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時代!中美經濟3戰場後勢剖析

中國大陸由於更早控制疫情,經濟快速復甦,去年GDP(國內生產總值)已達美國7成左右,雙方經濟實力差距快速縮小,被認為可能是川普(Donald Trump)在任期後半段選擇發動對陸貿易戰、科技戰主因。進入拜登(Joe Biden)總統任期,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李巍認為,關稅戰已到盡頭、金融戰風險尚存,技術戰打定了。

拜登雖已表明不會改變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也不會取消關稅,目前中、美對對方關稅都是20%左右,已從過去中20%、美3%失衡狀態到達對等,就算拜登不取消關稅,雙方應該不會、也沒有在增高關稅壁壘的空間。李巍認為,拜登也許會願意降低向中國徵的關稅,但他要求必然是雙方對等降稅,不可能是美國單方面調回以往的低關稅水準。

金融戰比關稅戰嚴重,卻沒有被美國用來當武器,李巍認為,這是由於在中國有龐大利益的華爾街持續抵制川普極端行為,中國3家電信商被紐約證券交易所摘牌又復牌、復牌又摘牌,就展現華爾街與川普的博弈過程。

但川普在下台前簽署《外國公司問責法》並大肆將陸企列入實體清單,顯示大規模金融摩擦風險依然存在,不過拜登政府整體更理性,可以降低發生機率,但李巍稱「200多家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企業是美國手中巨大的人質」。

李巍表示,拜登政府會在關稅戰、金融戰有所節制,但技術戰會有更猛烈攻勢,而且方式會比川普更聰明,川普的打法其實也傷害了美國,但拜登團隊幾乎都是熟悉如何在體制裡向中國發動攻勢者,更加危險。

他指出,拜登政府會採取「小院高牆」戰略,川普打得太蠻橫、層面太廣,美國也受傷害和反作用力,科技業巨頭寧可選擇對反壟斷更加堅決的拜登,實際上就是因為川普打亂整個供應鏈與市場,拜登團隊則會在小院、也就是核心技術環節築起更高和更嚴格的保護牆,能夠將中國傷害最大劃同時,讓美國只受很少損失。

李巍分析,民主黨政府歷來都更擅長做產業政策,川普的打法是被動的,美國不發展,也不讓中國發展,拜登則是不會管中國發不發展,總之美國要在量子科技、半導體、人工智慧、自動駕駛、生物科技、再生能源等關鍵領域都跑得比中國快、拉開更大差距,他提名的台裔貿易代表戴琦也是同樣思路。

(中時新聞網 王毓健)

🎯工商時報IG新登場!搶先 [樂·讀] https://www.instagram.com/ctee.ig/
🎯加入工商時報Telegram頻道 https://t.me/ctee_telegram
🎯微股力達人-工商時報加關注
📱精選新聞不漏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