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應該接受膝關節手術嗎?物理治療可行嗎?

一般來說,除非碰上了攸關生死的狀況,大多數時候我們可以選擇是否要接受膝關節手術。更重要的是,選擇權是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不是在醫師或其他任何人的手中),這也是在接受所有醫療照護時應該秉持的原則。做出動手術的決定前,務必做過周全的考量。

此時此刻,你已經受了傷,也得到了診斷。你找了一位擅長醫治你這類膝關節損傷的醫師,他也給了治療的建議。或許你還會去尋求第二位醫師的意見,然後仔細考慮他的意見。在做出最終決定時,可能已經反覆推翻了自己的決定十幾次。如果在決定開刀前沒有走過這些步驟,具體來說,就是你根本不清楚自己有哪些治療選項,或沒有詢問第二位,甚至是第三位醫師的意見。那麼在這個階段,我們就會建議你不要急著下決定,先回過頭好好把這些步驟走過一遍。開刀不是一件小事,所以不該在沒深思熟慮的情況下做出決定。就跟買房子、換工作或結婚一樣,選擇開刀也是一件人生大事。

在本章,我們會將手術前應該提出的問題討論過一遍。我們會告訴你哪些情況下,開刀是個正確的決定;在哪些情況下,開刀又是個錯誤的決定。我們也會告訴你,手術會帶來怎樣的長期效益,或是膝關節損傷惡化的機率,將如何受開刀或不開刀的決定左右。

某些關於手術整體情況的問題,都與個人狀態息息相關,應該由你自己來回答。了解這些手術的風險、好處和論據,除了能讓你更了解自己的傷勢、預後和恢復狀況,還能用更從容、自在的態度面對一切的醫療照護。

做出決定

以下是你在做出要開刀的最後決定前,應該提出的一些重要問題。這當中有些是我們在臨床上發現許多病人會考量的問題,有些則是病人沒有想到但應該要提出的問題。藉由提出這些問題,我們希望你能更清楚手術是否符合你的個人需求,又有哪些手術可以幫助你達成目標,以及你必須為手術付出多少體力和時間。

我對診斷結果有信心嗎?

想用正確的方式治療你的膝關節,你一定要先有個正確的診斷結果。為了確保你能得到精準的診斷結果,請你一定要要接受全面的檢查,依照傷勢做合適的 X 光檢查、高水準的核磁共振造影掃描,如此一來,醫師才能給你更正確的建議。把時間拉長來看,你的決定對膝關節的整體健康非常重要。

如果已經到了要做決定的這個時間點,上述的每一件事你大概都做過了。不過,多徵詢其他醫師的意見準沒錯。雖然每一位能擁有醫師頭銜的人,都是從醫學院畢業,但這不表示他們受過的訓練、擅長的領域,或是意見都會一模一樣。再者,這個世界上也許沒有所謂最好的醫生,但卻可能有「最適合你」的醫生。因此請積極尋求其他醫師的意見;將你的所有掃描、檢查和病歷提供給他們評估,然後根據這些資訊衡量全部的選項,選出一位你認為最可靠、最能幫助到你的醫師,接受他為你規劃的治療計畫。

我的傷有可能自行痊癒嗎?

我們想要告訴因膝關節受損所苦的病人,骨科的思考邏輯就跟是非題很像。當某個具備特定功能的結構遭破壞、失去了那個功能,我們第一個要考量的事,是它能不能自行痊癒;如果它無法自行痊癒,我們通常會透過手術修復它。請詢問你的醫師,過去那些傷勢相似的病人自行痊癒的機率有多大。醫師應該很清楚哪些傷有機會自行痊癒,又有哪些傷需要手術治療。

第三章中將損傷類型詳細做了分類,並說明了接受不同治療的可能預後狀況。不過話說回來,你的損傷到底能不能自行痊癒,主要還是看診斷結果是什麼。這又再次強調了第一個問題的重要性:「我有得到正確的診斷結果嗎?」然後就能根據每一種可能治療方式的利弊得失,理出哪個選擇能為你帶來最好的結果。

我需要將膝關節的功能恢復到什麼程度?

我們假設一個情況:你的車子引擎出了狀況,無法開到時速一百二十英里,只能開到時速八十五英里;不過,你只會在城裡開車,而且那座城鎮限速五十英里。那麼在這個情況下,你根本就不需要修車。在跟醫師討論膝關節損傷時,也應該有這樣的概念。你已經失去了什麼功能,這對你現在和未來的生活又有什麼影響?想想個人的活動狀態,你想要做些什麼,還有需要擁有怎樣的活動能力才能享受生活。然後,你和醫師就可以從中找出需要恢復哪些失去的功能,接著,醫師就會按照他們對各種損傷的了解(他會知道哪些傷能自行痊癒,哪些傷通常需要動手術),為你規劃出一套最能滿足個人需求的治療方法。

現在我們來看看咪咪和米亞這兩位病人。她們傷到前十字韌帶的方式雷同,但她們兩人都應該開刀修補這個損傷嗎?答案是未必。

咪咪是位七十五歲的老婆婆,平常的活動就是做做園藝和偶爾在水中做些有氧運動;米亞則是個十六歲的女孩,而且一年四季都在從事戶外運動。就咪咪的活動情況來看,她實在是沒什麼理由為了前十字韌帶撕裂,去做前十字韌帶重建手術;這個手術不但不會為她帶來什麼好處,術後她還必須走過漫長的康復之路。最終咪咪選擇不開刀,因為就算她沒有百分之百完整的前十字韌帶,她大部分的日常活動能力也不會受到影響。然而,熱愛運動的米亞就不一樣了,如果她想繼續從事高強度活動,就需要擁有完整的前十字韌帶,所以這個手術能讓她受惠。

要不要開刀,不只要看你受了什麼傷,你的年齡、處於人生的哪個階段,還有生活型態全都必須納入考量。你必須記住,如果知道有哪個人的膝關節受了類似的傷,還為此開了刀,也不表示你的情況就需要開刀治療。當然,個人化的治療不會只依據病人的年齡和性別來規劃。舉例來說,我們就不會用完全一樣的方式去治療所有的五十歲男性。你的興趣、活動強度、工作類型,還有希望膝關節的整體功能恢復到怎樣的狀態,全都是在選出最佳治療方案時必須考慮到的因素。

我在開刀和不開刀的情況下,走向退化性關節炎的機率有多大?

退化性關節炎是膝損傷病人必須考量到的另一項因素。關節炎是不可逆的。退化性關節炎無藥可醫,一旦患上,它就會不斷侵蝕膝關節的功能。因此務必給予損傷最好的治療,以預防關節炎的發生,或是將關節炎發生的機會降到最低。

在這裡,年齡就是你選擇「開刀」或「不開刀」的重要因素。從邏輯上來看,你受傷時的年紀越輕,之後身體處在創傷後狀態的時間就越長。也就是說,你會給關節炎比較多的時間伺機而動。因此,相較於年紀較長的病人,我們往往建議年紀較輕的病人接受比較積極或侵入性的治療。舉例來說,我們會建議他們開刀治療無法自行痊癒的韌帶撕裂傷,或是以修補切半月板的方式處置撕裂的半月板,而不是直接將受損的半月板切除。半月板是對抗關節炎最重要的結構,所以保持它的完整性,大概就是讓膝關節永保安康最好的方式。切除半月板一定會在日後衍生出關節炎的問題,讓病人的膝關節失去穩定性。時間是形成關節炎的另一項因素,這就是為什麼切除年輕病人的半月板,會大幅增加他們受關節炎所苦的原因(因為關節炎可以在他們身上發展很長的時間),但切除半月板對年長病人的危害就比較少。

我的健康狀況適合開刀嗎?

病人的整體健康狀態是我們必須考量到的另一個面向。由於對大部分的膝關節損傷而言,開刀都只是一個選擇性而非必要性的治療方式,所以我們在採取這樣的治療方式前,務必全面評估它對病人的風險和益處。一旦你知道了開刀和不開刀會為你的膝關節健康帶來怎樣的結果,接下來就必須考慮到這場手術會對你整個人帶來怎樣的影響。你的健康狀況足以應付手術當下的壓力,還有術後的恢復期嗎?這就是為什麼醫師需要知道你的腎臟、心臟、肺臟和肝臟等重大器官的健康狀態,以及是否有其他可能增加恢復難度的病症,例如糖尿病或自體免疫疾病。在你開刀前,執刀醫師一定會先為你做術前檢查,以詳細評估這些因素(請見第 174 頁)。

如果不開刀,我有什麼替代方案?可以先試試物理治療嗎?

物理治療是恢復所有膝關節損傷的必備元素,它既可以是療程中的主角,也可以是輔助手術的配角。想得到最佳的治療成果,就務必透過物理治療去鍛鍊膝關節周邊的肌肉,讓膝關節恢復良好的強度、活動度和靈活度。就如第三章所說,有些損傷只要做做物理治療就能得到很好的治療成果,但有些損傷就需要靠手術來修復。大致來說,越嚴重的損傷,就越不可能單靠物理治療得到良好的治療成果。

手術的成功率有多高?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它涉及太多因素。基本上,你的傷勢越嚴重,治療成果就越難預測。有些膝關節損傷很複雜,務必找專攻這類損傷且經驗豐富的外科醫師,才有機會爭取到比較好的治療成果。你的整體健康狀態是影響治療成果的一大因素;沒什麼病痛、保持健康體重,以及不從事高風險行為的病人,其治療成果往往會比體弱者好很多。最後,你對醫師指示的服從度,還有術後投入了多少心血在做復健,也會大大影響手術的成功率。

再來,我們要說的是「開刀就一定有風險」,就算你的醫師對這場手術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也一樣。有太多因素會左右手術的成果,在一切尚未塵埃落定前,誰也不能保證這場手術一定能成功。手術後,你說不定會發現膝關節的穩定性無法完全恢復,或是無法徹底緩解疼痛;甚至還有可能發現,手術對膝關節的疼痛和不穩定性沒有半點幫助。雖然這些情況聽起來不太妙,但這全都是手術後可能得到的結果。沒有人可以保證手術能解決身上的所有問題。話雖如此,但如果你已經充分了解傷勢和治療方式,並選了一位信賴的醫師開刀,那麼就應該樂觀看待預後。

膝關節修復全書:慢性膝蓋痛‧退化性關節炎‧十字韌帶撕裂,25種常見膝蓋問題的修復照護指南

(本文摘自羅伯特‧F‧拉普雷德、盧克‧歐布萊恩、豪爾赫‧查拉、尼古拉斯‧I‧肯尼迪著《膝關節修復全書:慢性膝蓋痛‧退化性關節炎‧十字韌帶撕裂,25種常見膝蓋問題的修復照護指南》,采實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矽靈究竟靈不靈、好不好?

這樣「養」頭皮!每天做好養菌三件事

新冠肺炎蔓延 我們應該除掉蝙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