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鎮宇|中美經貿四大戰役

台新投顧總經理李鎮宇

球注目的6月底習川會終於圓滿落幕。川普在會後記者會上表示,將與中國持續協商,協商期間不對中國加徵關稅。另提及美國企業在不違反國安前提下可持續對華為銷貨。這一段談話讓全世界股市歡欣鼓舞,演出報復性反彈慶祝行情。

但是這喜悅之情並沒有持續太久。當周周末白宮經濟顧問Kudlow立刻聲明稱美方並未將華為移出禁令清單,美國企業可對華為銷售只限一般可取得商品。BIS內部信件也揭露,「華為仍列入實體清單」,「默認為不予許可」。白宮貿易辦公室主任Navarro也表明,放寬對華為的銷售,僅限於對國安不造成影響低科技產品。一系列的說法也引發美國國會議員表態支持,美國國會議員紛紛表示將透過立法限制企業向華為出貨,市場興奮之情被潑了冷水。

也因為如此,在7月10日的國會聽證會中,聯準會主席鮑爾(Powell)終於回應了市場的期待,表達對外在風險的擔憂,市場以鴿派解讀,認為聯準會在7月底將有機會啟動降息,今年至少有兩到三次的降息空間。然而在市場興高采烈之際,必須要提醒,中美經貿四大戰,第三場序幕正在拉起。也就是從2018年開啟的中美經貿戰爭以來,一開始只是純然的貿易戰,川普對於大陸經濟大量順差的不滿。但去年年底孟晚舟被捕,今年5月美國商務部以國安問題將華為列入管制對象,戰爭正式進入第二階段的科技戰。

但是這兩項戰役都不是一時三刻能有結果的,加上鮑爾順應川普的壓力啟動降息,除了美國更有底氣打持久戰之外,也讓川普第三季有了更名正言順的理由啟動第三場戰役,貨幣戰。近期川普更多次在推特上點名指責歐洲跟大陸匯率操作,惡意推動貨幣貶值,對美國的貿易不公平,意圖抵銷關稅的打擊力道。甚至在和聯準會理事提名人選Judy Shelton、Christopher Waller兩人會面時,都積極詢問如何弱化美元匯率,看起來美國很有可能在第三季,第四季正式啟動貨幣戰爭。尤其是第四季公布匯率操作國,加以使用。

第四場戰役則是金融戰,最有可能發生的地點是香港。自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幾乎無日不抗議,加上相關異議人士在國際上積極發聲,已經引發美國的關切。美國與香港最重要的商貿基礎,主要是奠基於《美國-香港政策法》,自1997年起,美國就視香港為有別於大陸的「非主權實體」,讓香港成為獨立關稅區,擁有稅務優惠。在中美貿易戰中,香港未有因為美國向中國貨品加徵關稅,而受到直接影響,港元與美元可按照匯率自由兌換,並不設上限,讓香港美元兌港元匯率維持在一定水平。這也造就香港注定成為中美爭端中大陸的軟肋。如何有效地維持香港的地位,避免美國在香港發動金融戰,也會是大陸官方積極關注的議題。

雖然市場近期鴿聲嘹亮,歌舞昇平,但嚴格檢視所有的經濟數據,不難發現所有數字都在逐步弱化,尤其是美國對大陸已經啟動的2,500億美元關稅並未取消,已經漸漸反過來影響美國的景氣,這也是聯準會啟動降息的原因。依據過去經驗,聯準會降息前後,股市上有一段上漲空間,但一旦市場確認聯準會的降息不是預防性降息,而是進入降息循環,後續反而會出現沉重的賣壓。未來半年將會是重要轉折關鍵,若是年底前中美貿易爭端沒有辦法真正休兵,美國啟動第三場,甚至第四場戰役,那全球景氣恐怕前景堪慮。


延伸閱讀

李鎮宇|貿易戰,科技戰,反擊戰

李鎮宇|川普華麗轉身 中美貿易戰新章啟動

李鎮宇|粵港澳大灣區的潛力與挑戰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