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光儲存合金靶材廠 藉由臺南豐沛資源發光發亮

文/周榮發

趁著二波寒流的間歇空檔,在透露些微金光的午後,來到「光洋科(1785)」位於臺南市臺南科工區的企業總部,適巧,遠從中國東北方來臺越冬的黑面琵鷺也在稍早停泊於光洋科前的水筆仔保護區旁的淺層漁塭;光洋科董事長馬堅勇也藉由黑面琵鷺冬候鳥「返家八千里」,娓娓道來個人的成長歷程、處事哲學與企業如何面對橫逆到最後成為全球跨多元產業的關鍵性策略合作夥伴。

「光洋科」是全球規模最大光儲存產業濺鍍反射層薄膜靶材製造廠,發展至今,其優異的合金設計能力及合金靶材製造所建構而成的加值型整合服務平台,橫跨多項產業,已廣泛應用於半導體、LCD、LED、太陽能、被動元件、生技、汽車及其他傳產業;以近期成功與台積電晶圓廠進行靶材循環經濟應用,就是一件值得與國人分享的企業高端策略合作案例;上游基礎原料的發展,向來是臺灣高科技發展最薄弱也是最欠缺的一部份,臺灣國際型企業人才、技術往往不缺,卻總是受限於上游原料的供應。

光洋科經營團隊。圖/周榮發

遂此,馬堅勇於多年前就超前部署,將專有的合金靶材製造,推向多元化的合金化設計,並且擘劃出未來的「光洋科」靶材供應,必須做到「實、精、深、上游」,正是如此的經營理念,讓「光洋科」能獲得全球諸多國際大廠的青睞與完全信任。

馬堅勇表示,合金靶材製造是一項資金、技術密集的產業,在118種元素中,其組合無限寬廣,正如同臺灣需要什麼樣的企業來經營什麼樣的產業,「光洋科」就是在做好那一種的合金靶材組合最能協助產業技術突破;以目前晶圓廠所戮力發展的5奈米技術而言,光某一連接層就需要7種靶材,可想而知,合金靶材的應用已是高度客製化,並且是緊密的信任關係,而「光洋科」提供的就是系統化合金靶材的整合服務。

光洋科位於臺南市臺南科工廠的企業總部。 圖/周榮發

另一方面,「光洋科」也跟隨國際環保趨勢,不只是循環經濟,更做到工業等級的全循環經濟,意即將重新回收精鍊的合金靶材,做到完全回收外,其廢棄物產出趨近於零,除創造友善職場環境,更讓居住在此的民眾有一個美好的三生「生命、生存、生態」。

而之所以企業總部及大部份旗下子公司選擇在南臺灣的臺南市,主因是臺南市擁有豐沛的學界資源及人才養成,而所有企業投資談的是立即可用的人才;再者,南部人對企業認同度及依存度高可形塑強大的凝聚力,對企業而言是綿源不絕的戰鬥力,加上國際囑目的南部科學園區、3座科技工業區及星羅棋布的工業區,從高科技到傳產一應俱全,群態的產業聚落除提供相互支援更加速企業的發展;而臺南市還有一項別於其他城市的魅力,那就是深遠的人文歷史文化,可讓人想來體驗、想來生活,最終想來落腳。就企業長遠經營戰略而言,擁有那麼多美好的臺南市,豈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