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 編輯室報告 

新區狂想曲   [回上一頁]

■康彰榮 | 2017.04.14

大陸領導人日前決定在河北設雄安新區,並將這個新區定位跟深圳特區、上海浦東新區等國家級特區同等級,引來外界極大的投資想像空間,並首先反映在嗅覺最靈敏的資本市場上,短短兩周,股市和房市的炒家已經在市場交戰了幾回合。

 「三軍未動,糧草先行」,中國政府每推出一項重大政策,資本市場率先掀起卡位戰已經成為常態,儘管雄安新區涵蓋的河北雄縣、安新縣等地的經濟發展相對落後,也沒有甚麼具代表性的企業或上市公司,但是投資者硬是能擠出雄安概念館,在股市翻騰一陣。

 炒房的更誇張,雄安新區消息一曝光,一堆投資者看準此處房價一定飆漲,紛紛湧入這個以前很多人聽都沒聽過的地方,準備下單買房,但也因為純樸鄉間突然出現大批衣著光鮮的陌生人,驚動當地政府下令禁止房市交易、公安到處「驅趕」外地人,甚至在村莊路口架設拒馬阻擋炒房者的怪異現象。

 藉由雄安新區設立來炒作股市和房市,經歷兩周的激情後,目前總算稍微沉澱下來,飆漲多日的雄安概念股從漲停變成跌停,而房市在官方抑制下,交易基本也已停頓。此時,也許可以反思一下大陸這種盲目追逐新區建設的歪風。

 中國大陸從鄧小平以來的歷代領導人,為了實踐自己的經濟理念和施政藍圖,都在任內建設具代表性的經濟特區,如鄧小平時期的深圳特區、江澤民時期上海浦東新區,胡錦濤時期的天津濱海新區和重慶兩江新區等,這些「國家級」的新區,因為中國政府挹注了龐大的政策優惠等資源,成功的機率很大。

 然而,也不乏一些新區建設隱藏政治上的風險,例如重慶兩江新區,雖是胡錦濤拍板,主事者卻是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薄案爆發後,兩江新區似乎已經失去往日的風采,包括台商在內的許多外來投資者有苦卻說不出。

 除了這些「國家級」的新區,大陸上至省級下至村鎮的地方政府領導,也以成立新區為個人重要政績,但是各地新區品質參差不齊,有些還因過度開發房市而淪為鬼城,真正能扮演地方經濟火車頭的新區相當有限。想要追捧新區熱潮賺短線的投資人,還是先好好琢磨一番才是。

每日新聞送到家,省時又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