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造成全球集體恐懼 古人智慧八字心法

怎樣才能夠「健康」?如何才能身心靈平衡?

八字心法「精神內守,病安從來」。二千年前古人的智慧依然好用。

《內經》將身體、心理、精神、語言視為一個整體。「知其要者,一言而終;不知其要,流散無窮」。如果你不知道「精神內守」,然後想要用任何其它方法,皆是緣木求魚。

「精神內守」如何落實生活中呢?

這兩年新冠病毒的狀況彷彿一種集體瘋狂,全世界的集體瘋狂。對於百分之二上下死亡率的病毒,雖然傳染力R0值從一開始三點多,大家一直恐懼它,然後世界大亂,現在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了。人與人之間的意識確實會感染,特別是恐懼的意識。

開車要不要戴口罩?醫生市長說一個人開車戴什麼口罩,可以不用戴吧?可是兩個人呢? 總指揮決定要戴,因為兩個人會傳染。還有衛生局長要求民眾在家也要戴口罩,這些說法顯現出我們集體恐懼到焦慮的程度了,戴口罩已經不是保護自己並防止傳播病毒,而是一個最容易執行限制的法令。

病毒已經傳播於無形,重要的是戴口罩保護「自己」。可是從這個集體恐懼看到,其實是在限制「公眾」不要害到自己,不是保護「自己」。疫情之下的每個人似乎築起對別人的不信任,要別人做什麼,可是輪到自己的時候,根本一定不遵守為什麼?本來就是別人做,不是我做,是要保護我,不是保護你。

現在我們看到集體恐懼裡面最根本的假設,就是如果可以統統消滅新冠病毒,不要看到,回到最初的那天,那個人最好被隔離孤獨死掉,便不會生出這些災難,其實不是如此的。

海德格說存在是整體的存在,現況是我們的集體意識以及行為造成的,包括疫情流行,包括現在的恐懼皆是如此,如何打破這個部分,就是「精神內守」。外在資訊強烈影響著每一個人,為什麼歷代集權政治無論墨索里尼或者是納粹,皆運用洗腦的方法,而且一定奏效,因為絕大部分的人難以「精神內守」啊。

任何資訊進來,不經過思考,立刻產生一個反射動作。獨裁者最希望你沒有智慧,叫你做什麼就做什麼,現在就像獵巫,對象就是任何人,每個人都可能是帶原者。其實最好大家都待在家裡面,可是待在家裡面會餓死的,怎麼可以這樣做呢?

「精神內守」是什麼?其實一開始就不要恐懼,百分之二的死亡率代表什麼?代表我們的免疫系統本來就有能力去對抗這個病毒,就跟流行病毒的感冒一樣,你就應該維持一個身心規律的方式,每天不要焦慮好好睡覺,甚至可能是對提升免疫力最有幫助的。

從歷史上來看,病毒的流行是常態,也唯有如此深入的了解,才能知道可以做什麼。目前唯一能做最積極的事情,就是讓人民打疫苗。

疫情中怎麼「精神內守」?人腦的運作過程中,自有一套收斂亂度的方法,如果你選擇的方法可以收斂亂度收得比較好,那就是「精神內守」。如果你選擇每天看新聞就緊張兮兮,自然亂度收斂得比較差。我每天都還是平常心,尚未打疫苗前,還是天天認份去看診。

更重要的是必須這個心、這個神能夠主動收斂。生命與無生命最大的差別,在於能不能收斂亂度,「精神內守」某種程度就在收斂亂度。人是萬物之靈,或者是萬物之靈中可能被神選的,未來會演化的,你的心與神就要能收斂亂度,當然不只收斂你自身的亂度,同時也收斂周圍的。每個病人來我都告訴他們不用太擔心,如果真的得病你也不用擔心,現在可以視訊看診,我寄藥給你,你不會無助的。

現在社會上最無助的人,就是檢測出來的人,無人通知他們,讓他們在家裡面等。我想有一些人或許是嚇死的,沒人供應飲食,嚇死又餓死的。政府應該要好好照顧已經確診,又被貼標籤說「他們是新冠肺炎的人,會傳染別人,會害別人死」,應該先救活他們。好幾例新冠往生者,都是由於政府無視確診者的人權,沒安排醫療照護,一個人或一家人待在家無人照顧,作為民主人權國家,這是非常不應該的。更不用提有整棟大樓幾百人都被強制隔離,難怪日本首相在國會針對台灣的防疫直言不諱,不會運用拘役與罰鍰的方式防疫。但這樣的防疫政策,卻讓日本醫療體系瀕於崩潰邊緣。

血壓的祕密:經脈醫學科學化天才醫師、經脈血壓計世界專利發明人郭育誠,透過血壓量測,取得十二經脈資訊,達成遠距醫療診斷與日常保健

( 本文摘自郭育誠著《血壓的祕密:經脈醫學科學化天才醫師、經脈血壓計世界專利發明人郭育誠,透過血壓量測,取得十二經脈資訊,達成遠距醫療診斷與日常保健》,布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英國疼痛醫學權威:疼痛時開始運動

破解疼痛迷思 先搞懂「傷害覺」和疼痛的差別

人造肉夠安全嗎?監管成棘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