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豬瘟陰霾大 陸要靠基改豬突圍

從非洲一路擴散至歐、亞的非洲豬瘟,沒有疫苗與治癒方法,已釀全球1/4的豬隻死亡,能自體免疫的品種無疑能執豬隻基因工程牛耳,中國在這方面已大有斬獲。

在北京郊區一座看似堡壘的大型農場裡,數十隻粉紅帶黑的豬隻無畏寒風地打盹或覓食。這些實驗的養殖豬經基因改造能調節體溫,以適應中國北方的酷寒。

研究專家趙建國在這些豬隻DNA裡植入基因,作法與中國其他地方及世界各地實驗室想創造「超級豬」的基因工程相同。多年來,各國一直在探求更可口、更健壯與長得快的豬隻,如今全球爆發嚴重的非洲豬瘟疫情,更需確保食物安全與豬隻存活。

美味又能自體抗病的超級豬 各國競相研究

遠在北京數千公里外的蘇格蘭,愛丁堡大學歷史悠久的羅斯林研究所(Roslin Institute)科學家們,從事動物基因編輯已20多年。羅斯林研究所1996年根據成羊的細胞,做出全球第一隻複製羊桃莉(Dolly sheep)。

研究所內47歲的科學家里利寇(Simon Lillico)與同事們在2016年,就發表過可望抵抗非洲豬瘟的豬隻報告。他們改編養殖豬體內的RELA基因,以類似於疣豬身上能夠挺過感染的相關基因。

里利寇說:「如今這個領域的火車頭是中國。他們投注如此龐大的資金、如此多的資源於科學,投注在這個領域的資金更讓我們望塵莫及,所以我們在這個行業裡得認清。」

羅斯林研究所細胞生物學家泰伯卡德(Christine Tait-Burkard)表示,野外甚至農場畜養的豬隻裡可能有些能自體免疫特定病毒,但想找出這種「百萬選一」的豬實在太難,因為沒人能做測試,「要嘛就是從自然界找出突變豬,要嘛就是自己動手做基改豬」。

45歲的趙建國說:「對科學家最棘手的問題,是如何確保豬隻更健康。」趙建國在位於北京的官方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帶領一支20人的科研團隊,他現已是世界基改豬領域的超級巨星。

中國的雄心遠不僅於農村動物,國內各地數十間實驗室裡,中國科學家們正與歐美的同行賽跑,盼研發出更優質的食物與纖維穀類,有些還從事人類基因編輯以矯治疾病造成的突變,撼動醫學科學界線而時遭批評。

生技軍備競賽 中國急起直追

對中國而言,這是一場適逢與美國貿易戰、人口急速老化及餵飽14億人口益發艱難的生技軍備競賽。豬肉價格飛漲,促使中國國務院9月要求擴大應用科學技術在內的各種措施,以增加需求最大的豬肉產量。

對相關研發的投資,讓中國20年間從生醫科學領域的無名小卒,一躍成為這個領域的泰斗。中國2017年投入4450億美元在科學研究發展,在全球僅次於美國;中國的企業也加速併購國外的生技與製藥公司,自2014年起已做成254億美元的生意。

獅鷲科技(Gryphon Scientific)諮詢公司的分子生物學家卡茲米爾札克(Mark Kazmierczak)說:「令人憂心的是,美國恐得在重要製藥或其他醫療保健技術上,淪為仰賴中國。」卡茲米爾札克曾為美國有關部門撰寫過相關產業報告。(中央社)


延伸閱讀

賠大了!陸豬瘟損失代價 不亞於戰爭

大陸|人造肉解救豬肉荒

豬肉太貴 大陸民眾無奈改變飲食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