扼殺原創內容的助手? 對於STO監管規則之思考

隨著各種內容平台的推波、行動載具等助瀾,數位內容已深入你我的生活當中。每個人既是數位內容的享用者,也可能是數位內容的創造者,只要善用手邊的各種數位影音、圖文甚至於小遊戲等等,每個人都可以打造屬於自己的數位內容。

但是如果有遠大的創作藍圖、構想,想要去創造一個必須投入一定資金的作品時,過往可能要申請獎補助或是到處找尋不知在何處的伯樂出現,才有可能使計畫付諸實現。

資策會科法所創意智財中心主任陳益智表示,區塊鏈技術的出現,改變了這種困境。透過區塊鏈的代幣發行功能,讓原創作品能自行募得所需要之資金,可以透過募資測試市場反應,讓內容消費者可以進一步助力更多自己所期待內容的產出,這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ICO。消費者透過取得之代幣(token),可換取未來開發完成之數位內容商品或享受數位內容服務,我們通常將這些代幣稱為功能型代幣(Utility Tokens),如最近非常受到矚目的區塊鏈題材電影「聖人大道」,即發行了屬於自己的「SELF TOKEN」,做為未來電影上映時的入場憑證。如果原創作品透過區塊鏈智能合約自動分潤收益(即發行投資性質的證券型代幣STO),更可以讓資力小且數量多的消費者同時成為作品投資者,更有動力協助自己所資助的原創內容行銷廣宣,成為最佳廣告商,為我國原創內容的資金挹注動能建立正向的良形循環。

科法所創意智財中心法律研究員陳昱宏說,然而由於區塊鏈發幣募資充斥著許多詐騙案例,也因為沒有實名機制而有被利用洗錢的問題,因此我國金管會在4月份釋出了監管草案,並於6月27日正式發佈監管規則。從建立區塊鏈應用秩序的角度來看,我們對於金管會如此積極立法,絕對是持正面肯定的態度。然而對於數位內容產業而言,監管規則從金融商品角度著力於防弊機制與規範範圍的彈性,欠缺產業發展需求的配套思考,反而使原創內容的創作者、數位內容產業的業者失去STO之意願,阻礙了內容創作、消費生態改變的發展契機。

證券型代幣認定存有模糊空間

陳昱宏說,金管會新聞稿以證券型代幣具有投資性及流動性,應視為有價證券,並納入證券交易法規管理。參照金管會在4月12日監理規範會議討論事項一可知,對於是否具有投資性質,係參考美國howey test之判斷標準,亦即(1)投資人出資(2)出資於一共同事業(3)投資人分享報酬(4)報酬主要取決於發起人或第三人之努力。依照此一標準,即使定位為功能型代幣,仍然可能因具有投資性且能在次級市場交易,而成為有價證券。然而金管會新聞稿並未說明在前述監理規範會議特定之分潤及債務二類型以外,其他具有投資性及流動性之代幣是否納入監管範圍。究竟是全面將具有投資及流動性代幣納入監管,亦或是留有模糊解釋空間,均不得而知。若為前者,數位內容業者在發幣募資時,將受到嚴格之監管,其募資功能將大打折扣;若為後者,亦可能因檢調自行解釋,而以證交法之非法募集有價證券罪相繩。業者未免爭議,只能捨此機制不用,而陷於資金不足之困境。

發行與投資人的資格要求限制聚沙成塔的機會

即使數位內容業者或創作者依金管會的證券型代幣監管規範進行募資功能仍然會在投資人資格部分受到阻礙。陳益智說,因原創內容所吸引藝文、動漫、小說、音樂、影片、插等內容的愛好者或者關注內容作品之人,多數不是專業投資機構,即便暫時撇開專業機構投資人限制,而將目光集中在專業投資自然人身上,參照境外結構型商品管理規則第3條第3項對於專業投資自然人之規定,需同時符合(1)提供新臺幣3000萬元以上之財力證明(2)具備充分之金融商品專業知識、交易經驗等要件,則大部分關注內容作品的無法購入代幣。縱自然人能符合資格,其持有金額不亦得逾新臺幣30萬元。而且,文創創作人的個人身份,亦無法取得發行的資格,因為發行限於公司法人,顯然封印了原創作者以內容專案為標的,以聚少成多的方式讓潛在消費者變成投資人的機會,但這卻是現在原創內容募資的常態。

新出爐之STO監管規定,本質上是從新型態金融商品之角度出發,制定監管規則,卻忽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其可提供需要資金執行計畫之業者,一個圓夢的管道。當然吾等也不必如此悲觀,很多事情都是先求有再求好,希望未來金管會能廣納包括數位內容業者等各界意見,去調整相關規定之合理性,打造一個能使STO充分發揮作用之說明書,讓需要資助者有其金,讓數位內容產業能更加蓬勃的發展。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