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榮錦背信案逆轉 二審無罪

纏訟近五年的晟德集團董事長林榮錦遭前東家東洋控告背信案,昨(27)日高院二審宣判出現大逆轉,林榮錦獲判無罪。主要是高院認為當時藥物尚未完成,無法列為資產,且東洋無法確實提出單據證明受到損害。

生物產業協會會理事長李鍾熙表示,生技產業是創新密集、分工複雜、產品開發期又長的高科技產業,公司與公司及人與人的關係也比一般製造業複雜而精細很多,各種爭議透過法律訴訟去釐清問題,甚至了解現行法律不足之處,是給經營者、投資人、發明人、政府及社會大眾很好的機會教育。李鍾熙認為,台灣經歷了宇昌(中裕前身)、浩鼎和林榮錦背信案,上了很多寶貴的課,此案的判決有助法人資金回籠,甚至搭上台灣防疫成功列車招商引資。

創立於1960年的東洋製藥,1994年間因不堪虧損,當時董事長張天德緊急找公司最大藥品經銷商東杏公司董事長林榮錦入主救火,讓原本瀕臨倒閉的東洋第二年即起死回升,轉虧為盈;後來林榮錦也把東洋定位為專業的癌症藥廠,在年年業績和獲利成長中,東洋不僅順利於2001年成功上櫃,事業體也延伸至成功開發胰臟癌新藥安能得的智擎,以通路、心血管等非癌症藥品為主的東生華等。

2008年,林榮錦想進軍國際市場,找到瑞士Inopha AG合作歐洲藥證申請,不過這個合作案卻變成東洋狀告林榮錦的官司。2014年6月,東洋控告林榮錦將乳癌、卵巢癌及精神分裂症等多項具專利的新藥製藥技術,無償授權給Inopha AG,涉掏空東洋30億元。

2017年台北地院一審判決,依證交法不合營業常規交易、背信等四項判林榮錦有罪,應執行有期徒刑10年,並沒收不法所得。不過,昨日的二審宣判,高院法官認定無從確認東洋方面的損失,因此判決無罪。

林榮錦表示,在等待正義到來的1,790天漫長程序中,經歷了被背叛的痛,以及所陳述真相不被一審法官理解的苦;但也因這五年的沈澱與試煉,對人性的光明與勇氣有更深的體會,讓他堅信「雨下得再大再滂沱,總是盼到天晴」!

東洋:完全無法接受 將上訴到底

晟德集團董事長林榮錦遭台灣東洋控告背信案,高院二審判決出現大逆轉!對此,東洋昨日緊急召開記者會,表示此一審判結果傷害東洋三萬餘股東權益甚大,且為公司治理立下惡例,東洋完全無法接受判決結果,必將上訴到底,並請法院繼續對林榮錦限制出境。

針對二審判決結果十分錯愕的東洋,昨日由營運長施俊良協同律師團,提出林榮錦並未將藥品授權案提報董事會、四項藥品為公司無形資產並非價值尚不成熟,及藥品授權的Inopha AG公司為無殼公司三大論點反擊。施俊良表示,東洋具備充足證據,對上訴有信心,希望將來司法可以還一個公道。

東洋表示,林榮錦在一審判決有期徒刑10年,惟二審法院審理本案2年6個月,只開兩次審理庭、僅傳一個被告方面證人,該證人甚至是晟德集團顧問,而對於檢察官及東洋聲請傳喚之證人完全不予理會,審理顯然草率。

再則,東洋研發13項困難學名藥,成本約14億元,經藥品鑑價後,未來潛力價值近60億元!不過二審法院認定,藥品價值尚不成熟且價值未達千萬元,並以此作為翻轉判決之論據,足見二審法院對於醫藥產業及藥品研發缺乏合理認知。

此外,二審法院完全漠視林榮錦以非常規交易方式,安排紙上公司Inopha AG公司簽訂非法三方合約,並稱台灣東洋與J&J公司合約僅為代工合約,無須經董事會同意,忽略該違法簽訂之三方合約名稱即為License, Manufacturing and Supply Agreement(授權、製造及供貨合約),內容有簽約金、里程碑金、權利金等三金,且上述三金有關之研發技術等均為台灣東洋所獨立完成,絕非僅為代工合約性質。

東洋指出,林榮錦將藥品授權給Inopha AG公司,不過Inopha AG為空殼公司,且從未在歐盟申請藥證及未從事臨床試驗。查該Docetaxel藥證之取得為AET公司,並非Inopha AG公司,二審法院竟張冠李戴,其荒唐草率令人痛心,且傷害東洋股東權益甚鉅。台灣東洋為伸張正義,必將請求上訴。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