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前財政部長:中國比日本更加開放

大陸前財政部長樓繼偉強調了中國市場的難以替代性。「中國不是蘇聯和日本」,前者帶著封閉的計劃經濟陣營,在經濟上與西方整體脫鉤,而相較來看,中國並沒有一個封閉的陣營,推行的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大幅度地開放的,按照比較優勢的選擇,需求方和供給方都是遍佈全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到去年底,在華外資企業約60萬個,活躍的是40萬個,分佈從製造業到服務業幾乎所有的統計門類,其中最多的是製造業,超過14萬個,這與蘇聯完全不同」。樓繼偉在財新峰會表示。

而與日本比較來看,樓繼偉認為,此時的中國比彼時的日本更為開放,而且國內市場廣闊。「近年來中國貿易依存度降低,最高時2004年達到了80%,2012年降到了50%,主要是大量的加工貿易隨著成本上升轉移出去,以及產業升級、技術進步。近幾年的貿易依存度基本在30%左右。反映了產業鏈和供應鏈遍佈全球」。

反觀日本,樓繼偉分析稱,由於對美國市場依賴大,美國對日本的打壓對其經濟影響大,對其它國家外溢小,日方痛苦大得多。「以汽車為例,日本汽車行業是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典型,中國在汽車行業則是全面吸引外資。當時日本沒有合資汽車生產廠,目前中國則是以合資汽車廠商為主,自主品牌為輔的情況」。

當時美國對日本汽車徵收高關稅,三大日本車企都到美國南方設廠,並把各自的產業鏈逐步轉移過去。為什麼選在南方?因為底特律的汽車產業公會太強大,而且頑固。在南方生產每輛車的成本比在底特律低約2000美元,這給美國的本土車企帶來的巨大壓力,它們也多次尋求改革,但改不動,直到2008年瀕臨破產,危機觸發了改革,歐巴馬政府救助的底線就是削減過高的福利,生死存亡,才達成了改革共識。這個例子也說明問題出在自己身上,關日本什麼事?

樓繼偉強調,歐巴馬政府後期就提出製造業返回美國,「但GM回得去嗎?中國的汽車供應鏈是共用的,單獨針對一家車企的部分較小,而且供應鏈全球分佈,GM很難帶回去。還有國內成本過高,是虧損和生死的問題。特朗普總統提出同樣的要求,GM卻在本土關廠裁員,到墨西哥建廠,哪個企業不願意政治正確又正常經營?但如果政治正確意味著嚴重虧損,甚至破產,企業當然要選擇活著」。

樓繼偉指出,反全球化不會愈演愈烈,否則美國將失去更多的盟友。但他也強調稱,由於民粹主義的爆發,在美國,理性的言論幾乎很難發聲,美國已接近麥卡錫時代。「美國優先、美國超霸會得意於一時,但都是在透支美元的信用和政府公信力,在自毀佈布列頓森林體系」。

(旺報 許昌平)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