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地區(日本除外)企業淨債務 創八年新高

最新發佈的駿利亨德森企業債務指數指出,按固定匯率基礎計算,亞太地區(日本除外)企業淨債務在2021/22年增長6.9%,創八年以來的新高。不過,其中近五分之三的企業負債年增率卻下降,淨負債權益比率維持在僅19%的穩定水準,營業利潤的利息負擔只佔8.3%,遠低於全球平均水準。

全球企業是自2014/15年以來首次償還債務。2021/22年營業利潤成長51.4%,達到3.36兆美元,令企業現金流量大幅成長,並將資金用於資本支出、買回庫藏股、支付債息、償還債務本金,並使得派息規模寫下新高記錄。故此,2021/2022年期間全球企業淨負債減少1.9%至8.15兆美元,以固定匯率基礎計算的減少幅度為0.2%。

南韓現代汽車在其他地區的汽車製造商發展中逆勢而上,使南韓成為借款增加幅度最大的地區。按固定匯率基礎計算,南韓的企業淨債務增加幅度37.8%。新加坡的債務被豐益國際所推高,當地現金流疲弱和高投資成本意味著差額均由額外借款彌補。香港公用事業債務的增加幅度被電信和石油股的下降所抵消,淨債務僅成長1.1%。

相較之下,澳洲企業的借款大幅下滑,按固定匯率基礎計算下降21.5%。當中礦業集團BHP佔整體跌幅的五分之二,但該指數中八成公司在一年內償還所有債務。澳洲企業利潤大幅回升以及債務償還將債務權益比率壓低18個百分點至45.7%,為過去8年間的最低水準。澳洲大型採礦業的高度週期性意味著以開發的的盎格魯-撒克遜經濟(Anglo-Saxon economy)債務水準相對較低。

駿利亨德森指數中,三分之二台灣企業的資產負債表上有淨現金。惟受到鴻海精密集團影響,整體淨現金減少四分之一。日本企業的債務水準為所有主要經濟體系中最低,反映其避免借貸的文化。儘管是資本密集型的產業結構,日本的總債務股權比率為38%,遠低於全球平均水準的53%。日本企業在各行業組別中,其負債水準均皆為相等甚至低於全球標準。

日本企業在全球每12.5美元的企業債務中只欠1美元,比例遠低於每10美元的企業資產份額中的1美元。由於日本的利率極低,利息負擔佔營業利潤的比例僅為全球平均水準的一半。每18美元的營業利潤中只有1美元用於償還借款,而全球平均水準準則為每9美元中的1美元。2021/22年,日本企業借款水平按固定匯率基礎計算成長3%。

駿利亨德森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Seth Meyer和Tom Ross指出,在疫情重創全球經濟活動的期間,全球企業很聰明地伺機舉債。這些負債原本就只為了因應一時所需,因此過去一年企業越來越積極地清償短債。

Seth Meyer和Tom Ross指出,預期企業負債將持續下降。經濟成長可能會趨緩、甚至是負成長,但是目前企業獲利能力極佳,因此坐擁強勁的現金流量,也能輕鬆應付償債利息支出。

此外,這些企業並未過度舉債,也沒有大量的再融資需求-意即「不會被迫舉債」。由此可知,企業有能力渡過經濟成長趨緩的環境,運用現金流量進一步降低負債,毋須為了存活而再度舉債。

毫無疑問的是,沒有投資人想要看到空頭市場,但是對於現在想要進入公司債市的人而言,目前的殖利率吸引力要比過去幾年高出許多。可以確定的是,在高通膨的環境下,把現金放在銀行一定會變得越來越不值錢。

此外,先前股市表現大漲令許多投資人大舉加碼配置;未來隨著投資人重新平衡投資組合並提高債券配置比重,固定收益資產料將表現受惠。儘管眼前股市的跌勢終將告一段落,並為投資人開啟更多的選股機會,但這將無損公司債的投資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