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早知道?去年就已發生人傳人

中國的疾控中心專家聯合發表論文指出,早在去年12月中旬,2019新型冠狀病毒在武漢就已經發生人傳人,且今年1月1日至11日就有7名醫務人員感染,這些都和武漢衛健委當時的通報不符。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30日發表上述題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國武漢的初期傳播動力學」的研究報告,作者多是來自中國權威衛生機構的專家,通訊作者包括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馮子健和湖北省疾控中心主任楊波,共同作者包括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綜合新京報、財新網報導,這篇研究收集了截至1月22日的425個確診病例樣本,最早的病例都有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暴露史,但從12月底開始,與華南海鮮市場不相關的病例便呈指數成長。

論文寫道:「總之,我們發現武漢現階段的新冠肺炎病例倍增時間約為7.4天。密切接觸者之間的人際傳播從12月中旬開始已經發生,並在此後一個月內逐漸播散。」

這和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當初的通報不符。當外界疑心「不明原因肺炎疫情」的時候,一直到今年1月11日,通報都還稱「調查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16日才修改為「尚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另外,這篇研究也揭露,1日至11日,武漢有7名醫務人員感染;12日至22日期間,又有8名醫務人員感染。

但一直到中國傳染病學專家鍾南山19日率「國家高級別專家組」赴武漢調查、20日受訪首次證實有醫務人員感染後,武漢市衛健委1月21日凌晨才通報,武漢共有15名醫務人員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為疑似病例。

研究還顯示,在95%的信賴區間內,新冠病毒的平均潛伏期為5.2天,根據1月4日之前的資料估計,由一人傳至另一人的平均間隔時間為7.5天,基本傳染數(R0)為2.2,即每例患者平均將感染傳給了另外2.2人。

一般來說,只要R0大於1,疫情就會不斷加劇,而疾病控制措施的目標是將R0降低至1以下。SARS的R0估計為3。

參與該研究的科研單位包括中國疾控中心、湖北省疾控中心、內蒙古疾控中心、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以及荊州市、成都市、長沙市、安陽市、盤錦市、貴陽市、南昌市、上海市嘉定區和寶山區等市(區)級疾控中心。

中國武漢肺炎通報與論文兜不攏 專家看法不一

中國一篇有關武漢肺炎的研究顯示新型冠狀病毒自去年12月中就出現人傳人,與官方通報兜不攏。有專家直言中國隱匿疫情,恐嚴重影響防疫,也有專家認為確實有時間差存在可能。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30日發表一篇有關武漢肺炎的研究報告,作者多是來自中國權威衛生機構的專家,文中指出2019新型冠狀病毒早在去年12月中旬就已在武漢發生人傳人,但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直到1月11日通報都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外界紛紛質疑中國隱匿疫情。

長庚大學新興病毒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表示,中國是否隱匿疫情她不便評論,但就科學角度來看,當一個未知的新型冠狀病毒在一個地方剛剛開始傳播時,衛生單位根本無從檢驗,尤其不只感染冠狀病毒才會出現呼吸道症狀,流感病毒或其他病毒也可能出現類似症狀。

施信如說,直到1月多,中國才鑑定出新型冠狀病毒並設計出檢驗方法,中國專家可能以此回溯當時武漢的狀況,才證實病毒有人傳人,確實有時間差存在的可能性。

不過,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兒童感染科主任黃高彬則認為中國「當然有隱匿疫情」,他表示,台灣2003年接獲第一例SARS病例後,短短一個月就對病例掌握非常清楚,反觀中國在整個疫情調查、臨床研究過程都不夠嚴謹,對於防疫影響相當嚴重,外界完全不知道疫情究竟從何時開始,以及病毒潛伏期多長、感染力強弱等,讓全球暴露在風險中。

此外,此研究顯示,新型冠狀病毒的基本傳染數(R0)為2.2,即每例患者平均將感染傳給了另外2.2人,低於SARS的3。

施信如表示,目前已知只有6種冠狀病毒可傳染給人類,部分病毒在動物身上突變後,變得可以傳染給人類,外界熟知的MERS屬於有限度人傳人,SARS則是發燒後才具傳染力,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致死率雖比SARS低,但似乎在無症狀時期就具有傳染力,但R0會隨病例數變動有所變動,就目前已知的狀況,這個數字確實一直在2左右跳動。

黃高彬認為,現在要談R0值還為之過早,還有這麼多輕症患者沒被掌握到,顯示目前外界並不瞭解這次疫情的全貌,僅知新型冠狀病毒重症率、死亡率可能都沒有SARS來得高,但也因未掌握發病症狀、潛伏期,增加防疫難度。

至於防疫層面,施信如說,這次新型冠狀病毒不像往年豬流感可以馬上生產出疫苗,雖有傳聞稱愛滋病藥物或許有效,但未經長時間證實,建議比照一般呼吸道感染來加強防疫,注意戴口罩、勤洗手、避免到人多的地方,就能降低感染風險。


延伸閱讀

抗武漢肺炎 歐盟:WHO應納入台灣

武漢肺炎中國累計奪213命 確診數將破萬

武漢肺炎確診多、出院少 陸專家回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