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影響睽違2年召開校長會議 公私立大學齊呼:調漲學雜費

受疫情影響睽違2年,2022年全國大專校院校長會議昨(13)日登場。面對軍公教加薪,導致大專校院辦學與人事成本增加,國立大學校院協會與大學校長呼籲調漲學雜費,教育部雖承諾,將補助當中經費的7到7成5差額,但會中對於增加學費仍沒有共識,即學雜費未調漲。

國立大學校院協會表示,教育部2004年同意53所大專校院調漲學雜費後,便凍漲至今,然而消費者物價指數18年累增加19%,受雇員工薪資增加27%,學雜費上限卻僅累計調漲1.3%。

國立大學校院協會認為,在辦學經費不足下,我國大學教學和研究品質提升乏力,2022年度QS世界大學排名,僅台大擠進前百大,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英文簡稱THE)更是1所都沒有,落後周邊日韓星港與大陸。

國立大學校院協會還提到,以110年度政府補助國立大學的新台幣498.1億元來看,國立大學學生總數44.7萬人,每人僅分得約11.1萬元的經費,比起18年前不但未提升,還減少千元,直接影響教學設備更新、圖書期刊添購,甚至教授聘任與教學品質都大打折扣。

國立大學校院協會指出,在政府稅收無法提高、高預算難增加的情況下,建議未來依物價指數等計算公告調幅上限後,由各校自主提報整方案,教育部僅審認是否符合指標條件。

同時為避免調漲學雜費造成弱勢家庭負擔,國立大學校院協會也建議,國立大學校院成立平準基金,各校調整學雜費提撥一定比率,除照顧各自弱勢生外,更可跨校補助,協助弱勢生較多的學校,政府不需要額外支出。

台灣科技大學講座教授廖慶榮提到,以2021年為例,3成學生就讀公立大學,7成就讀私立大學;但受少子化影響,到了2026年,每年高中畢業生各8萬人分別就讀公私立大學,就學學生數量已無差異,公私立大學需要平衡發展。

廖慶榮認為,學雜費調整機制是確保教學品質的必要措施,凍漲嚴重稀釋教學品質。對此政府可行作法有兩項,分別是補助學雜費差額與定期調漲學雜費。至於定期調漲學雜費的作法,建議可由現行的「彈性申請」,回復為「統一制定」。唯有如此,才能促進我國高等教育健全發展,並提升我國高教品質與競爭力。

逢甲大學校長李秉乾指出,我國大學教育雖普及,但非義務,不應犧牲優秀大學的教育品質,要吸引優秀教師、面對國際化高教競爭,大學自應考量成本,方能擴展教研能量規模,帶動教師薪資成長,與循序調降師生比。而教育部原依相關指標核算學雜費調整幅度,如此想法立意良善,因此應回歸動態調整初衷,以符合現有環境變化與原初立法精神。

教育部高教司司長朱俊彰回應,同時考量受教者的經濟負擔能力、物價上漲還有軍公教調薪等影響,教育部今年會以常態性經費補助的方式,替國立大學調薪7成至7成5的比例,私校薪資調幅比例相同,則是採獎補助款人事經費管道來挹注,以改善教師薪資待遇與教學環境。

一名不具名的大學校長表示,高教預算難以增加的情況下,教育部除非是承諾額外增列,否則就只是排擠其他社教、國教的預算,「是挖人肉讓人吃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