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養肥這「螞蟻」 為何國泰金、中信金、潤泰都投資它?

一家沒有分行、沒有ATM、6成以上員工都是科技研發人員的企業,為何能在17年內,發展成橫跨支付、消金、企業、保險、財管等業務,年獲利媲美國泰金控的新金融巨星?中國螞蟻金服近期內將在上海、香港兩地股票同步上市,這隻超級金融科技獨角獸,將為全球金融產業帶來怎樣的騷動與衝擊?

人類史上規模最巨大的初次股票上市案(IPO)即將橫空出世,它是中國支付寶的母體企業——螞蟻金服(今年6月改名為螞蟻科技集團)。

透過這次IPO,螞蟻集團將額外發行10%新股,預估可募資到3百億美元,並把企業總市值推向2250億美元(新台幣6.5兆元),約是成立長達208年之久花旗集團的2.5倍。年僅17歲的螞蟻到底憑著什麼本事,不但在資本市場掀起滔天巨浪,且刻正顛覆金融業的秩序與遊戲規則?

它改變了中國經濟
10億中國人民 生活離不開支付寶

這個大哉問,或許可以從59歲的中國湖南長沙居民彭曉玲身上,找到一些具體的答案。

2年多前,從長沙一家國營機械廠行政管理職位退休的彭曉玲,可說一整天與支付寶「形影不離」。

早上,她搭公車去菜市場買菜,用支付寶取代以前的儲值卡付車資。市場的攤販不管是賣菜、賣肉、賣鍋碗瓢盆,都接受支付寶付款。下午,與好友到棋牌館打健康麻將,牌局結束時,支付寶也派上用場,結算當天輸贏。晚上瀏覽天貓、淘寶等購物網站,總免不了用支付寶的「花唄」分期付款服務,解解消費的癮頭。

彭曉玲說,支付寶或微信這些電子支付,不僅改變了她的生活,也改變了中國經濟。她觀察道:「商家也很樂意用啊,以前電子支付不普及時,許多大媽買菜老是藉故沒帶零錢,掐去零頭占商家便宜,有支付寶後,改善很多了。」「再比方說,我老公一向非常節儉,有了支付寶之後,上館子吃飯,好像不掏鈔票付錢就比較划算似的,點菜變得闊氣許多!」

事實上,電子支付在中國已是全民運動,不管是達官貴人、普通百姓、還是販夫走卒都在使用。彭曉玲說:「即使在路邊行乞的,脖子也掛著二維條碼,可用支付寶給錢。」「我看媒體報導,好像扒手或搶錢的也變少,因為大家不太帶現鈔出門了!」

在中國行商逾10年,居住在蘇州市的台商老唐說到,他因生性謹慎,原本對電子支付一直挺抗拒。直到3年前,他常光顧的包子店,推出一個原本3塊錢,用支付寶只要2元的優惠,從此之後,他就被支付寶「黏上」了,會經常留意附近商家優惠,看看有沒有便宜可撿。「如今,支付寶太普及,打車、繳水電費,甚至到政府機關辦事,也都用支付寶收費,變成出門沒帶手機的話,寸步難行了。」他說道。

根據螞蟻集團的招股書所載,2019年,支付寶在中國總計有超過10億個用戶,8千萬個商家在使用,一整年的交易金額達111兆元人民幣,占據中國一整年電子支付金額的半壁江山,市占率達48%,其次是微信支付的33.6%,排名第3的是銀聯商務的7.2%。

螞蟻集團創造4大驚奇
圖/今周刊提供
螞蟻集團創造4大驚奇
圖/今周刊提供
螞蟻集團創造4大驚奇
圖/今周刊提供
螞蟻集團創造4大驚奇
圖/今周刊提供

它是普惠金融的實踐者
顛覆82法則 服務金融弱勢

PayEasy康迅數位創辦人,目前擔任悠遊卡董事,一直密切關心國內外金融科技發展的林坤正說:「螞蟻集團掌握了10億中國人與8千萬商家個資的大數據,用戶的活動範圍、消費習性與偏好、商家的生意好不好,螞蟻都一目了然。」「螞蟻知道你下一步的動作,因為掌握這些資訊,它就可以借錢給缺錢的人,把有錢的人拉來買保險或基金,透過大數據培養的商業嗅覺,讓傳統銀行業者望塵莫及。」

銀行業有一個不成文、卻奉若圭臬的「82法則」。意思大體是說,社會上8成的財富通常掌握在2成人手裡,所以金融業應該把8成的資源與精力,用來好好服務這2成有錢人的身上。服務好這2成的有錢人,往往能貢獻銀行8成的獲利。

螞蟻集團正在顛覆的,就是這個82法則!在中國,約有75%的人沒有信用卡,這為支付寶製造了機會,讓它得以取代塑膠貨幣,讓這75%沒有信用卡的人也能透過「電子貨幣」,享受到不必帶現鈔出門的便利。

其次,貢獻中國國內生產毛額(GDP)達6成的中小微企業,也在「82法則」的潛規則下,總是被拒於銀行大門之外。螞蟻集團透過大數據與人工智慧(AI)科技,先為淘寶與天貓的眾多賣家與小型企業推出電商貸,再把觸角伸至中小企業推出微商貸,並為中國偏遠地區的農民,推出旺農貸。

螞蟻金服大事紀
圖/今周刊提供
馬雲個人持股稀釋
圖/今周刊提供

中小微企業靠它借錢
農民、路邊攤、學生 都是主力客戶

甚至,即使在路邊擺地攤的小販,只要使用支付寶收款,螞蟻金服也可根據其在支付寶的金流,評估給予人民幣數萬元不等的貸款額度。整個申貸過程,只看你在支付寶交易的數字、來往客戶對你的留言評價,以及你對其他商家有沒有留下不實負評等資料進行綜合評估,借錢完全不必看人的臉色。透過金融科技主動出擊,讓螞蟻集團擁有超過5億個借貸與分期付款客戶。

正當傳統銀行卯盡全力地挖掘高資產客戶,螞蟻集團反其道而行,走出一條自己的「28法則」之路:致力開拓中國社會上,那8成被傳統銀行與現代金融拒於門外者的新大陸市場,小生意人、從事電商的賣家、依附在大企業之下的中小企業供應商、攤販、學生、農夫等,才是它要服務的主力客戶。

這種營運模式,與「窮人銀行之父」尤努斯(Muhammad Yunus)為孟加拉窮人提供小額信用貸款創辦的格萊珉銀行(Grameen Bank),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格萊珉銀行依然帶著濃厚的公益性質;相對地,驅動螞蟻集團實踐普惠金融道路的,並不是公益,而是諱莫高深的金融科技、野心勃勃的擴張策略,以及阿里巴巴集團所提供的豐富使用場景與中國官方的寬鬆監管環境。

詳細拆解螞蟻集團營收與獲利結構,你會發現,除了本業支付之外,它其實已經是一家橫跨借貸、保險、財富管理的「金控集團」,其實,它也受到中國銀監會的監管。

先從營收面觀察,2017年,「支付與商家服務」占營收比重為54.8%,數字金融科技平台(借貸、保險、財管)占44.3%,其餘則是「創新業務」。至此之後,支付占營收比重逐年下滑,金融業務一路上升,直到2020年上半年,支付占比下滑至35.9%,金融占比上升至63.4%。

獲利面更彰顯出螞蟻是一家金融內涵十足的企業。根據本刊從過去幾年阿里巴巴財報,以及螞蟻金服的招股書統計,支付業務到2016年還是螞蟻的「賠錢貨」,當年虧損5.94億元人民幣。

2017年,支付業務的虧損擴大至62.8億元人民幣;2018年虧損有所收斂,仍虧損逾50億元人民幣;直到2019年轉虧為盈,估計約賺進52億元人民幣,占當年度獲利的30%。

它橫跨借貸、保險、財管
支付引人潮 金融服務才是獲利底子

為何支付不容易賺錢?舉前述蘇州台商老唐買原本一個要價3元包子,用支付寶可便宜1元的例子佐證。為了推廣支付寶,螞蟻集團對商家促銷補貼、行銷廣告等成本也極為可觀。

其次,為了穩住市占,對抗來勢洶洶如微信支付的競爭,也必須花大筆鈔票做行銷與商家固樁工作。所以,支付其實是一塊「賺人潮、賠鈔票」的業務,要獲利得有耐心苦熬。

然而,螞蟻集團透過支付業務的觸角,深入傳統銀行業的借貸、資產管理、保險等領域,衍生出微商貸、小微貸、花唄、借唄、旺農貸、餘額寶、相互寶等業務,而且觸及的又是傳統銀行放貸意願不高的金融弱勢族群,才是促使集團獲利扶搖直上的主要原因。

從螞蟻遞交的招股書進行整理分析,消費者貸款業務(主要是借唄、花唄)在2019年創造了73億元人民幣(下同)獲利,為集團整體獲利貢獻43%;企業貸款業務(微商貸、小微貸、旺農貸)貢獻了12.5億元獲利,占比7.4%;保險業務(螞蟻保險、相互寶)獲利13.5億元,占比7.9%;資產管理業務(餘額寶、螞蟻財富)獲利21.9億元,占比12.8%。換言之,消金、企業、資產管理、保險這四種屬於銀行業的業務,所創造出來的獲利,占集團總獲利比重達71.1%。

於是,螞蟻集團的獲利整體輪廓大體就浮現出來了:支付約占獲利3成,金融業務約占7成,獲利內涵上十足是金融業。

但令人驚訝的是,螞蟻集團1萬6600名員工中,63.9%屬於科技研發人員。與傳統銀行,比如員工總數達44.5萬人的中國工商銀行,高達5至6成人力是屬於消金與企金業務人員迥異。從員工結構分析,螞蟻集團無疑地又是一家高科技公司。

一張圖看懂螞蟻金服如何賺錢
圖/今周刊提供

螞蟻集團自詡為高科技公司,也希望日後券商研究它的人,能夠是高科技產業分析師。但無疑地,這家高科技公司高舉數位金融大旗,闖入傳統銀行業務領域,勢必掀起天翻地覆的變化。

數位金融教父看好它
10年後市值 將達中國最大銀行1倍

《Bank4.0:金融常在,銀行不再?》作者布雷特.金(Brett King)在書中為銀行業未來面貌下這樣的注腳:銀行的角色在金融服務效能中正逐漸降低,金融服務效能的主角不在於分行或ATM(自動提款機),而是智慧型手機、網路、數據資料、人機互動介面等。

布雷特.金在去年的一場公開演講中說:「螞蟻金服創辦人馬雲腦中的銀行業未來,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原則,就是不管你是用什麼銀行帳號或使用什麼工具,全世界每個人都能夠即時地把錢匯給另外一個人。他只是想建立這樣的架構,而且目前看來非常地成功。」

順著「銀行在未來無所不在」這個趨勢,布雷特.金預言,在2030年之前,即10年左右,螞蟻集團以當前的態勢發展,市值將是中國規模最大、工商銀行的1倍。目前,工商銀行市值為2529億美元,但以2019年獲利而言,卻是螞蟻集團的17.3倍。

林坤正則認為,螞蟻集團未來最具成長想像空間的,無疑地,是數位金融這塊業務。「它所掌握到大數據廣度與深度在中國無人可及,除了共產黨之外,這個領域螞蟻集團已沒有競爭對手。」「借唄、花唄、餘額寶、網商貸這些數位金融業務,只能算剛開始而已。目前中國銀行業,傳統銀行仍是主力,數位金融市占率仍然很低,這代表,螞蟻金服未來仍有遼闊的發展空間。」

螞蟻集團在招股書上載明,這次在上海與香港兩地IPO所募得的金額,將把其中四○%投入創新與技術研發。螞蟻集團的創新一直有目共睹;但是,在台灣,恐怕沒有人比國泰金控對螞蟻的創新感受更為深刻。

台灣金融業挺它夠創新
IPO募資40% 將投入技術研發

因為,放眼台灣金融業者,國泰金控是唯一與螞蟻集團有業務合作的公司,兩家集團共同出資成立國泰財產保險公司,為支付寶的商家與用戶提供保險產品。

國泰財產保險由螞蟻出資51%,國泰金控出資49%。2019年該公司獲利474萬元人民幣,今年上半年獲利達316萬元人民幣,成長相當迅速。

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表示:「一個新產品要推廣時,螞蟻團隊通常是從客戶感受做出發點來思考,我們總是從是否合乎法規做思考。」「以前,國泰人壽推一個新產品時,客服要花好久時間訓練,新產品一推,Call Center(客服系統)詢問電話立即爆量。」「在螞蟻的平台推新產品,業績更好,但電話量不會暴增,客服人員也很快上手。」

李長庚分析,螞蟻因為懂得從客戶感受做思考起點,在產品說明與說服技巧上,更能切中客戶所需,無形中就大幅降低溝通成本。與螞蟻合作的經驗讓他體認:「螞蟻模式是傳統金融業者學不來的,它所擁有的豐富場景,你也投資不來。所以,傳統金融業者未來一定要更開放,與不同的業態合作,主動嫁接各種不同場景,才能在金融數位化的浪潮中存活下來。」

事實上,螞蟻集團跨入保險業,也只是這5年的事,是保險業的菜鳥。不過卻不鳴則已,一鳴驚人,2018年,推出「相互保」,打出「零元投保,30萬元人民幣保障」的口號。

它的概念非常簡單,只要芝麻信用(螞蟻旗下的個人徵信系統)達650分以上,加入相互保可零元保費,俟投保的會員生病給付保費時,再由所有會員平均分攤,每半個月出險分攤計算一次,螞蟻針對出險金額收10%管理費。1年平均每位保戶約分攤數百元人民幣。

相互保推出1個月,即吸引2千萬人投保,但因保費呈浮動,也引發抱怨,在中國保險當局要求下黯然下架,改名「相互寶」,但投保互助本質沒變,年保費則被限制在每年最多收188元人民幣。這雖然影響螞蟻保險業務利潤,但長遠來看,相互寶產生的大數據資料,將是螞蟻推廣其他保險產品的利基。

值得一提的是,螞蟻集團雖是保險業入行5年的菜鳥,但去年保險業務創造出57.5億元新台幣獲利,這種規模也排得上台灣保險業的中段班了。

金融產業遊戲規則崩解中?
圖/今周刊提供
馬雲談螞蟻金服
圖/今周刊提供

它造就更多新富翁
股權轉讓員工 潤泰、中信也入股

螞蟻集團股票上市,預料也將造就一群新富翁,除了持股8.8%的馬雲之外,馬雲透過君澳與君瀚兩家投資公司,將手上股權轉讓給阿里巴巴與螞蟻員工,則是最大受惠者。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政府透過社保基金、中國人壽、中國太平洋保險等官方金融或投資機構,大約掌握15%的股權,將是僅次於阿里巴巴持有螞蟻集團33%股權的第二大勢力。

根據招股書,潤泰集團尹衍樑家族旗下、以尹崇堯為負責人的Kofa International投資公司,持有1千7百萬股,是目前投資螞蟻集團最多的台灣企業。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表示,投資緣起於2017年,潤泰將手上高鑫零售持股賣給阿里巴巴集團不久後,獲詢問是否有意願投資螞蟻而獲此機會。

此外,中信金控大股東辜仲諒,也持有螞蟻集團股份。

近來,中國政府的手伸入螞蟻集團的狀況,愈來愈明顯。除了直接入股之外,2018年5月,在中國人民銀行監管下,成立百行徵信公司,官方背景的中國互聯網協會持有36%成最大股東,螞蟻旗下的芝麻信用占8%、騰訊旗下的微信徵信占8%。在百行徵信的架構下,可「整合」並「共享」所有網路金融業者的徵信資料,被解讀成芝麻信用與微信徵信已遭政府收編。

螞蟻集團IPO的意義,不僅在於有多少新的億萬富翁誕生,或有多少人將發大財,更重要的是,這標示著一個新金融時代即將來臨。未來,新金融勢力,如支付業者、金融科技業者、數位金融業者,勢必將衝撞舊金融世界既有的秩序與遊戲規則。

春江水暖鴨先知,資本市場隱約地在反映這股新舊秩序的衝擊與激盪,對趨勢最敏感的華爾街,四大支付業者Square、Visa、PayPal與Mastercard總和市值達1兆美元,已經超過傳統六大銀行,即摩根大通、美國銀行、富國銀行、花旗、摩根士丹利與高盛的總和。螞蟻集團將對金融業帶來怎樣的衝撞與改變,值得我們期待。

螞蟻金服小檔案
圖/今周刊提供

文章來源:今周刊


延伸閱讀

高喊「我是驕傲中國人」淪統戰樣板!阿美族青年被起底事業在北京

新冠疫苗怎麼買? 陳時中:不買中國製,冷鏈需求都會準備好

美偵察機首次進入中國海岸50浬內 刷新抵近偵察距離最近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