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面臨財務危機 消基會:節流省下的錢應滾入安全準備金

健保面臨財務收支不平衡的問題,調漲費率已箭在弦上。消基會今為健保改革提出建言,呼籲將節流所省下的錢滾入安全準備金,延緩費率調漲期程幅度。另外,愛滋病、C肝用藥本來就不應由健保負擔,而應回歸公務預算,減輕健保財務負擔。

消基會秘書長吳榮達表示,很多人認為要先談節流再談保費調漲,但事實上健保署都有在做節流。就重複檢驗檢查方面,根據健保署統計,前20大支出項目中,申報點數由2017年上半年的7%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1.5%,28日再執行率有2017年上半年的7.93%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6.64%。

吳榮達進一步引述媒體資料指出,在重複用藥方面,2014到2019年則減少近77億元支出。特材費用減省則從2018年的1.6億點將至2019年的7800萬點,藥品則從2018年的88億點將至2019年的74億點。

即便如此,特材、藥品的健保支出還是在成長,高於低推估值,甚至超過高推估值,顯示節流成效仍然有限。吳榮達表示,整體的節流措施到2019年底為止共增加了100多億元的健保給付預算,但這些錢卻滾入健保給付數額,增加給付支出,加劇財務惡化。他認為,這筆錢應該進入安全準備金,延緩費率調漲期程幅度。

另一方面,原本應有疾管署公務預算支出的愛滋病醫療費用,在2017年2月起,病患用藥兩年後改由健保給付負擔,以2019年為例,已增加40幾億元的健保支出。政府為達政策目標,先前放寬了C肝新藥的給付條件,增加了100多億元的健保支出。吳榮達認為,這些支出都應回歸公務預算,減輕健保的財務包袱。若沒有推動這些措施,今天就不須如此急著調漲保費。

吳榮達表示,若健保財務收支平衡是唯一的考量,那唯一的選項就是提高保費,當調無可調是,就需回頭來檢討是否還有其他收入來源,包括菸捐及酒捐的挹注、提高部分負擔、公務預算挹注等,或是縮減給付項目、適應症給付條件、限制醫療次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