥材市場是大陸17個國家級大型中藥材專業市場之一,藥材品類豐富,但是近期,前來採購的市民發現市場有些異常。很多商家很早就打烊,藥材漲價很厲害,市場上近八成的中藥材均有不同程度的價格上漲。

根據當地商家表示,目前百合每公斤約漲人民幣(下同)十多元,人參每公斤從三百多元漲到四百多元,但漲得最凶的是墨旱蓮和地黃,墨旱蓮從每公斤6元漲到目前每公斤約17元,漲幅接近三倍。地黃6月份的採購價是在每公斤22元,近日行情價格已經達到了50元。

另據四川日報報導,四川省所生產的中藥材漲聲不斷,從2021年年初至9月底,澤瀉價格漲幅逾200%,售價達到每斤19元。據市場監測,四川種植面積占大陸前幾名的烏梅、陳皮、麥冬、川芎等中藥材,價格漲幅均超過了100%。

央視報導引述商家表示,由於部分中藥材價格已達歷史高點,他們只能根據需求量購進,不敢大量採購,原本會開到下午4點的商鋪,現在營業到中午12點就得打烊。藥材商李杰說:「現在的生意肯定沒有原來好,現在藥材的漲幅大家都看得到,3倍到4倍的漲幅都是家常便飯,隨便一個藥材拿出來客戶都會猶豫,訂單都會減少。」

對於近期中藥材價格飆漲的原因,中藥材天地網信息中心經理陳慶分析,中醫藥在抗擊疫情上發揮很好的作用,對中醫藥的消費有支撐和宣傳作用。此外,前幾年中藥材價格比較差,很多產地農戶減種,例如地黃,這波漲價也很兇猛。還有一個原因是,前期河南產區受到水災影響,近期山西產區又受到災害影響,造成中藥材市場整體價格上漲。

另據新浪網報導,在需求上升的同時,一些進口品種受疫情影響受阻,大陸國內庫存減少,價格也應聲上漲。安徽戴斯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李貝蓓說:「比如馬錢子屬於管制類品種,以進口為主,受疫情影響,大陸國內庫存減少,價格上漲,越南貨由年初的每公斤40多元漲至現在的130元。」她表示,疫情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中藥材的供需。

(工商時報 康彰榮)

年成交額近2,000億的中藥大市場背後,產業鏈演進是如何發生的?

大陸啟信寶與城市進化論近日發表「洞察:中藥產業圖鑒」,透過大數據透視大陸中藥產業發展現狀。根據該圖鑑,大陸近10年中藥企業存續數量不斷上升,上、中、下游結構完整,且增速趨勢高於同屬大健康產業中的生物醫藥、化學藥等行業。其中,安徽豪州是全球規模最大的中藥材專業市場。

1996年,大陸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部門認定了17家專業中藥材市場。當時認同度最高的中國四大藥都分別為安徽亳州、河北安國、河南禹州、福建漳州。

經過20多年的演變,隨著產需對接的加快,傳統中藥市場格局也發生了重大變化。結合啟信寶新興產業鏈存續企業數量、融資次數、發明專利等數據來看,17家專業中藥材市場中,廣州清平、安徽亳州、四川成都荷花池(搬遷至成都國際商貿城)、重慶市解放路、雲南昆明菊花園名列前五,佔據大陸中藥產業重要地位。其中,廣州清平在存續企業數量、融資次數、發明專利數量上,均佔首位。

從市場規模看,2020年,大陸中藥材市場成交額已達到人民幣1,797.69億元,且成交額及中藥飲片銷售收入仍在持續增長。

從產業鏈看,大陸已形成了上游種植、中游製造生產、下游銷售的完整中醫藥產業鏈,整體結構完整,但上游較薄弱,中游和下游企業數量分佈最多,佔比分別達到45.68%和53.95%。

當前大陸中藥企業由民營企業、小微企業主導,民營企業佔比高達99%,外資、港澳台和國有企業均較少,合計佔比僅1%。小微企業數量較多,共有161,211家。從優質企業標籤看,截至2021年8月,大陸中藥產業共有高新企業2,984家,上市公司223家,另外有獨角獸6家。

目前安徽亳州是全球規模最大的中藥材專業市場、全球最大的中藥材集散中心和價格形成中心。除了全市中藥材種植面積已達120萬畝,約佔全國的10%,全省的60%外,位於中游端的中藥加工優勢也明顯,企業數處於全大陸領先地位。

亳州中藥企業以中小企業為主,同時也存在濟人藥業、華佗國藥等龍頭企業。該市中藥產業存續企業數量逐年增加,新增企業數量也呈增長趨勢,2019年和2020年的新增增速均達到了30%以上。

近年來,隨著大陸提出健康中國戰略,中醫藥在養生保健和防病治病上的重要價值被重新發掘,在政策支持和消費需求提升雙重利好背景下,中藥產業或將迎來長周期的成長期。

(工商時報 賴瑩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