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數據治理沒作好 經濟學教授損失大

新冠疫情帶來許多改變,加速數位經濟的發展,政府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數據治理,即數據的收集、管理、運用。台大經濟系重量級教授陳添枝說,自己遇到政府部門找不到他年輕時的兵役資料,現在退休月俸每個月少了500元,「我應該告政府!政府是有義務保存人民的個人資料。」

余紀忠文教基金會今(7)日舉辦「揭開數位時代 跨域知識交流」承擔與試煉座談會,邀請邀請科技、經貿、法律不同領域知名教授,深入討論台灣數位與科技發展現況與未來衝擊。陳添枝以「數位經濟的挑戰」作為座談會引言,就四大方面:數據驅動的經濟,數位資本主義,企業與員工,政府的數據治理分析深入分析。

陳添枝說,疫情爆發以來他自己經歷了許多數位改變,開始在網路上教課,這一直是他很抗拒的事,在網路上叫餐、叫車,「一位快70歲的人能做這樣的事,我覺得很棒」,像完全新的生活,又活了一次孩童時期的全新學習經驗。

「以數據驅動的經濟,即是數位(資本)主義,或數據資本主義,經濟的型態完全改觀,人類社會現在處於數據驅動的經濟發展」,陳添枝說,數位經濟是數據驅動的經濟,數據已成為生產要素之一、卻沒有排他性,異於資本,土地,勞力等投入,但是舊數據價值有限、即時數據(real time data)才有價值,數據要避免折舊太快而沒有價值,必須把數據轉變成知識,也就是數據要經過處理後變成熟資料、或資訊,然後結合專門領域的know how,轉化成為有用的知識,可用於生產和服務上。

由於DATA是數位經濟的石油,陳添枝指出,會用數據的企業運用了不同的經營模式,數位時代的大企業雇用人數相對稀少,如UBER提供的工作大都是低薪工作,企業市值2兆元,卻只雇用數萬名員工。而政府,最有權利拿到數據,過去也有許多分散在不同部門,以特殊目的依法收集的數據,在數位時代,政府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數據治理,需要一個機構來統籌。

陳添枝曾借調政府部門,擔任國發會主委,現在回到台大也辦理退休。他說,經辦人員發現他曾有2年在成功嶺服役過,請他找出「服役證明」個人資料,為此他向地方公所申請舊資料,結果以「已經過了資料保存期間」而拒絕,等於無法證明他曾當過兵。「以我大學畢業那個(還沒解嚴)的世代,沒有去當兵應該是很有問題吧?有當過兵才是正常。」

但是陳添枝口說無憑,退休俸經辦人員還是要有白紙黑字才能簽名放行,陳添枝因此至今無法拿到服役資料,每個月少了500元的月退俸,個性溫文的陳教授都氣到說出「我應該告政府!」的話,因為政府應該作好數據治理,有義務保存好人民的個人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