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2大高層喊話洩6G布局 決戰2030

大陸電信設備巨頭華為從2019年遭到川普政府輪番制裁,導致華為從5G早先大量投資優勢,5G商用合約也遭到美國及盟友排除在通訊基礎建設之外,甚至在晶片來源遭到美國禁令限制後,消費者業務部門面臨危機。

對此,華為創辦人任正非、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點出6G對華為前景發展的重要性,並預期6G於2030年商轉。

華為先是在2019年實體清單影響下,無法使用GMS服務,甚至在2020年加緊禁令後,連含有美國技術的半導體產品與服務都無法獲得來源,全球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於2020年9月14日起不再供貨華為,委由台積電5奈米製程代工生產的麒麟9000,成為華為海思半導體的5G絕版處理器。

華為去年將子品牌榮耀,出售給由具國企背景的的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華為與榮耀完全切割,以確保新榮耀能繼續採購美方的晶片與零組件,華為的鴻蒙作業系統,也協助華為產品發展,並繼續推出級艦機種,但僅限4G功能。

至於任正非8月2日在華為中央研究院創新先鋒座談會表示,華為被美國打壓的這2年,人力資源政策從未變過,工資、獎金發放一切正常。華為從2年前在混亂的驚恐中反應過來,形成今天的陣列。

任正非強調,這2年受美國的制裁,華為不再追求用最好的零部件造最好的產品,在科學合理的系統流量平衡的方法下,用合理的部件也造出了高質量的產品,大大地改善了獲利能力。至於6G,任正非認為研發是未雨綢繆,搶占專利陣地,不能因為沒有專利而受制於人。

任正非表示,當華為領跑世界的時候,過去強調標準,華為走在時代後面,別人擁有龐大基礎,不融入標準就無法與別人連通;不過,當華為走在前面,就不要受此約束,敢於走自己的路,敢於創建事實標準,讓別人來與華為連接。

至於日前華為心聲社區日前公告,徐直軍談論6G技術,雲端計算、大數據、AI、區塊鏈、邊緣計算等應用領域都會帶來影響,華為將與會需要6G的業界合作,並廣泛性討論,共同定義6G。

徐直軍的談論是替一本新書寫序,由華為無線部門技術長童文以及高級副總裁朱佩英共同出版,紀錄華為對6G的研發與看法,主軸為5G的萬物互聯,6G跨越人聯以及物聯,可能變成萬物智聯。徐直軍認為,從1G到5G經歷40年,移動通訊市場早就發展成熟,華為不可能閉門造車,6G肯定要跟產業合作,盡量少走彎路,因為6G是否能成功,是要看整個產業的創造力。

華為預期,6G在2030年左右投入商轉。

目前5G商轉頻段仍以Sub-6 技術為主,美國則是同時支援Sub-6與毫米波(mmWave),5G專利爭奪戰則是在去年由三星率先在大陸開打,要求確定與愛立信(Ericsson)之間的全球許可條款,愛立信也在美國德州對三星提起訴訟,指其拒絕接受FRAND許可費率,最終雙方達成全球和解。華為則是在今年3月公布5G專利許可收費標準,挑戰包括諾基亞等海外電信設備商的5G費率標準。最新則是由OPPO對諾基亞於歐洲、大陸市場提出5G專利訴訟。

IPlytics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2月1日,在全球5G專利申請量上,華為以15.39%比例領先,隨後有三星、高通緊追在後。

至於大陸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8月底公布《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報告分為通信技術、晶片技術、量子技術以及衛星互聯網等領域表現,大陸已經取得6G專利申請主要來源國,約1.3萬餘項、1.58萬件,申請量占比35%,高居全球第一。


延伸閱讀

台積斷供晶片 華為聯手紫光展銳能求生?

華為採購車用晶片獲准 美議員示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