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問自己活得好嗎?

每一天都問自己活得好嗎?散散步,看看花,是免費的。

在網上看到一則關於年齡的趣事,試譯如下:

在我們生命中,唯一覺得老是一種樂趣的,只有我們當兒童的時候嗎?

「你多少歲了?」人家問道。「我四歲半。」

當你三十六歲時,你絕對不會回答:「我三十六歲半。」

四歲半的人長大了一點,給人一問,即刻回答:「我十六歲了!」也許,那時候,你只有十三。

到了二十一歲那天,你伸直了手,握著拳,學足球運動員把拳縮回來,大叫:「Yesssss!我已經二十一歲了!」

恭喜你,轉眼間,你已三十,再也不好玩了!天呀,那麼快!一下子變四十,怎麼辦?怎麼挽留也沒用,你不只變四十,而五十即刻來到。這時候你的思想已經改變:「我會活到六十嗎?」

你從「已經」二十一,「轉為」三十,「快要」四十,「即將」五十,到「希望」活到六十,「終於」七十。最後,你問自己「會不會」有八十的壽命。很幸運的你九十歲了,你會說:「我快要九十一了!」

這時候,有一件很奇怪的事發生。人家問起:「你多少歲了?」

你返老還童地回答:「我一百歲半。」

快樂的人把歲數、體重、腰圍等數字從窗口扔了出去。讓醫生去擔心那些數字吧!你付他的錢,醫生要處理,我們別管那麼多。

生命並非以你活了多少歲來計算,是以你活得有沒有意義來衡量。打麻將去吧!如果你沒有什麼嗜好。至少你不會患上老年癡呆症。

每一天都問自己活得好嗎?散散步,看看花,是免費的。

我不後悔我經過的每一個階段

「人一生,只年輕一次,好好珍惜。」大家都那麼講。聽到後差點噴飯。

只年輕一次?那麼人到中年,也當然只有一次啦!變為老年,難道可再?

所以,既然都只有一次,每天都應該珍惜。

人到中年,為什麼要叫「初老」,或是「不惑」?什麼事到了「中」都應該是最好的,中心、中央、中原、中樞、中堅、中庸等。

不過,我還是不喜歡那個「中年」的名稱。為什麼不可以改稱為「實年」、「熟年」和「壯年」?

怎麼叫都好,我沒有後悔我所經過的每一個階段,它們都相當充實。

再過一些日子,我便要進入「老年」了。「老」字沒有「中」字那麼好聽,老大、老粗、老辣、老化、老調、老朽、老巢、老表和老鴇的,但是再難聽也要經過,無可避免。

幽靜的環境下,焚一爐香,沏杯濃茶,寫寫字、刻刻印,又有名山、佳餚和美女的回憶陪伴……

我的頭髮已白,但不染。

等你能確定什麼是「最」好,你已經是「最」老

讀者們最喜歡問我的問題,都和「最」字有關。

什麼是「最」好吃的?什麼是「最」好喝的?哪一家餐廳「最」便宜?你「最」喜歡哪一個作家?為什麼「最」喜歡背這個和尚袋?

這個「最」字「最」難回答,因為我的愛好太多,嚐過的美味也太雜,很不容易一二三地舉出例子,而且對其他的「最」也很不公平。

什麼是「最」呢?從比較開始。沒有「最」便宜的,就沒有「最」貴的了。

通常以價錢來衡量,是「最」俗氣的辦法,是暴發戶的標準。

一支辣椒不會貴到哪去。但什麼是「最」辣的辣椒呢?也沒有標準,辣味不能用斤來衡量。「最」後,還是用比較了。把普通的辣,像釀鯪魚的辣椒定為0級,一直加重,泰國指天椒不過是排行第六,「最」後的夏威拿燈籠椒,才是十。

味道如何?女記者問我。不試過怎麼知道?那種辣法根本不能用文字來形容。

我常回答她:「像刮鬍水。」

「刮鬍水?」她大叫,「刮鬍水和辣椒扯得上什麼關係?」

「不是刮鬍水和辣椒有什麼關係,是和你有沒有試過有關係。你們根本沒機會剃鬍子,怎麼知道哪一種刮鬍水最好?」

從一個「最」字,也能看出對方的水平。像我「最」愛看《老夫子》,和我「最」愛看《紅樓夢》,就有「最」大的差別。

「最」字和「漸」字一樣,是漸進式的,漸漸地,你就知道什麼是最好的。

這是在不知不覺中得到的成果。

等到你能確定什麼是「最」好,你已經是「最」老。

附錄:人生真好玩

我的名字叫蔡瀾,為什麼叫蔡瀾呢?因為我是南洋出生的,我爸爸說:「你就蔡南吧,南方的南。」但是我有一個長輩,這個名字也有個「南」字,所以說不好、忌諱,就改成這個波瀾的「瀾」字。古語也有云:「七十而不踰矩」,「不踰矩」就是不必遵守規矩,一下子就活了。

這個人生真的不錯,真的好玩啊。有兩種想法,你如果是認為很好玩就好玩,你認為不好玩就不好玩。就像你走過去一出門,滿天烏鴉嘎嘎嘎地叫這個很倒楣。但是你想,烏鴉是唯一在動物中間會把食物含著給爸爸媽媽吃的,這種動物很少,包括人類也少了。所以說在這麼短短的幾十年裡面,把人生看成好的,不要看成壞的,不要太灰暗。

我是最喜歡跟年輕人聊天的,因為我想我可以跟他們溝通,我自己心態還算年輕。就是發現很多年輕人,還是跟我有一點代溝,就是我比他們年輕一點。盡量地學習、盡量地經歷、盡量地旅遊、盡量地吃好東西,人生就比較美好一點,就這麼簡單。

我喜歡看書,我喜歡看很多很多的書,什麼書我都看,小的時候就看《希臘神話》,喜歡看這些幻想的東西。那麼就喜歡旅行,一喜歡旅行眼界就開了,看人家怎麼過活。我在西班牙的時候去看外景,有一個老頭在那邊釣魚,西班牙那個島叫伊比薩島,退休的嬉皮在那邊住的。這個老嬉皮在那邊釣魚,我一看前面那些魚很小,我一轉過頭來,那邊的魚大的不得了。我說:「老頭,那邊魚大,為什麼在這邊釣?」他看著我說:「先生,我釣的是早餐了。」沒錯,一句話把你的人生的貪婪,什麼都喚醒了。

在旅行中間,你可以學到很多很多的人生哲理。另外的一次,在印度山上,那個老太太整天就煮雞給我吃,我說:「我不要吃雞了,我要吃魚呀!」那太太說:「什麼是魚?」她都沒看過,那是山上。我就拿了紙畫了一條魚給她,說:「你沒有吃過真可惜呀。」老太太望著我說:「先生,沒有吃過的東西有什麼可惜呢?」都是人生哲理。

我出道很早,我差不多十九歲已經開始做電影的工作了。那時候跟一些老前輩一坐下來,一桌子十二個人,坐下來我最年輕。但是我坐下來的時候,我已經在想有一天我坐下來我是最老的呢。果然,這個好像一秒鐘以前的事。我昨天晚上跟人家去吃飯,我一坐下來已經是最老的了。所以不要以為時間很長,就是這麼一剎那就沒了。提到墨西哥,我在墨西哥也住了一年,去到墨西哥的時候,我看有人家賣爆竹煙花,我想去買來放。我的朋友說:「蔡先生,不行,不行啊,死人才放的呀!」為什麼死人要放煙花爆竹,其實他們那邊的人生活很辛苦,人很短命,跟死亡接觸得很多。那麼一接觸得很多的時候,為什麼不把死亡這件事情變成一種歡樂的事情呢,那為什麼一定要生著才慶祝嘛,人死了就慶祝唄。

我認為年輕人要做什麼都可以的,只要有心的話,總有一天給你們做到,這個就是年輕的好處。在玩樂中體驗人生,在平常的煙火氣中感受生活的美好。

我到一個餐廳去,我吃了很好吃,我就寫文章來推薦給大家。因為做生意的確不容易,我不會隨便罵人。至少呢,我寫的那些文章人家拿去,彩色放大了以後貼在餐廳外面。你到香港去看好了,統統是,總之做什麼事情都要很用心去做,樣樣東西都學,有一本書教你怎麼做醬油的,我也買回來看。像我,我也練練書法、刻圖章,學完了以後,學多了就樣樣東西是專家,所以,人的本事越多越不怕。就是我一天坐飛機,晚上的飛機,深夜的飛機多數遇到氣流,這個飛機很厲害就一直顛、一直顛,顛就讓它顛吧,我就一直在喝酒。旁邊坐了一個澳洲大肥佬,一直在那抓住的,一直怕,一直抓,一直怕。好,飛機穩定下來了以後,他看著我,非常之滿意地看著我。他說:「喂,老兄你死過嗎?」「我活過。」

年輕人,總要有點理想,總要有點抱負,總要有點想做的事情,要做就盡量去做吧!

—出自《開講啦》演講稿

人生大多是小事,沒有什麼了不起

(本文摘自蔡瀾著《人生大多是小事,沒有什麼了不起》,高寶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與其孤單地獨食 人生更需要酒肉朋友

隨時可能變天的晴空 至少要有把傘

《物裡學》耳機 一道包覆與保護自己的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