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豬解禁程序不透明 公民參與不足

蔡政府8月底無預警宣布開放萊豬進口,9月中就公布萊克多巴胺殘留標準,過程緊湊且缺乏公眾參與。專家表示,先前政府找人進行風險評估報告時,學界有所耳聞,但對於誰來做、有沒有獨立性、背後和美國有沒有關聯都不清楚,最後宣布開放了才把報告公開出來,民眾也無從獲取充足資訊,無從參與決策。亦有學生指出,政府公布的風險評估報告只有摘要,加起來只有20幾頁,令人感覺做的相當倉促。

輔大餐旅系講師、前衛生食品藥物和管理局技正文長安表示,政府108年進行風險評估,109年8月28日總統宣布開放萊豬進口,8月31日公布風險評估報告,9月4日召開安全諮議委員會,9月7日殘留標準標準就出來,過程相當緊湊。

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倪貴榮表示,萊豬是食安問題,必須講求科學證據是否充分,大家太關注在如何管理,包括標示產地、如何區分台灣豬和外國豬等,但不是說管理不好,而是程序上還要更往前走一些。

倪貴榮表示,先前政府找人進行風險評估報告時,學界有所耳聞,但對於誰來做、有沒有獨立性、背後和美國有沒有關聯都不清楚,最後宣布開放了才把報告公開出來,民眾也無從得知足夠的資訊,甚至無法參與決策的過程。此事應該回歸到評估機制,用更長的時間形成共識,而不只是為了政治背書。

參與「萊克多巴胺的昨是今非」研討會的學生指出,政府公開的風險評估報告只有摘要,加起來也只有20幾頁,令人感覺做的過程很倉促,政府也沒有清楚地告訴大家。

中正大學法律系教授鄭津津標示, 事實上,科學民主化需要政府把關,由政府建立一個獨立、客觀、公開的風險評估機制,以科學為決策基礎以利風險掌控,並取得人民信賴,進而達到法制化、民主化的目的。

鄭津津表示,在決策形成的過程的第1步是程序透明,第2步是諮詢要揭露,第3步是公眾參與,第4步是提出公眾意見,第5步是公開民眾意見,第6部是政府回應。然而在萊豬的開放上,科學依據不夠明確,公眾未充分參與、諮詢掌握也不足,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做出的決策當然不會令人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