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得主:貧富差距是大陸新挑戰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班納吉(Abhijit Banerjee)14日在亞洲金融論壇上表示,大陸在脫貧工作上已取得巨大的成功,足為各國表率,但他提醒,大陸基尼係數上升、中產階級上升速度趨緩、富人人數持續增加,會對中國帶來新挑戰,建議中國要把新的財富做一些分配。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由印度學者班納吉、法國學者杜芙若(Esther Duflo)與美國學者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緩解全球貧困問題的實證研究」拿下殊榮。班納吉14日應邀出席亞洲金融論壇,並針對發展中國家在減少貧困方面的工作上進行分析。

對大陸脫貧進程進行分析時,納吉表示,中國在20多年期間在消除貧困的工作已經取得巨大的成功。脫貧的人群減少一半,對於大陸14億人口而言,是一大成就。

然而,班納吉提醒,解決了貧困問題並非就高枕無憂。隨著中國人民期望生活水平越來越高,中國會繼續在全球經濟中領跑,在減少貧困方面能夠做出新的表率,這也是中國另外一大挑戰。

班納吉強調,中國在減少貧困、消除社會不平上都取得進步和改善,大陸中產階級目前的擴張速度明顯超過預期,但他預期,未來基尼係數上升,中產階級上升速度趨緩,富人數量將會增加,如何將財富進行分配將會帶來很多新的挑戰。

基尼係數是判斷年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標,比例數值在0~1之間,而0.4是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線」,若超過這條警戒線,貧富差距的問題容易引起社會階層對立,甚至引發社會動盪。中國在2018年的基尼係數為0.468,而在1997年,中國基尼係數僅為0.371。

印度是貧窮人口最多的國家,多數民眾生活在每天0.99美元的貧困線下,為了應對這個問題,印度大力推動微型貸款,以為貧民提供資金支持。

班納吉稱,微型金融確實提高了資金在底層中流通,但達到脫貧效果甚微。他舉例,「一個窮人向銀行借了200美元做生意,但他們並不是將這些金錢放在投資上面,而是用來購買冰箱、摩托車等產品,雖然這些東西能夠利用在商業活動上,但並未提高窮人家庭所得,長期投資也沒有改變」。

另一方面,班納吉稱,微型貸款的利息相當高,且基本貸款期限相當短,這也導致貧困家庭可能陷入還利息的問題,永遠也無法擺脫貧困的惡性循環。

大陸近年基尼係數變化


延伸閱讀

終結貧窮3學者 獲諾貝爾經濟學獎

諾貝爾經濟學獎 首見夫妻檔

脫貧期限將屆 中國官媒:不強求各地GDP倍增

張忠謀:人工智慧將加深貧富差距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