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立打造呼叫藥師平台 讓在地藥師送藥到府

台灣慢性病患超過600萬名,慢性病處方箋更逾5千萬張,領藥不僅耗時費力,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尚未落幕,到院領藥更添風險。富立資訊運用共享經濟概念,推出「呼叫藥師」慢箋媒合系統,病患將慢箋上傳至LINE平台,媒合在地藥師送藥到府,一舉解決痛點,共創雙贏。

 根據國發會公布最新人口推估,我國總人口於今(2020)年2月開始下滑,估計從今年起將進入「人口負成長的時代」,而2025年將步入超高齡社會,人口老化速度明顯增快。執行長謝學儀觀察到,全台四分之一人口患有慢性疾病,更有百萬名失能患者,許多長輩行動不便,光出門就得花好大力氣,而即便是照護者也不敢留患者獨自在家,在如此困境下,「台灣領藥,出現問題」。

台灣藥品相關法規規定,藥事人員須親自受理處方箋,進行適當性評估、藥品調配或調製,並親自交付藥品與用藥指導,不可以使用郵寄和宅配。謝學儀直言,這樣的流程確實對長輩不太友善,慢性病患長輩經常要麻煩家人帶去醫院看病、領藥,晚輩若不住在家裡,又無法請假時,協助領藥就出現時間落差;因此,開發「呼叫藥師」平台,不僅方便外漂民眾為遠在家鄉的長輩領取慢性病處方用藥,也透過共享資源方式,改善社區藥局過度競爭與資源閒置問題。

讓藥師主動拓展客源 有效利用空檔

他指出,台灣都會區藥局密度相當高,過度競爭之下有部分閒置人力,以往藥師下午在店裡等待病患上門,但一到上班族下班後,藥師又變得忙碌,為有效利用下午空檔,「呼叫藥師」扭轉局面化被動為主動,讓在地藥師能主動開發客源,打造「社區藥師服務生態系」。

「呼叫藥師」媒合系統架構於市占最高的LINE上,讓民眾能無痛接軌使用,民眾打開平台上傳慢性處方箋後,系統就會開始媒合社區藥局;在地藥師只須透過手機,即時瞭解鄰近需求,在此距離內願意送藥就能接單,接著就可以著手調劑慢箋送藥到府。

呼叫藥師使用說明。圖/富立提供

此外,近來有跟政府相關機構洽談,也到長照C級點(巷弄長照站)推廣「藥師送藥到點」服務,希望透過「呼叫藥師」服務,可有效為民眾、藥局、政府提升作業效益。

謝學儀為推廣服務,曾帶領團隊到新北耶誕城實際接觸使用戶,他親自一步步點選示範操作,為民眾解說藥師送藥到府服務的優點與便利性。他表示,「呼叫藥師」的服務宗旨是運用創新科技應用,打造友善病患環境,為長照、慢性病患提供更好的居家照護,目標作到「一鍵領藥」的便捷領藥服務。

化危機為轉機 服務推向廠區商辦

原本不向患者收費的富立資訊,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後,不得不向個體民眾收取一次150元的藥師服務費。謝學儀坦言「疫情影響太大,藥師工作量暴增,光是口罩販售就已經分身乏術,造成藥局人力不足」,因此才研議出「藥師服務費」付費機制,由民眾支付每單150元服務費,讓藥師有誘因願意送藥到府。

新冠疫情影響呼叫藥師多嚴重?謝學儀表示,「3月一度暫時中止服務」,不過隨著口罩2.0推動,買口罩管道開放後,藥局業務不再被口罩占滿,團隊也積極調整策略應變,化危機為轉機,觀察到因為疫情,許多民眾避免跑醫院,而改去藥局拿處方箋,「意外釋放出更多慢箋需求」。

富立資訊主動出擊突圍,至公司行號推廣「藥師送藥到商辦」服務,謝學儀說明,針對雙北商辦例如南軟、五股、土城工業區等等,團隊與公司福委會或人資部門接洽,協助員工幫自己或長輩領藥,讓藥師可以送藥到公司機構;近期更往南至苗栗拓展,與竹南、頭份廠區合作,他指出,苗栗地區藥局密度較低,民眾領藥距離遠,團隊推廣提供媒合服務,當地藥師說距離10公里以內都願意送藥到府,讓團隊相當感動。

謝學儀回想推廣初期,團隊一間一間實地拜訪藥局,當面和藥師溝通、取得認同,說服藥師加入送藥服務,後期靠口碑行銷,帶動合作藥局數量成長,至今合作藥師約90~100間,更信心滿滿表示,「今年底要拚200家」,期盼「呼叫藥師」能協接5G遠距醫療最後一里路。

打開LINE掃描,加入呼叫藥師平台。圖/富立資訊提供
  • 公司小檔案:富立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 創立時間:2018年4月
  • 產品與服務項目:呼叫藥師慢箋媒合平台運用資訊系統的力量,整合社區藥局,精準解決居家慢性病患(高齡長者失能失智患者)每個月所面臨到的領藥問題, 同時也透過共享改善社區藥局過度競爭與資源閒置的問題 。
  • 公司實績:雙北近百家藥局合作,雙北地區、桃園地區、苗栗竹南、頭份廠區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