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貿易戰算總帳 關鍵在服貿

薛琦(世新大學講座教授、前經建會副主委):

我提出兩點請大家一起思考:第一點,如果這場戰爭繼續打下去,會沒有贏家。現在已經開打,時間拖越久越可看到負面作用越來越明顯。第二點,美中貿易戰貨貿是引信,我覺得真正的戰場是在服貿,貨貿其實不是那麼難解決。中國大陸需要美國的能源與農產品,美國農產品的競爭力在全世界大概除中南美洲那些國家外,沒有人是競爭對手。炮彈打出去,首先要點火(ignite),打出去後,發生作用的是裡面的火藥,服貿是火藥,但是真正產生傷害的是外面的彈殼,彈殼炸起來才是真正帶來損傷(damage),最難妥協的可能是體制。

美國鑄幣權優勢 貿易戰恐自傷

要了解美中貿易戰的內涵,要從怎麼計算國際貿易收支帳開始。美國要平衡貿易帳的話,國內的儲蓄跟投資帳一定要平衡,美國貿易的赤字等於其國內儲蓄不足,儲蓄不足代表消費太多。美國如果真要平衡他的貿易,只有一條路: 「消費要減少,儲蓄要增加。」這是一個恆等式,但川普不會提及。

另外,美國的經常帳的赤字還是赤字,而美國用什麼東西彌補每年的赤字?就是擁有鑄幣權。全世界只有一個國家可以印鈔票,而且人家還願意接受,就很弔詭,美國印鈔票跟別人換東西,還埋怨別人賣給他東西太多,我以為美國人心裡絕對不想放棄鑄幣權。如果有以上理解大概會得到結論,美國的貿易戰是打假的。因為如真正把它平衡,傷到自己的程度非常大。

這次美中貿易戰主戰場,我認為是服貿,二O一七年美國整體貨貿赤字八一一二億美元,頗為驚人,GDP占比四‧一九%。但美國在服貿享有二四二八億美元的順差。美國貨貿赤字中,中國貢獻了四十六‧三%,但美對中服貿享有四O二億(美方資料)的順差,中國僅占十六‧五六%。很明顯美國在全球與美中貿易的強項都在服貿,但不足彌補貨貿的差額。

美對中服貿申訴無門

服貿問題在哪裡? 在WTO上面有服貿協定(GATS) 機利,它有一「爭議處理機制」(Dispute Settlement Body) ,但時效非常不彰,一個案子送進去,到結案大概要十七個月,更難在處理投資爭議,這是問題所在。簡言之,美國如果對中國大陸投資設限要進行申訴好像找不到管道。如客觀地以路人甲身份看爭議,有時也會有點同情美國。

解決貿易體制之爭:中美長期合約、中國開放投資

關於貿易戰體制之爭,第一點,要平衡中美貨貿逆差,有兩個最重要的項目:能源、農業,都需要長期的合約;第二點,服貿裡的模式三就是談商業呈現(commercial presence) [服務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GATS)定義服務貿易的四種模式:「跨境交付」(模式一)、「境外消費」(模式二)、「商業據點呈現」(模式三)、「自然人流動」(模式四)。],商業呈現就是投資。中國大陸在這項目上,第一是;市場准入,讓你進來但股份不會讓你完全持有,還有營業項目限制,就是國民待遇。今年四月三日美國啟動貿易戰後,習近平在四個領域做出重大承諾,且逐步附諸實施,包括擴大外人投資負面表列及分兩階段開放金融市場。所以看來應該不是問題。

但如何確保承諾項目的落實,尤其是出現爭議時的處理,是問題所在。我的猜測是,如果可以達成某種協議,應該要在這點上雙邊簽一個協議,如果投資方面有爭議時,不能只是你說了算,這很關鍵。除服貿領域外,美方所爭議的項目還包括:強迫技術移轉,政府補貼或主導的商業行為,甚至外匯政策等,涉及的問題更為複雜,且無前例可循,這將更難解決。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