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疫苗也能抗疫?穴道導引的鬆柔秘密

都想擁有他或她的溫柔,天長地久。卻不曉得唯有自身睡好、吃好、鍛鍊好,關係才能更美好。忘記在經營關係之前,先經營自己的心身;修復關係之前,先修復自己的心身。忘了天地間那樣珍貴的至「柔」,落地之初,你我都曾擁有。只是心神、體況、肌膚、眼眸甚至睡眠品質,無不與人之初的嬰兒時期,漸行漸遠。從此「鬆」與「柔」,便恰似留在遙遠陌生的國度。待起心動念,意欲重返曾經,這時還真需要一套夠好的修鍊學程,才能將生命裡本該擁有的大好時光──那已然陌生的「鬆柔的自我」──重新拾起。

一九一八年,開發一種體能鍛鍊,讓他成為抗疫英雄

先說皮拉提斯的抗疫故事。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英國拘留營中,身為德國人的皮拉提斯,運用自己開發的體能鍛鍊方式訓練其他戰俘。一九一八年,當成千上萬人死於流行性感冒,與他同營的戰俘,竟因此得以全數倖免。

不只能對抗流行性感冒,也療癒了自身諸疾。皮拉提斯自幼體弱多病,本患有哮喘、佝僂症(駝背)及類風濕性關節炎等,歷經鍛鍊的他,體態足以擔任人體解剖圖的模特兒。他在Your Health一書中指出:經過合宜的鍛鍊,原本被認為難以預防的心臟疾病、結核病、脊椎彎曲、O形腿、X形腿、扁平足等疾病,都是可以預防和改善的。

不是疫苗的皮拉提斯,為什麼能夠抗疫?

在眾多的西方運動中,為何是皮拉提斯?

皮拉提斯的各種招式,一言以蔽之:都是為能維持「身體中心線」位置的正確與穩定而設計的。當皮拉提斯學習者,逐漸能維持身體中軸的延展與穩定,便可獲致上舉療病健身諸效。

發明於宋代的太極拳,效用為何不僅止於此?

我們知道皮拉提斯所有招式的鍛鍊,都指向隨時隨處能維持「身體中心線」的標的。此與初學者需時刻恪守「頂頭懸」、「豎起脊梁」、「尾閭中正」的太極拳,並無二致。教人不禁追問的是:一樣維持「身體中心線」,宋代肇始於東方的太極拳,其效用為何不僅止於斯?──經中國醫藥大學中西醫醫療團隊研究證實:太極拳不僅能強化心肺功能,有效活化並提升幹細胞數量使得以回春延壽。甚至對於動脈硬化、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胃潰瘍、食慾不振、失眠、頭暈、頭痛、周身痠痛等,皆具顯著療效。那麼除了維持「身體中心線」,太極拳究竟還做到了什麼,方能致此?

原來,太極拳維持「身體中心線」的「頂頭懸」、「豎起脊梁」、「尾閭中正」,固然是必須恪守否則「練三十年不得成功」的秘傳,卻僅只是太極拳的初階而非標的。倘需以一字來描摹太極拳的標的,那無疑是「鬆」。

「鬆」是什麼?

「鬆」乍聽是「筋」之事,用當代西方醫學語彙來說,便是「筋膜網絡」的放鬆。太極拳的進程雖有「鬆筋」、「鍊氣」、「得勁與階及神明」三階可說,但彼此並非不相屬的三件事,而是兼濟並行的功夫。

太極拳在維持「身體中心線」的前提下,將全身重心付諸一腳(「不雙重」、「虛實分明」),於是習練者的頭、頸、胴體與重心所在的單腳所貫串延展的一線,正是垂直地表、指向天空,下接地軸、上接天根,能夠撑起周身,令全身其餘骨骼、肌肉、筋膜大可不出力而全然放鬆的,子午線。

旗竿撑起來了,旗面自然能夠輕靈垂放。以「鬆」為目的的拳法套路,便在脊梁豎起的前提下,協助習練者的手指能鬆、手掌能鬆、腕能鬆、肘能鬆、肩能鬆,鬆到如覺「兩臂已斷」。於此同時,在拳套的轉身行步間,雙腳既有意識地做到「不雙重」、「虛實分明」,便在單腳施力、另腳儘量放鬆的情況下,使得腰能放鬆、胯能放鬆、膝能鬆、踝能鬆、腳掌鬆,鬆到腳掌「柔軟如綿」,使得足心的湧泉穴終能「鬆沉塌地」。加以「頂頭懸」、「豎起脊梁」、「尾閭中正」、「腰為纛」日久,從尾椎、腰椎、胸椎、頸椎到頭頂,筋膜漸少緊僵、愈趨放鬆,終能鬆到所謂「柔腰百折若無骨」。此等皆太極拳第一階「舒筋」之效,筋絡能鬆開而不復緊僵。

為什麼要「鬆」?「鬆」的意義是什麼?

從《老子.第十章》「專氣致柔,能嬰兒乎?」一語,因為「專氣」所以「致柔」,氣聚則筋柔,得知鍊氣與柔筋之間,具因果關聯。

而在太極拳的習鍊裡,筋柔則氣沉,軀幹所繫的筋絡如能鬆透,則氣便得下沉;氣沉則神易凝,氣若能不浮燥而下沉,心神就容易安定。由此可知鬆柔筋膜、積累真陽之氣與安定心神之間,存在交互且密切的關聯。

於是習鍊太極拳者在筋膜網絡愈趨放鬆的情況下,筋舒則血活,也自然會日積月累於臍下丹田。且如孟子所言:「夫志,氣之帥也」、「夫志至焉,氣次焉」(《孟子.公孫丑上》),在太極拳套「以心行氣」的反覆練習中,隨「意」之所注、意識之所往,「氣」自然如士兵般,追隨居將帥之位的「心/意」,隨之到胯、到膝、到腳掌、更下達腳底的湧泉穴;亦可隨之到肩、到肘、到腕、到掌心的勞宮穴。而有朝一日,當丹田之氣自然(萬不可刻意留神、注意、勉強,不然反將致病)過尾閭、過夾脊、過枕骨、達泥丸,復返丹田,運行周天,凡此皆太極拳第二階「鍊氣」之效,卻需得力於筋絡的舒展暨心神的內斂凝定,方可獲致。

注意力是該擺在精神而不是執著於氣

當鍊就太極拳能「彼微動,己先動」的「聽勁」,進而達到「彼未動,己先動」的「懂勁」,最後方能臻至「階及神明」的究竟境界。「階及神明」,顧名思義,便可知曉心神、意識在太極拳的鍛鍊中,乃居何等重中之重的關鍵角色。太極拳講「意在精神(不在氣)」,注意力是該擺在精神而不是執著於氣,可到底是要注意精神的什麼呢?太極拳心靈意識的功夫,與固有文化傳統的治心之道,可謂一脈相承。正如莊子說「徇耳目內通」,太極拳經說:「神宜內斂」,把注意力收攝、向內通往一己的心,所謂「緊張便不鬆,不鬆何能柔」、「神如捕鼠之貓」,不僅要掃除緊張等負面情緒,更須減消多餘念慮,如貓之捕鼠,全神貫注,專一寧定。太極拳的治心之方,可說與傳統儒家孟子的「不動心」、道家老子的「虛其心」、莊子的「心齋」、「神凝」,以及傳統醫家的「精神內守,病安從來」等,如出一轍。

「鬆」是我們的傳統文化

太極拳創始於宋代,既有拳法套路,自當歸屬《莊子》所謂「導引」一類。然而太極拳之所以能具備「益壽延年不老春」之效,並能鍊就「階及神明」、「腹內鬆淨氣騰然」、「牽動四兩撥千金」、「運勁如百煉鋼,無堅不摧」之神力,其以「鬆」為目標,與「豎起脊梁」、「不雙重」兩項操作原則,此等形構太極拳之所以為太極拳的幾項要件,竟早齊備於先秦時代的《莊子》書中。

所以吾人大可自信甚至自負地說:「鬆」是我們的文化。這套讓人得以重返鬆柔自我的技、道、心,是專屬於我們的思想傳統。而在傳統的文化語境中,唯有將心治理寧定,筋絡不再僵緊而得舒展,血液才能活潑暢流,氣也才能不浮燥而安穩下沉。至此可知太極拳周身輕靈之「鬆」所鏡現的,既是心神的凝定、氣血的充沛、身體的安好,甚至也可能是「其為氣也,至大至剛」的浩然境界。

在進入「穴道導引為何能做到更多?」的討論之前,我們先了解什麼是「導引」。

「導引」是什麼?──用呼吸與肢體動作舒筋、活血、養氣、治神

「導引」初見於《莊子》與《黃帝內經》。《莊子.刻意》篇說:「吹呴呼吸,吐故納新,熊經鳥伸,為壽而已矣。此道引之士,養形之人,彭祖壽考者之所好也。」唐.陸德明《經典釋文.莊子音義》注解:「導氣令和,引體令柔。」成玄英《疏》:「斯皆導引神氣,以養形魂,延年之道,駐形之術。」足見導引含括呼吸吐納和肢體動作,欲達到的目標為:柔體、養氣、治神、療病、駐形、延年。

《黃帝內經素問.異法方宜論》云:「中央者,其地平以濕,天地所以生萬物也眾。其民食雜而不勞,故其病多痿厥寒熱,其治宜導引按蹻,故導引按蹻者,亦從中央出也。」王冰注:「導引,謂搖筋骨,動支節。按,是按皮肉。蹻,是捷舉手足。」說明中央之地平而潮濕,加上人民雜食、缺少活動,因此頗需搖筋骨、動肢節的「導引」;也指出「導引」緣起的地域,並謂其效用可治癒斯土斯民常見的:手腳冰冷、四肢無力或肌肉麻痺痿縮,以及外感所致的發熱、惡寒症狀,所謂「痿厥寒熱」之症。

此論述中百姓雜食、缺少運動的生活習慣,乃至手腳冰冷、四肢無力,以及偶爾外感的發熱、怕冷(如電風扇不喜直吹,冷氣口不喜直對)之症,似乎也鏡現當代佔比不低的都會現象,則吾人理當可視「導氣令和,引體令柔」為來自古典的新價值。

不再等待午時雨──汲取自身體中祛病、防疫的源頭活水

小時候聽祖母說:「端午那天午時的雨水,能治百病。」

我卻漸漸曉得,有助於百毒不侵的「雨水」,並不需要一年一度的「等候」,也無需仰頭懇求「上天」;端看你是否願意「啟動」導引自身體內的源頭活水,就此啟動遠離疾病的關鍵能力。

吹同樣一陣風、淋同樣一陣雨,你是否好奇:為什麼有人感冒頭痛、頸僵、鼻水、咳喘,乃至全身痠痛發燒,有人竟完全沒事?

與同樣的病毒相遇,你是否想過:為何有人就此病入膏肓甚至死亡,有人竟只輕症,甚至毫無症狀?

那麼,造成人們有、無症狀,輕、重症,生與死之巨大差別的「關鍵能力」,究竟是什麼?

中醫說能抵擋「邪氣」的,是「榮氣/衛氣」、「經脈之氣」

今人稱能對抗病毒的是「免疫力」;中醫說能抵擋「邪氣」的是「正氣」。

《黃帝內經》提到病變皆因「邪氣之所生」,也就是說疾病的生成與轉變,是由於體外「邪氣」,逐步深入體內。「邪氣」,是相對「正氣」而言,指由體外入侵而客留人體的風、暑、濕、燥、寒,抑或流感、時疫之氣。

「正氣」,又稱「真氣」或「精氣」,就是人體的「經脈之氣」(《黃帝內經素問.離合真邪論》:「真氣者,經氣也。」),是出生時即稟受於天的「先天之氣」和飲食所轉化的穀氣(後天之氣)融合,充盈人身。

「穀盛氣盛,穀虛氣虛」:後天之氣的取得

  人雖然先天便具有氣,但只天賦之氣並不足以供人走到生命的盡頭;身體的發育、成長,生命現象得以延續,均有賴體內之氣持續地補給、增生。在傳統醫學的認知中,水穀即為補充體內之氣的重要來源(《黃帝內經素問.平人氣象論》:「人以水穀為本,故人絕水穀則死,脈無胃氣亦死。」),則納穀的多寡與體內之氣的盛衰,在一般情況下乃成正比消長(如《素問.刺志論》:「穀盛氣盛,穀虛氣虛,此其常也。」)

《黃帝內經素問.痺論》將補給體內的「水穀之氣」,依氣性、走向(屬「悍氣」、「慓疾滑利」與否)二分:「水穀之精氣」由於能進入經脈之中,依循經脈的道路周行,諧調地運行於五臟,輸布於六腑,而於是便能產生榮養五臟、貫通六腑的功能;「水穀之悍氣」則由於氣性慓悍、速疾、浮盛,於是循行於皮膚腠理之表,布散於五臟腠理間的筋膜及空隙之所。簡言之,基於《周易.乾卦.文言傳》:「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宇宙規律,則「水穀之精氣」轉化成「榮氣」,可注於經脈,榮養臟腑;「水穀之悍氣」則轉化為護衛體表的「衛氣」,「循皮膚之中,分肉之間」,部署於氣穴。

《黃帝內經靈樞.營衛生會》曾以老人與少壯之人「營氣」與「衛氣」的差別,解釋二者通常睡眠習慣不同、白天精神狀況殊異的原因。老人的「營氣」衰少,「衛氣」又不能護衛體表,導致夜晚失眠、白晝精神欠佳(「晝不精,夜不暝」),無法如少壯之人多能夜晚睡得好、白晝精神佳(「晝精而夜暝」)。夜晚入睡肝血回營,需是精血充足,覺才睡得好;白晝衛氣倘能充沛體表,精神自然佳。──據此或可推知時間年齡雖「老」或猶「少壯」的你,生理年齡究竟是屬老人抑或少壯之人?更可據以知曉現階段的你需要增添的是「水穀之精氣」還是「水穀之悍氣」?

「穴道」作為身體的門戶,是正氣防衛的終站,也是邪氣入侵的起點

人之所以能開放於自然之中,並不只是透過呼吸與外界溝通。事實上,數百個佈居於體表的氣穴,才是身體與自然交流的「門戶」所在。正是基於這種特性,在臨床的運用上,中醫的鍼刺療法(針灸),便試圖從掌握氣穴的開闔上,節制內外之氣的輸應。

傳統醫學將氣行人體的路徑,透過經絡系統加以掌握:「氣穴」與「孫絡」交會,而「孫絡」為「絡」的分支,再輸導入「經」。在《黃帝內經》所建構的十二經脈中,陰陽經脈分由手足循行身首,各經脈間也因氣的流轉而彼此聯繫,由表入裏,自末至本,形成一套立體的交通動線,網絡全身。而這個貫通周身的經脈網路,不只是體內「正氣」運行的管道,同時也可以是體外「邪氣」侵襲的路徑。邪氣依「皮毛──孫(絡)──絡──經──臟腑」,由氣門內通五臟的次第,不僅是邪氣由淺至深的循行,同時也是邪氣流佈在人體的漸次擴大。

也就是侵襲人體的「邪氣」與身體中原本周行的「正氣」,共享著可供通行的經絡網路。體表的氣穴,作為對外開放的「門戶」,既是體外邪氣入侵的起點,也是體內衛氣留止的終站。

「正氣」不足導致「邪氣」長驅直入、攻城掠地

至於與人體相遇的「邪氣」是否會入襲成功而客留人體致病?端看來自體外的「邪氣」與人體內在的「正氣」相互交鋒、抗衡後的勝負結果。所謂「真氣得安,邪氣乃亡。」(《黃帝內經素問.瘧論》)「邪氣勝者,精氣衰也。」(《黃帝內經素問.玉機真藏論》)意即正、邪二氣在人體內,是為此消彼長的關係。倘正氣充沛、安好,則外來的邪氣即使一時入襲、客留人體,也難見明顯病癥;相對的,倘正氣不足、衰敗,則外來的邪氣入侵,由氣穴而遜絡,由遜絡而入經脈,由經脈而入臟腑,便將輕而易舉。

因此《黃帝內經素問.疏五過論》才說:「病深者,以其外耗於衛,內奪於榮」,一旦在這場外來「邪氣」(含括風、暑、濕、燥、寒、流感、時疫或說是病菌、病毒)與體內「正氣」(或說免疫力)的鬥爭中,「正氣」不敵「邪氣」(或說病菌、病毒),便會導致患者諸多病症、命危。又如《黃帝內經素問.離合真邪論》所言:「榮衛散亂,真氣已失,邪獨內著,絕人長命。」這裡以「榮衛」為「真氣」的同位語,再次說明:由於「正(真)氣」的散亂、衰敗或匱乏,本該榮養臟腑的「榮氣」不足以榮養,本該護衛體表的「衛氣」不足以護衛,方導致「邪氣」進入人體後便長驅直入、掠地攻城,終至奪人性命。

人必須主動地通暢經脈、充沛氣血,以因應流感時疫的遷化流轉

既知邪氣由皮表「氣穴」循絡入經潛居人體,疾病由「正」不勝「邪」而生成,因此疾病的預防與治療,亦須循此氣行的道路進行。人不能只是被動地棲身於天地之間,人必須主動地通暢氣脈、充沛氣血,隨時調養身體以因應風、暑、濕、燥、寒,乃至流感時疫的遷化流轉。

在古人對身體的認識中,氣是無形無象的,卻是實存的;穴道是無形無象的,也是實存的。氣穴為氣聚之所,就像谷谿得以納水湧泉一般,倘能保持氣道通暢,「正氣」充沛,榮氣能夠榮養臟腑,衛氣足以護衛體表,不僅可令外界的風、寒、暑、燥、濕、火、流感時疫不易入侵,且白天能有飽滿精神,夜裡能夠睡得安穩。而「穴道導引」,就是一套能讓你舒筋、活血、養氣、安神,既簡易又上乘的功夫。

「穴道導引」是什麼?──一而再地「用力收緊」一個個正氣匯聚之所

當我們曉得「導引」是「導氣令和,引體令柔」,透過呼吸與搖筋骨、動肢節等設計,來收穫柔體、養氣、治神、療病、駐形、延年的功效。傳統的「導引」,本含括筋膜網絡的放鬆,肌肉力度、骨質密度的培訓,以及經脈之氣的疏通與長養、意識(心靈)層面的訓練。接下來要追問是:如何讓「導引」的功效在肌肉、筋膜、骨骼、臟腑,乃至「氣(正氣、經脈之氣、真陽之氣)──心(意識)」諸面向均能連帶受益、達到究極?

「穴道」是脈氣流經系統中的最小單位,更是正氣的匯聚之所。因為力量這東西,是愈出愈有的,因此以「用力收緊」而後「放鬆」穴道所在部位為主要動作元素的「穴道導引」,當每天規律且反覆地「用力收緊」穴道所在部位,則穴道所在部位的肌肉力氣自然愈來愈大、筋膜彈性愈來愈佳、活力自然也就會愈來愈強。而當每一個重要穴道所在部位的筋膜愈能舒展,血氣就愈發活絡、充沛,心神更慣於專注安定,身體自然就更為健康。

當你不斷通暢、充沛身體最小單位──人體正氣滙聚之所的氣血,於是「『穴道』導引」使「導引」的功效,在養「氣(正氣、經脈之氣、真陽之氣)」的向度達到極至。

學習身體最小單位的「放鬆」

在日常生活裡,我們的心、身常會不自覺地緊張、糾結、僵硬,而身體各部的緊張、糾結、僵硬,勢必影響氣血的活絡與否。而正因肌肉、筋膜出力之後容易放鬆,透過一次又一次地用盡全力收緊,可使之後的放鬆愈為徹底。

且人體的「穴道」,相較於掌、腕、小臂、大臂、四肢、頭部、胴體,是人身更小的單位。透過人身每一最小單位的盡力收緊,從而徹底放鬆,不但讓人覺察原本不自覺的緊繃,也容易因此告別曾經的緊張、糾結、僵硬、痠痛。憑藉「穴道導引」來鬆開肌筋膜,相較於其他運動項目,不僅減少其他運動項目可能導致的傷害,而能隨時隨地增加肌筋膜彈性,得使周身倍覺輕鬆靈活。

當你學會放鬆、靈活身體最小單位──「穴道」所在部位,於是讓「導引」的功效,在「筋膜網絡」的放鬆達到極至。

日新又新、永無止境的功夫願景

在傳統醫學、哲學、養生之術都充滿「氣」的中國文化中,儒家的孟子說:「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於天地之間。」(《孟子.公孫丑上》);道家的莊子說:「遊乎天地之一氣」(《莊子.大宗師》)、「之人也,將旁礴萬物以為一」(《莊子.逍遙遊》)、「通天地之一氣耳」(《莊子.知北遊》)。正氣的積累、擴充與長養,倘可以「塞於天地之間」、「旁礴萬物以為一」,達到充塞天地之間、與萬物渾然為一體的境界,那麼每天一而再、再而三地通暢、充沛每一個穴道的「正氣」,前頭也就有著日新又新、永無止境的功夫進程。

透過穴道導引,以活動自身穴位來打開糾結,全身氣血將因此通暢、充沛,不僅能使諸病漸消、真陽氣足;周身更將日益輕鬆、靈活,就此逐日逐月逐年安步走向東方修鍊的心身願景:鬆。

意識,在「心──氣──象」的作用場裡,始終扮演工夫的樞紐

無論是孟子長養的「浩然之氣」抑或莊子嚮往的「旁礴萬物以為一」之氣,「心」「志」或說心靈、意識,都被視為工夫的樞紐所在。孟子更具體描摹傳統身體觀中心志與體氣的關聯:「夫志,氣之帥也;氣,體之充也。夫志至焉,氣次焉。」(《孟子.公孫丑上》)心志對於體氣的影響,如同將帥之於軍隊、士兵,扮演著至為關鍵的主導角色。孟子同時強調傳統身體觀中,常見心志與體氣之間存在著雙向互動的桴鼓影響,如孟子所強調:「志壹則動氣,氣壹則動志也。今夫蹶者、趨者,是氣也,而反動其心。」(《孟子.公孫丑上》)舉跌倒或快跑者為例,說明不僅心志的狀況會影響體內之氣;相對地,像跌倒或快跑之際體內之氣的變化,一樣會回過頭來牽動心志的情狀。對勘當代西方醫學的肌筋膜研究,其說並無二致:舉凡「心情」中所有的負面情緒,都會以屈曲的動作表現出來,並影響著肌筋膜的緊張與否;相對地,若能去除肌肉筋膜不必要的緊張,則對「心情」乃至思想模式,都連帶有著正面的影響。

在「心──氣──象」的作用場裡,無論你意在陶養「浩然/旁礴」之氣,抑或心、氣雙修,心靈、意識的修為,始終被視為功夫之首要。專研東洋之氣、修行與身體的日本學者湯淺泰雄曾說:「東洋修行法,重視透過身體的訓練,來進行心的訓練。心,不被視為固置不變之物,也並不僅被視為單純的意識。」倘此說無誤,那麼我們可以說,心靈的修行在所有東方養生術或功夫修鍊中,往往既是功夫的入手、也是造詣的究極。

所有穴道一起參與冥想的活動

倘以最精簡的語言,傳達傳統道家、醫家經典和太極拳、印度瑜伽等共同表述的心靈典範或說理想的意識狀態,約莫是:沒有負面情緒,沒有多餘念慮。而假若我們說「靜坐」是專心致力於此心靈目標的單純活動,則「太極拳」可說是一種在移動中進行的冥想,「穴道導引」則可說是一種:所有的穴道一起參與冥想的活動。

初學「穴道導引」,或以為只有〈零號錦囊、乾坤收與放.第一式:任督呼吸操〉、〈二號錦囊、督督好.第一式:神凝小周天〉、〈四號錦囊、我好肺.第一式:神凝膻中〉、〈五號錦囊、真腰瘦.第一式:神凝神闕〉,是培養意識呈現既靜且定的招式。事實上在所有穴道導引的招式中,當你把注意力投注在單一或數個穴道的用力收緊與放鬆時,等同於把冥想的活動推擴到身體的每一穴道抑或每一轉身或每次的舉手投足。簡言之,理想的意識狀態,和穴道收緊、放鬆的操持,是同步進行的。對於把注意力專一地放在穴道所在部位,並且專注地恪守「收緊三、放鬆一」(倘收緊用三倍的時間,放鬆便用一倍)時間配比的規範,會教你再無餘力去發動負面情緒或滋生多餘念慮,也就是在習鍊穴道導引的過程中,你會比任何時刻更容易作到莊子所謂的「神凝」暨冥想所需的「靜定」。那是一個沒有負面情緒、沒有多餘念慮的境界,你的意識不復囿限在窄小的形軀之中,那是一種與大自然冥合、與造物者為偶的境界,那是東坡曾用「是身如虛空,萬物皆我儲」(〈贈袁陟〉)來摹寫的境界。然後你將愈來愈容易保有這般靜定的心靈,在即使當下你並非在操鍊穴道導引的日常生活中。

「穴道導引」從何而來?

且說「穴道導引」從何而來。

我的父親是太極拳宗師鄭曼青先生二萬餘弟子中唯一鍊就太極凌空勁的,可謂青出於藍的嫡傳弟子。太極拳是我的家學,穴道導引也是。前者父親是我的老師,後者是父親為我引路。

我知道在父親生命中曾經有兩三年停練太極拳,只單練而今收納在《穴道導引》書系中的招式內容,但就在這兩三年完全停練太極拳的韶光中,太極拳的功力反而大進。若說沒走在勤鍊太極拳的路上,大極拳的功力不減反增,那只有一個可能,便是:殊途同歸。

我永遠不會忘記十三餘年前罹病之後的某日席間,因為穴道導引中部分招式的修鍊向堪稱太極拳一代宗師的父親請益時,父親述及穴道導引中的許多招式,竟望向窗外悠悠地說:

「這可能是全世界最上乘的功夫。」太極拳之外,集少林拳、鷹爪功、黑砂掌、紅砂掌等諸多武林絕學於一身的父親,竟然這麼說。

我的訝異來自於內心本以為該當不同的解答。那是當年世界拳王訪臺時,太老師鄭曼青先生曾問當時青春正盛的父親是否敢與世界拳王一戰?父親回答:「敢!」之後,太老師又追問為什麼時,父親口中那鏗鏘有力的解答:

「因為我相信太極拳是全世界最上乘的功夫。」在我記憶中繞梁的似乎還有太老師聞語後空氣中迴盪著的那朗朗笑聲。

那麼,穴道導引,是勝過太極拳的功夫嗎?我沒問,但我想不是。她們該當如孿生的手足,偕行於追求心靈與身體更放鬆的同一條路上,相扶相助、相輔相成,使彼此不斷超越昨日之我、如同更勝彼此。

道,都是相通的

「道,都是相通的。」父親說。

我想,包括「神凝」、「心齋」、「徇耳目內通」、「神宜內斂」等心靈功夫與強化身體中心線(「頂頭懸」、「豎起脊梁」、「尾閭中正」、「腰為纛」)、置全身重心於單腳(「不雙重」、「虛實分明」)、放鬆全身(「形如槁木」、「一舉動周身俱要輕靈」、「柔」、「鬆」)等身體技術,其實不是四件事,不是三件事,不是兩件事,而是一件事──讓舒筋、活血、養氣、安神同步開展,讓身體大藥恢復原有機能。

于二○一六年二月,我把家學武術與強身功法中太極拳套之外的,也可說得自《莊子》、中醫經穴療法、太極拳原理、武當十段錦、《樂育堂語錄》、Kriya yoga等源於東方傳統的一招一式,依其可躺、宜坐、宜站歸類,出版《穴道導引》一書。一方面紀念「這位」襄助罹癌第三期的我抗癌成功,並幫我將化療、電療的諸多後遺症減到最輕,更陪我安然走過五年內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七十五(而今相距罹癌第三期暨抗癌成功忽忽已十三餘年)的「戰友」;一方面願能贈予在生命的困境中與曾經的我一樣想出盡全力與死神拔河的更多同胞,並供尚未罹患重症甚至無病的常人能及早操練於朝暮日常,使能遠離病苦,心身日益康強。

必須說明、不敢掠美的是:璧名於編纂、命名之餘,多數的招式,包括從左從右、操作次數,以及是在吸(抑或呼)氣中用力收緊,皆儘可能遵照、依循傳統地「述而不作」。唯用力於穴道、將功夫輻湊於穴道這點,如給龍點了睛般,是璧名以「述」為主的工作中難得之「作」。讓導引招式與傳統的經脈穴道結合,務求操作的效果可以更好。

超越《穴道導引》的,《穴道導引應用錦囊》

《穴道導引》出版至今逾五年,已與十餘萬既陌生又熟悉的讀者朋友相逢。

其間璧名重閱、整理典籍與筆記,發現當初付梓時仍遺漏不少珍貴招式。而在這五個春夏秋冬裡對於太極拳與「鬆」的身體感專題的沉潛研究,無論是對勘金元四大家醫案所狀述的身體感與身體經驗,抑或是參照當代西方醫學新興領域肌筋膜理論專著、研究成果後的會通與互詮──更廣的面,令人理解加乘;而理解加乘,自有助於具身認知的操作與領會。

還有五度經冬歷春、夏鍊三伏的身體經驗,使我對於穴道導引彷彿啟動自身體內「鬆開」的魔術方塊,是如何助人舒筋、活血、養氣、安神?又如何能倍增其效用?似乎有更深刻的體悟與認知。如近年操練時發現:倘讓集中於穴道的用力向度更豐富(如讓用力收緊的方向分內、外),則氣血會越活絡,放鬆也將更為徹底。於是這幾年來便有《鬆開的技、道、心──穴道導引應用錦囊》一書的撰作與線上課程的拍攝,而于今年夏、秋之交問世。

打開七大錦囊,便於找到重返鬆柔自我的解方

滿足五年來讀者不斷詢問:何等體況合適操作何招何式的迷茫,方便應用,全書分七大錦囊。分別傳授扎實基本功、放鬆肩頸功、疏通背脊功、柔軟頭皮活絡顏面功、強心健肺功、助消化不便祕功、靈活四肢提高骨質密度功。每招每式皆條述穴道預覽、操作步驟、圖解示範,鍛鍊全身簡單易懂。關於七個錦囊名稱,我要特別感謝盧廣仲與吳幸倫兩位小夥伴的創意發想,尤其盧廣仲賦予眾多趣味橫生的錦囊、招式之名,呼喚招式名稱的時候,彷彿給各錦囊譜上美好的微笑樂音。

0號 乾坤收與放──扎實基本功

教你掌握身體的最小單位,一次搞懂何謂穴道的收緊與放鬆。透過操作「全身穴道的收緊放鬆」,打開緊繃的肌肉筋膜,提升穴道所在部位力度、深化放鬆程度,並增強所在肌肉筋骨的靈活度,藉此活絡氣血、真正放鬆周身

1號 鍊頸術──放鬆肩頸功

強化健康守門員!預防感冒、流感從喉部入侵。鍛鍊前後頸,告別肩頸僵硬,避免落枕、頸椎異位,修長頸部線條,氣血順暢上行,臉色自然更加紅潤。

2號 督督好──疏通背脊功

督脈主司生殖與造血機能,五臟俞穴又都在督脈周邊。透過操練本錦囊,能安定心神、收回外放的心;疏通背脊,改善腰脊僵痛;榮養五臟樞紐,逆齡回春;督脈中正安舒,周身始得輕靈。

3號 棄暗頭明──柔軟頭皮、活絡顏面功

頭部是全身重要經絡匯集之地,其中的頭皮導引防禦外感諸邪、告別頭痛頸僵、防治落髮、白髮,增強記憶力與免疫力;顏導引則療癒眼、耳、鼻、口齒諸疾,有效提升頭皮柔軟度與活絡顏面氣血。

4號 我好肺──強心健肺功

改善氣喘、止咳祛痰、停止傷肺。輕鬆地肩部繞行、敲擊腋窩,不僅雕塑身型,也幫助身體加滿氧氣,使心臟有力、神氣充足,強健肺功能、增加肺活量、提升免疫力,阻擋外邪侵犯。

5號 真腰瘦──助消化、不便祕功

甩開腰內肉,明顯腰線,體態變美;促進消化代謝,改善腹脹、泄痢、便祕與月經不順、赤白帶下,溫暖四肢。導引難以觸碰的髖關節、與掌管呼吸肌肉的橫膈膜,改善呼吸急促,恢復與生俱來的有效呼吸、安穩睡眠

6號 動手腳──靈活四肢,提高骨質密度功

四肢鬆懈怠惰,是人從青春邁向衰老的指標。需要久坐或容易忘記活動的族群,由於鮮少鍛鍊,容易導致許多身體不適。本錦囊用不算費力的能量,達到自體重訓的效果,訓練肌肉強度、提高骨質密度,更使容易扭傷的腳踝、爬樓梯易覺吃力的膝蓋、中年過後容易發疼的腳底,都得到改善,也讓心情更開闊。

等你告訴我一個神奇故事

穴道導引是一種身體技術:可以直搗人體重要穴位、導引經脈,一步步打開身體糾結,舒筋、活血、養氣、安神;而不是操作完一身僵緊痠痛,不知與健康關係究竟何在。

穴道導引是一門運動課程:其訓練既是力度的增強、又是放鬆的過程,練完不必再想辦法找滾筒、球、按摩槍、按摩師,或藉由拉肌、伸展來放鬆。

等你告訴我一個神奇的故事:幸福的人生,從強化心身開始。以前你捧著武俠小說看,從此你走入打通任督二脈的武俠世界。功夫與生命,一起在朝暮的導引中進展。原來己身即宇宙,可以浩瀚無涯的宇宙。無病一身輕,一身輕無病。穴道導引將伴你──成就身如雲似、無待於外的理想世界。

習鍊穴道導引,不是培育一支追著病毒跑的疫苗,而是錘鍊身體的根本

外在世界是不斷變動的,氣候時令是更迭流轉的,在每一場病毒不斷向人類叫囂喧戰的擂臺賽裡,病毒可以變種,病菌可以超級,人類這時忽然顯得渺小脆弱不堪一擊。總是以萬物靈長自居的人類,是否不該只被動地等待疫苗像救世主一樣地出現,而是該躬身自省:平日是否輕忽鍛鍊自身?就算曾是削鐵如泥的利器,如今鏽了鈍了,怎能上陣發揮當關抗敵之力?

習鍊「穴道導引」不是培育一支必須不時修正改造的疫苗,而是不斷厚植錘鍊身體的根本。當「穴道導引」成為同起床、如廁、梳洗、開窗、用餐般每天已習慣的事項之一,那麼修習「穴道導引」的造境,絕不僅止於預防外感、對抗病毒這一階。歡迎就此來到舒展至柔之筋、陶養浩然之氣的武俠世界。

道是無情還有情

練功,幸運之徒,可能同處一室、泥土一方;抑或海角天涯,有人陪你同練。

但快樂,假若是要別人施捨,你才能擁有,那便不是真樂。忽然可得,恍然可失。

導引,或許更需要一種天地之間,獨你一人的感受。無親無愛,孤立無援。然後你反身向內、向自身探索追尋:一種無待於外的、那樣自足的安樂。

祝福你透過穴道導引,透過太極拳,透過所有可以同步提升心情體魄的修鍊活動,就此能夠在擁有真樂的情況下,遇見真情、無傷假愛,一笑莞爾,悠遊於人間的春夏秋冬。

二○二一年七月十五日黃昏璧名完稿于小暑蟬聲中

穴道導引應用錦囊

(本文摘自蔡璧名著《鬆開的技、道、心:穴道導引應用錦囊》,天下雜誌提供)


延伸閱讀

喝水喝出胃病?中醫從沒提倡多喝水

生酮飲食確實能減肥 但也能生「濕」

人其實「不需要吃早餐」 !一天三餐是奴隸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