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火延燒 競貶潮蓄勢待發

一年前,美國以削減對中國長年的巨大貿易逆差為初衷,發起貿易戰,加上美方在全球拉起對「中國製造2025」封鎖線後,戰火紛飛,讓全球產業為之震撼。對21世紀的「G2」較勁,論者常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為喻,歷史上大多國家未能跳脫此一陷阱,加上近百年來美國修理德國、蘇聯、日本等「二哥」均得勝,中美之戰似有向金融、貨幣領域延燒的苗頭,引發各方更深層的憂慮。

中國人行前行長周小川6月罕見地示警,中美貿易領域產生的各項問題,可能再度觸發全球多個國家的貨幣競貶,「若大家都靠競爭性貶值,整個世界的金融秩序也會混亂」。曾在1998年參與擊退國際金融大鱷的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也表示,中美角力隨時升級至金融層面,「到金融層面,就不是川普一人可決定,可能隨時失控」。

全球股匯 坐雲霄飛車

以大陸A股為例,原本今年有「入摩」、「入富」等利多加持,外資今年1、2月更連兩月創下買進人民幣(下同)逾600億元的紀錄。但5月初外資淨流出就達536億元,A股也從4月下旬收盤高點3,270點跌至6月初2,827點,累跌13.5%,「國家隊」數度進場護盤。

在匯率方面,受到中美貿易戰衝擊,外資擴大撤離的效應,新台幣5月出現一波大幅貶值,半導體出口占五分之一的韓國,僅僅5月,幣值也縮水逾2%,2019年以來已累計貶值6.6%,成為成亞洲表現最差的貨幣,隨著韓元的下跌,韓國財政部和韓國央行更多次警告市場。

至於人民幣,今年前五月兌美元貶約0.5%,但5月單月曾一度累計貶值近2.6%,儘管中國央行官員輪番出面喊話,強守「7」防線,但市場仍對貿易戰會引爆貨幣競貶而深感憂慮。

回顧2018年以來中美關稅戰大事紀,川普在2018年3月22日簽署備忘錄,宣布以「中國偷竊美國智慧財產權和商業祕密」為由,依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指示美國貿易代表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關稅,剽悍的美國貿易談判主將萊海澤(Robert Lighthizer)領軍,以關稅作為利器,指控中國長年以強制技術移轉及竊取智慧產權交換市場作為條件,應為此付出代價。

國企補貼 雙方難讓步

2018年7月6日起至今,美中相互對價值340億及16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25%關稅,美對中2千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中方也回應以對美價值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25%關稅;今年5月初為止,中美之間歷經11輪貿易談判,仍不歡而散。美方甚至揚言對剩餘3千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這意味著所有民生與電子消費品、高科技及工業用品範圍都將成本大增。

美中談判為何不時破局?多位專家分析直指,美方要求中國取消對國企補貼,且協議確保執行需經美方驗證,已被視為干涉中方主權,自不可能被接受。

今年3月,大陸對外經貿大學中國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接受本報專訪時即表示,WTO規則也未禁止成員國補貼行為,只是不過分干擾市場,而中國可能調整某些領域或行業的補貼政策,但不會籠統地取消對國有企業或所有產業的補貼,因為補貼還是一個很重要的工具。

另有專家分析,美方要求中國取消對國企補貼,且協議確保執行需經美方驗證,已被視為干涉中方主權,自不可能被接受。例如,「中國大陸扶持國有企業、培養國家冠軍,本來視此為其產業特色,且SOE(政府控制事業)要怎麼改革,中美雖方向並無不同,但兩方並未找到相互可以接受的方式。」

根據WTO最新G20貿易措施監測報告示警,自2018年5月的一年來,G20國家所採取的新貿易限制措施,已經影響了8,168億美元的國際貿易。

如今,全球目光都聚集在大阪G20峰會及「習川會」的登場,不過在中美間難以取得真正的互信之下,未來仍不排除在某時某地上演其他戰事,全球要迎接的,是各種預期與非預期的挑戰,唯一可以確定的是,G2較勁下的「明天過後」,世界已經改變。 (文:李書良、黃欣)


G2較勁 全球經貿新格局

1、貿易戰火延燒 競貶潮蓄勢待發

2、中美交鋒下 台應避免違規轉運漏洞

3、川普競選連任 談判前景難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