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乾祥|景氣疑慮漸深 宜做好風險管理準備

富邦投顧董事長蕭乾祥

爾街有一句諺語:「Sell in May and go away.」今年的5月美股也的確表現糟糕。道瓊工業指數單月下跌6.7%,身處中美科技大戰的核心-費城半導體指數更是在5月重挫16.7%。一時之間,原本牛氣沖天的美股,像是洩了氣的皮球疲弱不振。究其原因除了原本看似有轉機的中美貿易談判再度破局,緊接著美國宣布對華為的科技封鎖,更讓半導體類股與5G族群受到重創。

加上美國總統川普突然宣布6月10日起對墨西哥所有進口商品加徵5%關稅,並稱若非法移民進入美國問題未獲解決,將在7~10月逐月增加至25%,市場擔心美國貿易戰持續擴大,恐將加大經濟成長放緩的幅度,甚至有步入衰退的疑慮。
金融市場的憂心同樣表現在債券市場上,隨著美中貿易談判生變,市場對於聯準會年底降息的預期升高,美國2年期公債殖利率5月下滑32個基點,創金融海嘯以來的最大單月跌點,10年期公債殖利率也回測近兩年低點。

公債市場在3月一度出現殖利率倒掛後,又在5月再次出現長天期公債殖利率持續低於短天期公債的倒掛警訊。美國在2001年及2007前兩次升息循環結束前後,亦都有出現類似的利率倒掛現象,分別在利率倒掛持續6個月及17個月後,Fed採取降息政策,故利率倒掛被視為央行升息循環結束的訊號。儘管美國的經濟衰退亦尚未到來,但市場對於景氣發展的疑慮永遠都會走在政策之前,也代表著後續債券市場多頭仍有發展的空間。
其實IMF在4月公布的經濟展望報告中,便已調降了全球經濟成長率預估值,由1月預估的3.6%,降至3.3%,是2009年以來最低水平。其中,對美國經濟成長率的預測更是由2018年的2.9%,下調至2019年的2.3%,2020年更進一步下滑至1.9%。

特別是美國第一季的經濟成長率高達3.1%,而FED卻在同時宣告停止升息的政策,並將停止縮表,這背後的含意不言可喻。同樣對景氣的憂慮也在OECD的預估中揭示,OECD認為,在美中貿易戰最壞情況下,美國的經濟成長率將減少0.8個百分點,而大陸經濟成長率則可能下降1.1個百分點。美國與大陸是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占全球GDP比重達四成,現階段兩大經濟體的衝突似乎仍看不到有效解決方案,對全球景氣的成長也勢必造成負面衝擊。

美國17日將對中國進口的3,000億美元、共3,805項商品加徵25%關稅舉行公聽會,如果6月底的日本大阪G20峰會中,川普與習進平針對兩國的衝突談判不能有所進展,則最快7月時,美國便可能再針對大陸輸美的3,000億美元商品加課關稅,這其中比重最高的手機、筆記型電腦等產品,將對台灣產業造成重大影響。

而大陸官方近日也不示弱的宣布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以反制美國封殺華為行動,對於夾在中美兩國衝突之間的半導體、關鍵零組件業者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
兩年前市場上有人提出「灰犀牛」這個風險名詞,相對應於「黑天鵝」比喻發生機率低而影響巨大的風險;「灰犀牛」則是比喻顯而易見、長期發生機率高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

現階段的全球景氣因貿易戰與科技戰的衝突,「灰犀牛」風險已然出現。投資人不能因為「灰犀牛」現階段的動作溫吞遲緩,便掉以輕心,宜及早做好因應準備,方能避免一旦「灰犀牛」狂奔所帶來的巨大傷害。
當前美國與主要貿易國:大陸、墨西哥、歐盟及日本的貿易談判均尚未完成,加上英國退歐的不確定性,以及美國與伊朗的地緣衝突風險,對金融市場皆可能造成影響。

為因應全球經濟成長放緩及貿易戰與變數,加上美國升息循環已停止,主要經濟體央行貨幣政策偏向寬鬆,都有利支撐債券表現,因此在考量分散風險的策略因素下,投資人可適當配置高股息、投資等級公司債,或股債平衡型商品,降低風險性資產的比重,來因應可能發生的市場波動。


延伸閱讀

蕭乾祥|低利率環境延續下的大中華股市投資策略

蕭乾祥|全球經貿版圖重組下 陸股質、量發展走向

蕭乾祥|MSCI引動資金 台股面臨逆風?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