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農田水利會前會長盼釋憲成功還正義於農民

行政院109年10 月1日公布將原農田水利會收歸國有改制為農田水利署迄今一年半以來,全台17個原農田水利會的農民不僅沒增進福祉卻更怨聲載道,鑑此,在強行改制前勇於帶領農民向蔡政府發出怒吼的前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深表痛心,再次疾呼蔡總統、蘇院長盡快將需要專業管理的農田水利會歸正,還給農民原有的權益!

水利署官員不熟水利業務  跨區調動亂象叢生

黃會長再次強調,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的財產都是水利會灌區內的農民所擁有,不該被政府強行收歸國有!水利會灌區龐大需分成很多小組,每組的小組長都是由灌區的農民選出來,以專業帶領所有農民一起同舟共濟發展,農田水利灌溉的功能歷經百年來已非常完善,然而改制為水利署後卻宛如瞎子摸象、亂象叢生,連各自灌區的「會務諮詢委員」竟讓跨區農民擔任,如:桃園灌區的會務諮詢委員由石門灌區農民來當、石門灌區的諮詢委員由桃園灌區農民去當,跨區當會務諮詢委員的農民可能連所調任之灌區的水路在哪裡都找不到!水利署官員這樣做說明連最基本的架構都不懂、實在太荒謬!

以往桃園水利會時水資源的管制都做得很好,全桃園水利會灌區的幹、支、分、給線就有幾萬條、幾千公里長,河水堰有300多個、水門將近一千個,水源在哪裡?雨水下太多時要開哪個水門以避免造成天災農民都很清楚,且到了防汛期就會提前成立「抗旱應變小組」,農民們都清楚該做甚麼事情,百年來都非常滿意、毫無怨言,大家同舟共濟、互相幫忙,管理機制嚴謹、自治做得非常好,也不浪費人力,因為大家都非常內行,知道每個階段的實作方式,都能自我管理,了解水資源的控制、稻作、灌溉的時間..等。

水庫缺水就要求農民停灌 農民嘆回到看天吃飯年代

黃會長說目前桃園共有兩萬四千公頃灌溉農地,為便於管理共分成329組,每組都有一位小組長,平均管理約7-80公頃,每位小組長都由各灌區農民自行選出,每年都舉辦小組業務競賽,每位小組長對於幹、支線都非常清楚(外行人找不到水路),且常年來小組長都會適時的利用時間(例如休耕時)去定期維護灌溉水路、清垃圾..工作,整個水利會組織非常完整,大家一起同舟共濟將農地的活化與管理做得非常好,然而改制到現在才短短一年半就差很多,水利署官員除了很多根本不了解水利業務,如同以外行領導內行,加上未適時提供水源灌溉,且只要水庫缺水就馬上要求農民停灌,連一點防範機制也沒有,對農民而言等同將農民丟一邊,讓農民感覺好像回到數10年前老祖宗看天吃飯的年代般無奈。

黃金春強調,已組成律師團隊針對5月24日上午10時於憲法法庭進行109年7月22日經總統公布之農田水利法言詞辯論的內容全力備戰,包括:(一)行政院依農田水利法第1條、第23條第1項、第5項及第34條第2項之規定將農田水利會之公法人地位,改制為農田水利署,有無違反憲法法律明確性、法律保留、權力分立、信賴保護及法律不溯及既往等原則?是否限制或剝奪原有會員本於憲法第14條所保障之結社自由權?(二)農田水利法第18條第3項、第23條第1項及第5項之規定是否違反憲法第15條財產權保障?(三)農田水利法第18條第3項、第19條第3項之規定是否違反憲法第23條組織法律保留原則、憲法增修條文第3條第3項及第4項之規定?

期盼釋憲成功還地農民 回歸專業遏阻農地荒廢

黃會長再次強調農田水利會是一個自治的公法人機構並不屬於政府,不應該被強制收回國營並改為會長官派的方式,農田水利會為農民團體的民間組織性質,農田水利會係秉承國家推行農田水利事業之宗旨而依法律設立之公法人機構,屬於地方水利自治團體,水利會是由灌區農民組成的公法人,由會員透過直選民主的機制進行自治,至於公法人的特色是「自我管理、自給自足」,政府貿然將自治公法人的農田水利會改為公務機關,等同掠奪農民土地與剝奪農民的權益!期望最高司法機構的大法官們能主持正義還公正於農民,將原本屬於農民的土地歸還他們,同時能導正讓專業的人領導農民與農田水利會,盡快遏止目前外行領導內行的亂象,別讓台灣農田荒廢、讓農民不再哀怨,期許釋憲成功後能讓我國農業及農田水利事業永續經營,才是農民與所有台灣後代子孫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