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生素C、鎂的陰謀論

不幸地,針對藥物中毒引發的QT 延長,鎂是否列為必用藥物之一,仍然得看醫藥政策的決定,且看胰島素和維生素C,在目前的治療應用上如此受限,鎂所受到的箝制也就不足為奇。

一項對醫藥毒物學家的問卷調查顯示,59%的受訪者不會建議對QT 間期非常延長的中毒病人,做硫酸鎂劑靜脈點滴注射,可是卻有90%的人認為,對這種病人做一兩劑靜脈注射是完全安全的。考慮到大量資料都支持鎂在這方面的正面功效,人們只能猜測思考,它這般不受重用的原因。表面上看來,集合式的醫學文獻,可以被視為一種「不足為結論的陰謀」,也就是無論研究的本身有多麼切實,都不可能得到足夠的資料,來確證某個新的療法或臨床手段,應該要用於某個特定病症。

對於像鎂、維生素C 和胰島素之類的藥劑,研究實驗的結論總是這樣:「可能表現出正面功效,有必要進行更深入且規模更大的研究。」

將近80年來,這3種好用、便宜又安全的治療藥物就一直受到這樣的冷落待遇。

一項大規模的統合分析也指出,針對急性有機磷中毒,鎂的鈣拮抗特性,對於減輕症狀和死亡率可能非常重要,因為施用鈣離子通道阻斷劑,似乎能產生正面效果,而這一點正符合急性中毒的細胞內,始終有細胞質鈣濃度過高的事實――當鈣濃度上升到一定量時,細胞內氧化壓力(IOS)即過度增加到致命程度。同時,體外實驗顯示氯化鎂,能促使毒素滅活酶(其性質是使毒素去活化)活性化,後者就是鈣離子送出細胞外之所需。

不同形式的口服鎂,可用來對付許多經口攝入的毒素和毒藥,因為某些鎂劑能夠吸附(結合)毒劑,促使毒性減弱,並且防止細胞吸收更多量毒素。即使不能結合毒素,也都起碼能使腸道加速排空,同時促進鎂的吸收,不限形式以發揮其毒素中和的作用。此類口服劑可運用在增強活性炭的毒素結合力,而不是取代它。

酒精是目前社會上最常見的毒素之一,當劑量夠大時也會導致QTc 間期延長,而且無論是急性或慢性攝入,都會有效阻止鎂在體內積存,不僅如此,飲酒也被公認是人體各組織流失鎂的主要原因,尤其會經尿液大量排出。事實上,有一項動物實驗做過紀錄,對比於正常的情況,飲酒後的尿液排鎂量會暴增200%,甚至於300%。鎂療法似乎能減輕酒精對酗酒者造成的毒性傷害,並且是反映在降低肝指數(GOT、GPT)的指標上。

某些開發中國家,有機磷農藥中毒是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在此類患者進到加護病房的24小時之內,只需要用4公克的硫酸鎂,做30分鐘靜脈注射,就能大幅加強阿托品(Atropine,神經毒氣或殺蟲劑的中毒用藥)和提升血氧量的治療效果。醫學已經證實,鎂可以減少阿托品使用量,以及避免插管的必要性,還能縮短患者在ICU 的住院時間。

科學文獻已經廣泛證明,大部分的抗氧化劑――尤其是維生素C――是現有最強大的解毒劑和防毒劑,包括處方用藥在內。值得重申的是,技術上來說,鎂雖然不屬於抗氧化劑,也沒有電子直接中和毒素的自由基,或修復氧化的有機體,它卻能發揮極為強大的抗氧化作用。

單就急性磷酸鋁中毒的病例而論,施以靜脈點滴注射硫酸鎂的患者死亡率,只有未輸注者的一半。這項研究的主題,無涉於心律不整或QTc延長,但有兩個案例報告顯示,鎂成功地治療心室性與室上性的心搏過速。

鋁中毒特別具有心臟毒性,而且往往致命。在一次兒童集體磷化鋁中毒的事件紀錄中,研究者便發現鎂的施用,與提高生存率明顯相關。而另一項研究則暗示,在沒有「特定解毒劑」的情況下,鎂能改善此類藥物中毒患者的生存狀況。

諷刺的是,雖然未獲認可,鎂仍舊為許多中毒患者帶來很大的益處。儘管鎂的施用還不夠頻繁,至少人們知道,它可以用來應對各種中毒造成的「心律不整」,並且也不知不覺地順帶阻止和逆轉了許多氧化傷害。要不是如此,想必會有更多病人死亡或苦於長期病痛。

在另一項研究中,有此類心電圖異常的中毒患者(18人中的18人)也同時都有血中鎂濃度低下的情形;另外,驗屍報告也可見心肌部位的發炎,而這一點則獨立於心電圖變化之外。

當鎂濃度下降到最低時,心電圖變化就是最常見的徵象。有多項實驗和臨床研究都顯示,無論是直接或間接效果,抗氧化物質能夠自然地減輕此類毒素的影響。

要是我們能對每一種中毒都進行充分研究,或許就能證明:凡是減少氧化壓力的治療方式,都能部分甚至完全地阻斷這些中毒的臨床影響――而鎂永遠都能用來降低人體全身的氧化壓力。

反之,當全身都出現氧化壓力增加的情形,缺鎂的現象也必然存在。鎂能減少細胞內鈣的積存,改由細胞內維生素C和穀胱甘肽來取代,藉此加強臨床治療效益。鎂最為人知也最基本的效果,就是抑制細胞內的氧化壓力,後者便是所有疾病和毒害標誌的首要取決條件。

直接針對鎂之於毒素,及毒性症狀的研究相對較少,但是既有的研究,都認同它應該被列入各種急/慢性中毒的臨床治療方案,並且應該被視為重要的一環。其中的某些研究(人類和動物)包括以下內容:

✔ 有一份回顧性研究,係以接受順鉑化療的肺癌患者為觀察對象,研究者就發現,補充鎂可以降低化療患者的中毒性腎損傷風險――中毒性的腎臟受損是順鉑常見的副作用之一,在患者的發生率大約為30%。同時,動物研究(小鼠)也顯示鎂的補充,可中止順鉑所引發的傷害,甚至還能增進順鉑殺死腫瘤細胞的效果。在小鼠實驗及人工培養的人類肝臟細胞上也觀察到,有一種鎂鹽能幫助肝臟免受奧沙利鉑(另一種化療藥物)的毒性。
✔ 在實驗室對大鼠同時施以腹腔注射鎂劑與重金屬鎘(一種有毒金屬),在顯微鏡觀察下,發現用鎂者能預防並且使腎毒性的跡象逆轉;另一項以鎘中毒為主旨的大鼠研究,也證明鎂可以防止和逆轉鎘對於睾丸的傷害。鎂還被證明能保護大鼠肝臟免受鎘毒;服用鎂可降低由鎘引起的血漿氧化壓力指數。
✔ 在接觸內毒素(Endotoxin,指細菌和病原體死亡後釋出的天然毒素)的大鼠身上,缺鎂的情況越嚴重,與該毒素有關的死亡率便增加;研究也同時發現鎂替代療法,能夠為實驗鼠提供顯著的保護力,以對抗該毒素。在敗血症模型小鼠身上,提早施用鎂,可以保護肝臟免受脂多醣(Lipopolysaccharide,一種內毒素)的急性傷害;一項細胞研究顯示,鎂可以防範脂多醣引發的細胞死亡。相反地,另一項細胞研究則證明,缺鎂會增進脂多醣誘發炎症的能力,而高濃度的鎂,可以部分抑制這種炎症反應。
✔ 鎂鹽可以減弱四氯化碳對大鼠肝臟的毒性作用。
✔ 經動物(大鼠)和細胞模型實驗發現,有一種鎂鹽(異甘草酸)可以減少漢方草藥「雷公藤內酯」的肝毒性。值得注意的是,在臨床上,中醫也將這種鎂化合物,用於治療慢性病毒性肝炎,和急性的藥物性肝受損。
✔ 在懷孕的大鼠身上,有一種鎂化合物可以保護肝臟,免受乙醯胺酚和乙醇的傷害。
✔ 將硫酸鎂施用在一氧化碳中毒的大鼠身上,不僅有效解除心電圖上的異常,還使實驗動物的心臟細胞死亡(壞死)程度降低。另有一項大鼠研究,將動物分為兩組對照,施用鎂的實驗組,同樣在細胞壞死和氧化壓力上,都呈現更低指數。
✔ 有一隻狗發生急性鋇(重金屬)中毒,表現症狀為全身性無力肌肉麻痹,和不規則的心律,施用硫酸鎂、氯化鉀(表現症亦包括血鉀過低)併同支持性治療可得到成效。
✔ 小鼠服用致命劑量的氟化鈉,有部分在口服硫酸鎂之後,得以存活下來,而且高劑量比低劑量更有效。
✔ 鎂(連同鋅)可減少靈丹(即六氯環己烷,一種農業用殺蟲劑)對大鼠肝臟和大腦的毒性影響。
✔ 鎂也對植物有防護功用,能避免毒素和重金屬的影響。有研究顯示,鎂可以緩和鉛與光合作用,在幼苗生長期的不利影響。

結論

說來說去,鎂的一切正面效用,都與它能夠減少全身性的氧化壓力有關,特別是在細胞內空間。鎂產生這種功效的方式包括:

一般來說,它是強大的鈣離子通道阻斷劑暨鈣拮抗劑。有鑑於細胞內鈣濃度上升,是所有毒素損傷細胞的直接原因,任何減少或調節細胞內鈣濃度的手段,都會改善甚至徹底解決此類臨床症候群。鎂在細胞內的鈣調節機制至少有以下3 種:

✔ 擋住細胞膜上的鈣離子通道,使細胞無法吸收鈣質。
✔ 抑制鈣從細胞內的儲存區轉移到細胞質中。
✔ 輔助正常酶(酵素)功能,把鈣排出細胞之外。

  1. 鎂能直接使異常延長的QTc間期縮短,這一點讓諸多中毒病例中的早期死亡率大幅降低。鎂對於心臟細胞的正面功效,也能迅速緩解心律不整或急性中毒時的心臟異常收縮。即使沒有QTc延長的現象,鎂似乎也能穩定心律。QTc延長,通常代表心臟毒性作用最強烈也最危險的階段。
  2. 由於鎂會積極減少細胞吸收鈣離子,同時促進細胞內鈣的釋出,降低氧化壓力,因而促進維生素C 被吸收進細胞的能力。
  3. 在不明確界定機制的前提下,無論在人體、動物、試管和植物的身上,鎂都能減少不同毒素所造成的氧化壓力。有些研究顯示,鎂能預防氧化傷害,更可加速修復這種傷害。
  4. 鎂支援免疫系統,增加白血球的吞噬能力,因而在解決病原體所產生的毒性病症上特別重要(見第11章)。
  5. 針對經口攝入的毒素,口服鎂劑有時可以結合毒素(限於特定形式),防止後者繼續被吸收,它也能令未吸收的毒素,更快由糞便排出(清瀉作用),同時讓部分鎂有效被吸收。
  6. 鎂也會防止某些毒素累積。
  7. 鎂輔助並增進Nrf2(一種核因子,可增加細胞內多種抗氧化酶功能)的作用。

無論是急性或慢性,在所有中毒和毒性症狀的最佳療程中,都應該納入鎂的使用,而且也沒有任何的科學理由不這麼做。甚至,醫學文獻揭露的訊息在在表明,要是醫療人員還不把鎂和維生素C 用在任何程度的中毒病患身上,那可就是醫療疏失了。

鎂.逆轉疾病:脫鈣、心血管、癌症之專屬解毒劑

(本文摘自湯瑪士.利維著《鎂.逆轉疾病:脫鈣、心血管、癌症之專屬解毒劑》,博思智庫提供)


延伸閱讀

一圖看懂自律神經紊亂容易引發的症狀

新冠疫情壓力下 自律神經變得混亂

從諾貝爾獎看疫苗的研發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