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瑪蘭好不好喝?後發先至的台灣威士忌

噶瑪蘭的威士忌好不好喝、值不值得購買?身為台灣人,我會很驕傲的告訴國內外所有酒友,歷經超過10年的努力,噶瑪蘭早已經跨入威士忌殿堂,成為全球酒友必須嘗試的一種威士忌。

「聽說你對威士忌很有研究?」
「是啊!」我很自負的回答。
「那麼請問你喔,噶瑪蘭到底好不好喝?」
……

從事工程顧問工作二十多年的我,秉持低調個性,一直不願張揚自己在威士忌上的興趣,深怕被掛上「好酒貪杯」的不良名聲。不過專欄文章一寫6年,偶而還接受採訪,加上推出一本磚頭書《威士忌學》之後,很難繼續隱名埋姓下去,也因此不時便會有同事、親戚或友人問起一些奇怪的問題,其中最常被問到的就是「噶瑪蘭好不好喝?」或是「噶瑪蘭值不值得買?」

「好不好」牽涉的是個人感官偏好,而「值不值」則屬於價值判斷,本來都沒有我插嘴的餘地。不過基於一絲專業的優越感,以及愛鄉愛土的情懷,總是要稍稍端起架子、皺起眉頭深思,詢問一下對方平常嗜喝的酒款以及可能的口味趨向,然後作出大力推薦的專業意見。

其實對我而言,噶瑪蘭自從2009年推出「經典獨奏」系列以來,酒質維持得相當有水準,尤其是近年推出的調和品項如「珍選」,如果很世俗的拿CP值做比較,其性價比遠高過許多我們熟知的一線品牌,推薦起來毫不費力。但是我知道這些問題並不單純,隱藏在背後的是對於「台灣也能做出威士忌?」的質疑,因為大眾在威士忌風潮當道的今日,已經不斷地被洗腦,很先入為主的以為蘇格蘭威士忌才是威士忌的首選,也是踏入威士忌領域的唯一選擇。在這種情況下,就算噶瑪蘭獲得數百面國際競賽的獎牌加持,品牌的名聲仍不如百年老店,而初入門的酒友面對琳瑯滿目的酒種,以及酒類行銷口沫橫飛的瘋狂轟炸,免不了對本土酒款信心不足。

全球銷售量最多的威士忌

的確,蘇格蘭威士忌名震遐邇,全球愛酒人士提起威士忌,莫不推舉蘇格蘭為最佳選擇,對於高地、低地、斯貝賽、艾雷島和坎貝爾鎮等五大產區幾乎都能朗朗上口,更逸興遄飛的高捧「單一麥芽威士忌」為酒林至尊。此風吹襲下,總以為唯有使用麥芽、水和酵母菌為原料,經發酵蒸餾後注入橡木桶熟成的酒類,才能稱作威士忌。

不過酒友們或許不知,全球銷售量最大的威士忌品牌是一款大家沒聽過、沒看過、更難得喝到的印度威士忌,稱為「長官之選Officer’s Choice」。而且更叫人吃驚的是,根據全球烈酒的銷售統計,從2014年以來威士忌類的銷售量Officer’s Choice一直高掛第一,接下來則分別是McDowell’s、Imperial Blue、Royal Stag,這些我們完全陌生的品牌全部都是印度威士忌,一直到第五名才是我們熟悉的「約翰走路」,這是怎麼一回事?

實際情況是,幅員廣大、人口眾多的印度,除了產量非常小的雅沐特、約翰保羅以及台灣尚未引進的Rampur蒸餾廠,採用的是我們熟知的方式來製作威士忌之外,其他所有的威士忌都是利用甘蔗製糖後,無法結晶的棕黑色黏稠狀液體「糖蜜」為原料,加水稀釋發酵,再蒸餾成接近無色無味的中性酒精,裝瓶前加入添味劑或小部分的蘇格蘭麥芽威士忌。這種烈酒,雖然原料上接近蘭姆酒,但其實只是中性烈酒的調和,但印度法規偏偏允許它稱為威士忌,還給了它一個特定名稱「印度製作之外來烈酒」(Indian-made foreign liquor, IMFL)。

便因為名稱易於混淆,「蘇格蘭威士忌協會」(Scotch Whisky Association, SWA)曾在2004年向印度德里的高等法院提出告訴,禁止印度的威士忌業者Golden Bottling Ltd.使用”Scot”及”Scotch”產品地理標誌名稱(Geographical Indications, GI)。判決結果在2006年出爐,SWA勝訴,但很不幸的,”Scot”並沒有在印度註冊為GI名稱,所以無功而返,也因此2年後德里法院允許Khoday酒廠繼續販售Peter Scot威士忌品牌,讓IMFL成為一個非常特殊的酒類品項。便由於IMFL偏離一般人對威士忌的認知,在許多烈酒銷售的統計資料或競賽中,被單獨區隔開來,成為威士忌裡的特殊類別。

圖/寫樂文化《酒徒之書》,帝仕德提供
圖/寫樂文化《酒徒之書》,帝仕德提供

威士忌不只一種

但是印度威士忌不是唯一的特殊威士忌類別,全世界生產「威士忌」的國家不下三十餘國,各自有各自的規範和方法。以台灣而言,「菸酒管理法施行細則」對威士忌的規定簡單明瞭,凡是「以穀類為原料,經糖化、發酵、蒸餾,貯存於木桶二年以上,其酒精成分不低於40%之蒸餾酒」,都可稱為威士忌。

不知各位酒友有沒有發現?引號裡的文字有一個顛覆我們認知的定義,沒錯,「木桶」並不等於「橡木桶」,柚木桶、櫸木桶、檜木桶全都是木桶。事實上,就算是傳統上的威士忌五大產國,愛爾蘭和加拿大同樣都只要求使用「木桶」,歐盟法規也一樣,即便是蘇格蘭威士忌,在1988年最早的法規中,熟陳使用的規定也是「木桶」,得等到2年後Scotch Whisky Order(相當於「施行辦法」)才明確規定必須使用oak。所以各位酒友們不妨找找早年的蘇威,或許可以發現考古的樂趣,譬如酒標上寫著”matured in wood cask”,便可以合理懷疑使用的木桶種類。

仔細追究起來,五大產國中日本法規最為寬鬆,幾乎可與印度威士忌相提並論,因為所謂的威士忌,只需包含1/10穀物製作的烈酒,而且不需要自行生產製造,甚至還可調入中性酒精、香料、色素或水,怪不得日本超市常見大容量塑膠桶裝的威士忌。今日價格飆漲到讓人瞠目結舌的日本威士忌,基本上都嚴守蘇格蘭法規製酒,但酒標上大大的漢字對歐美人士有莫大的吸引力,因而市場上出現許多同樣使用漢字酒標,但酒瓶中酒液來源不明的偽裝日本威士忌,形成一種奇特亂象(詳見《你喝的真的是日本威士忌嗎?》)。

從以上略嫌囉嗦的說明中,相信酒友們應該很容易得到結論,原來過去我們以為的威士忌,其實都只侷限於蘇格蘭,但世界很大,威士忌很多,不能以偏概全。說到以偏概全,在2020年的《烈酒事業》(Spirit Business)報告中,臚列了蘇格蘭威士忌銷售量最高的十大品牌,第1名到第4名應該大家都耳熟能詳,分別是約翰走路、百齡罈、起瓦士以及格蘭(Grant’s),但是接下來的William Lawson’s、帝王(Dewar’s)、珍寶(J&B)、黑白狗(Black&White)、雷柏五號(Lable 5)以及金鈴(Bell’s)可能就沒那麼熟悉了,而且這些品牌全都是調和式威士忌。我得慚愧的承認,上面直接用原文稱呼的品牌我連看都沒看過,再次證明世界很大,就算我以為已經夠熟悉蘇格蘭了,但依舊存在許多盲點。

所以,到底什麼是威士忌?

酒友們不必妄自菲薄,「何謂威士忌」是個大哉問,就算是製作威士忌長達數百年的英、美兩國,因為牽涉到龐大的既得利益,酒廠、酒商在十九世紀末持續爭辯幾十年,到了二十世紀初,更分別在大西洋兩岸的國會殿堂和法院展開延宕數年的大辯論,最終獲得的折衷結論,便是今天兩地法規的雛形,包括英國麥芽、穀物和調和式威士忌的定義,以及美國對於波本、裸麥、麥芽等等威士忌的區隔。

至於今日夯遍全球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在進入二十一世紀以前根本沒有定義,必須等到2009年蘇格蘭(英國)才作出完整的規範,而且也僅限於英國及愛爾蘭,放眼全世界通通沒有「單一」的定義。只不過「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名聲越來越響亮,各大烈酒競賽都舉列為品項之一,所以當美國從2018年底開始修訂威士忌法規,廣邀全國酒廠、酒商及愛酒人士提供意見時,某些團體如「美國單一麥芽促進會」(American Single Malt Commission)藉此鼓吹引入「單一」一詞,只是事涉利益,最終依舊被擋於規範之門外。

臺灣的酒友具有大無畏的冒險精神,非常樂於接納來自世界各地的威士忌,印度、瑞士、法國、捷克、比利時、英格蘭、瑞典、冰島、芬蘭、澳洲等不同風土、風味的異國威士忌都被陸續引進,雖然數量遠遠比不上蘇格蘭,卻足以讓人耳目一新。今天世界各地求新求變的工藝製法和特殊風味,對傳統五大產國的威士忌造成一定衝擊,而且在故事行銷為王的今天,這些新世界威士忌大多與土地連結,展現在地精神,並充分掌握有機、環保、能源種種具有衝擊力的話題,因此具有莫名的吸引力,成為一股不可忽略的潮流。

後發先至的台灣威士忌

噶瑪蘭的威士忌好不好喝、值不值得購買?身為台灣人,我會很驕傲的告訴國內外所有酒友,歷經超過10年的努力,噶瑪蘭早已經跨入威士忌殿堂,成為全球酒友必須嘗試的一種威士忌。另外也別忘了,噶瑪蘭並不是臺灣唯一一間按蘇格蘭法規製酒的蒸餾廠,臺灣菸酒公司於2008年在南投成立的威士忌酒廠,即便使用的蒸餾設備東拼西湊的有些克難,不過2013年首度裝出來的單一桶卻讓酒友們艷驚,近年來也開始在世界展頭露角,未來相當值得期待。

站在這一股威士忌浪潮前,最終需要提醒酒友的是,作為一個愛酒人,任何一種威士忌都值得嘗試,各類的道聽塗說都僅供參考,唯一的評判,便是各位的感官。

(工商時報提醒您 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 有害健康)

酒徒之書:喝懂、喝對!威士忌老饕的敢言筆記

(本文摘自邱德夫著《酒徒之書:喝懂、喝對!威士忌老饕的敢言筆記》,寫樂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每款琴酒的獨特DNA 杜松香氣是關鍵

如何品嚐琴酒?跟著專業品酒人三步驟

香檳 從失誤中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