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3位美麗女朋友 瘜肉.光頭.中指

我有3位相識數10年的女朋友,她們有許多共同點:都是單身,都是美人,都是70多歲,都生活無憂。

腸胃6瘜肉

一個是兒時所看電影《菟絲花》、《塔裡的女人》的女主角。還沒認識她之前,聽說她出入大酒店,門口許多門房都低頭哈腰的招呼她,因為她小費給得多,一出手就是500大元,她生活富裕、不愁吃穿,人生哲學就是吃喝玩樂。跟她見面的第一印象就是病西施,老捧著胸口說痛,後來也常聽她這痛那痛的,幾10年過去了也不見她生過病。跟她出去旅行,坐飛機總是隨身一個手推車、一個大包包,我則輕鬆的揹著個小包包,好奇的問她裡面到底裝的是什麼?原來是許多藥和隨時保佑她的菩薩,有時走在她後面見她拎著大包小包的,感覺她健壯得很。她非常注重保養身體,香港各大名醫都相識,每年健康檢查的費用比我多10倍。那天跟她通電話,她說:「老妹呀!妳老姊照腸胃鏡剪了6個瘜肉。」那6個瘜肉聲音提得老高,我當然知道瘜肉不算什麼,但還是安慰了一下,約她出來逛街。見了面她又以同樣的語調提了2次她那6個瘜肉,我再也說不出安慰話,決定嚇嚇她,我說:「老姊!妳不要再提你那6個瘜肉了,說多了,人家一想到你,腦子裡就是6個瘜肉,妳想這樣好嗎?」她一聽確實嚇到,囁囁嚅嚅的說:「妳老姊只跟妳講欸。」

撞椅變光頭

這第2個女朋友,學生時代看了許多她的電影。白景瑞導演的《新娘與我》,電影裡幾個她頭戴新娘頭紗的大特寫,美得直叫我屏住呼吸,說不出話來,從來沒見過這麼美的臉蛋兒。前一陣子,從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處得知她動了腦子手術,腦殼都打開了,嚇!這可是大手術,怎麼一聲不響就開了腦子?打電話慰問,她以一貫甜美的笑聲說:「這有什麼好說的,說了對我一點幫助沒有,還得費神解釋。」原來她是從沙發上起身,頭臉撞到沙發扶手,整個臉瘀紫,去檢查,醫生說腦子裡都是血水,得馬上開刀,她當下就決定動手術。問她腦殼有沒有拿下來,她竟然說不知道。傳了一張照片給我,一半是長頭髮,一半是光頭,就像文化大革命時期的陰陽頭,我建議她把頭髮剃光,難得機會看看自己光頭的樣子,她雀躍的說:「好像蠻好看的,我明天就去剪。」後來約她喝茶吃飯,她戴著一頂不怎麼樣的紫色帽子,說是朋友送的,啊呀!我心想,她在《一簾幽夢》裡戴了多少美麗的帽子,這會兒怎麼一點都不講究,我順手從車上拿了一頂我的帽子給她。

柴犬咬中指

這第3個女朋友,我在1977年拍《紅樓夢》的時候,跟她有過一面之緣,名字不記得,只記得她很美,老想著有機會再見見她。沒想到再相遇已經是10幾20年後的事了,竟然大家都記得多年前的剎那交會。她天生皮膚白嫩,十指纖纖,穿的衣服全是名牌,並且從來不重複,手指甲永遠修得乾乾淨淨。她是個虔誠的基督徒,經常到朋友家查聖經。一天,去教友家查經,被她家的柴犬咬了手指頭,我想狗咬手指是小事,也沒太注意。後來聽說她住了4天醫院,醫藥費10萬元,心想,至於嗎?其他朋友傳了照片給我,確實咬得深。我這個女朋友,在疫情初期是警覺性最高的,除了戴口罩,還預先發明用透明公事夾做臉罩,進出電梯一定噴消毒水,她說她孤身一人,一定要自己照顧好身體。

經過狗咬手指這個無妄之災,朋友天天進出醫院動手術、刮骨頭(細菌侵入骨頭)、打抗生素。目前正在做復健,醫藥費已累積到之前的3倍,狗主倒也肯賠償,我朋友一分錢不拿,會全數捐做慈善。由於韌帶幾乎咬斷,神經線也受損,她美麗的中指將永遠不能伸直。她虛弱的跟我說十指連心,不光是痛,生活上很多事情都不便,2個月抗生素的副作用,將來還要面對後遺症,她情緒跌落谷底,說這內心的創傷豈止金錢可以彌補的。看起來,這狗咬手指頭比開腦袋還大件事。

身心皆受創

在緊急時刻,狗主沒有接受急症科醫生的提議,找骨骼專科醫生醫治,而錯失黃金時間打抗生素,事後又沒有得到狗主的安慰,她身心受雙重打擊,聽說得了憂鬱病。我到她家探望她,人消瘦許多,講話有點顫抖,見她包紮成好大的中指,不聽使喚的抖起來,她得一邊說話,一邊用左手扶著右手。我說:「這樣好了,妳把手指豎起來,我給妳拍張照傳給狗主人。」拍完照給她看,我倆嘎嘎嘎嘎嘎笑得好大聲。她說:「唉!這是我受傷以來笑得最開心的一次。」

有一天朋友去醫院複診時,剛好碰到狗主人的女兒也去看診,原來狗主的女兒也被同一隻柴犬咬了。過一陣我又打電話慰問,聽她聲音悶悶兒的,我說怎麼了,她說心情不好,牧師和教友來探望她,我問牧師怎麼說?她說牧師講:「神已經出手了。」我:「?」

其實我們4個都是熟朋友,說話也不忌諱。我跟「瘜肉」說,妳看人家「光頭」吭一聲沒有。我跟「中指」說,妳這狗咬手指頭,現在還得陪上個憂鬱症,雙重創傷,多不值得。我跟「光頭」說,妳除了光頭,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照常開心過日子,沒白活!

二○二一年七月

(撰文林青霞/攝影SWKIT鄧永傑 , 摘自中國時報10/1 B3 星期人物)

汪玲(左)與林青霞是多年好友。圖/SWKIT鄧永傑攝
汪玲(左)與林青霞是多年好友。圖/SWKIT鄧永傑攝
林青霞(左)前陣子與剛開完腦部手術的影后甄珍在香港敘舊。圖/SWKIT鄧永傑攝
林青霞(左)前陣子與剛開完腦部手術的影后甄珍在香港敘舊。圖/SWKIT鄧永傑攝
林青霞朋友榮雪蘭。圖/林青霞攝
林青霞朋友榮雪蘭。圖/林青霞攝

延伸閱讀

林青霞:我的右眼珠 動刀因禍得福

林青霞:春天即將來臨

林青霞憶張毅 恪守尊嚴一生未變

林青霞與黃心村 結伴行山咀嚼愛玲

青霞的煮字生涯 對閱讀抱生命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