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天生戽斗 小號演奏家侯傳安不可能的任務

克服天生「戽斗」、不利吹奏樂器的嘴型,也曾被音樂院老師斷定為「完全不適合學音樂」、「請你放棄回家去」,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小號首席侯傳安,一路走來,靠的是不斷練習與堅持不放棄的心,去年他參加柴可夫斯基音樂大賽,是亞洲唯一入圍準決賽的小號手,也是全球小號的前四強。

「我不是一個天生適合吹小號的人,爸爸曾經這樣告訴我,長大後新加坡楊秀桃音樂院的老師也這樣告訴我,但我沒有放棄,我堅持自己的練習。」談起過往,侯傳安充滿自信,但他表示,一路上有貴人給予信心打氣,也有挫敗到想放棄音樂的時刻。

1989年出生、來自台南的侯傳安表示,能學樂器是因為他有個愛音樂的老爸,「爸爸讀中學時期,是學校管樂團成員,當時美軍樂隊來台交流,爸爸也跟團員學習,他對小號非常狂熱,曾經演出不斷,後來他發現雖然很愛表演,但吹久了嘴巴會受傷,不能當作生計,因此放棄。」

父親放棄的音樂夢,由侯傳安延續,侯傳安從小先學鋼琴,在國中階段就讀管樂班,最初父親先要他學豎笛,但學了一段時間,發現沒有進度,改回學小號,「我爸說他可以教我,但也告訴我,我的咬合和嘴型不太適合吹小號,對高低音、音色、耐力的控制都不太好。但我每天練習,保持緩慢的進度,參加比賽當練兵,沒想到累積下來,也真的有進步,也更有興趣。」 

為了讓侯傳安有好的學習,父親一路為他尋找老師,包括在台南的小號教授侯志正、時任高雄市交響樂團小號首席莊元、位於台中的小號演奏家許榮富、在屏東的小號演奏家張詠佑、北市交小號首席鄧詩屏,都是侯傳安的老師,父親一路從南到北陪伴他,帶他學習。

侯傳安表示,他帶著家人與師長的期待,考入新加坡楊秀桃音樂院,卻遇上前所未見的挫敗,主修老師斷定他應該要放棄音樂,「我非常認真練習,但老師仍不滿意,雙方關係緊張,讓我幾度撐不下去,覺得自己是廢物,還是不要當音樂家。大二有天,老師找我懇談,說我真的沒天分,要我放棄音樂,我不知該如何是好,跑到廁所哭了3小時。」

隻身在異鄉,一通台灣電話,讓侯傳安找到出口,「鄧詩屏老師告訴我,絕對不要放棄音樂,要繼續吹下去,不要聽別人怎麼說,自己怎麼想的最重要。」

從那之後,侯傳安保持練習進度,在2009世界小號協會獨奏比賽拿下第二名,讓音樂院老師刮目相看,他表示,「信心與持續不斷的練習,是音樂路上很重要的基石,能帶人跨越不可能的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