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辦台灣待用課程協會 攏西為著愛!

有一天,如果可以把「天份」當飯吃,你會發現世界的寬廣和擁有自由人生的幸福。

但是幸福?不應該是特權!《台灣待用課程協會》創辦人林才越難忘,四歲多的兒子,一時興起仿傚口足畫家,咬畫筆來畫畫,卻發現比想像中困難,因冒出一句「我覺得好幸福」的童言,更篤定他義無反顧深耕身心弱勢或部落偏鄉的初心。他以親身人生歷練作印証,發現送給偏鄉孩子們最好的一份禮物是;「學習是好玩的。」

現為火箭教育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13歲隻身到美國唸書的「小留學生」Eric林才越,選擇往下紮根的「教育」作為他對這塊成長土地的反饋;如今身為三個孩子的奶爸,《待用課程》某種程度也是一項台灣父母寄望於體制外教育的實驗?林才越深刻的體悟是,「學習動機」才是孩子最需要被教育和啟發的関鍵。特別是身心障礙或育幼院特殊學童,更需要被啟發和鼓勵,早早從小及早培養及發現學習的動機。一旦開関打開了,「原來學習是一件快樂的事,」自然而然有了自信,找到每個人天生價值的這股力量,不但療癒,同時把一件事做好的能力,成為未來立足社會的競爭力。

2015年《待用課程》正式營運執行,對象包含許多原生家庭的偏鄉部落學生、身心障礙與特殊身心狀態的學童等,透過舞蹈、戲劇、繪本、花藝、指甲彩繪、劍道、文創等啟發,或按照不同個案量身訂做的藝術專案課程,誘導孩童潛藏天份,看見獨特的自己進而培養未來競爭力。林才越說:「我們發現藝術是非常具有啟發性的誘因,」每每在孩子身上看見屬於他獨一無二的光采。

待用課程每兩年為部落孩子舉辦公益展覽。台灣待用課程協會提供

「找到學習的動機」

感念從事幼教出版事業雙親,對子女教育有著不同於一般台灣家長的想法。從小,爸媽就不太強迫為了考試而唸書,對學校要求與課本不差一字的「死背」教學也覺得難為了孩子。既然,深知沒輒,最後因為「不適合台灣」,林才越被送往美國求學。比起大多數小留學生,寄宿學校的他不但順利完成學業,學成並留在美國金融業工作。一直到取得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進修MBA學院後,毅然回台灣陪伴家人。

林才越坦承,因為不適應台灣體制內的教育,從小出國念書,及長對台灣這塊出生地總感到有些遺憾。但返國先後,在外資券公司及避險基金公司,卻從未有過創業想法。直到太太懷了第一胎,當上父親之際的林才越不免想到未來孩子在台灣教育的問題?第一次觸動心中浮現創業的念頭。

學商的背景,選擇教育為創業的林才越表示,「創業成功就在於,解決問題,」而有需求,就有機會的邏輯下,林才越發現感嘆台灣的學前教育,其實一直都是許多為人父母對「為什麼國小、國中教育體制,課業就把孩子掐得死死的?」填鴨路線質疑的需求。

於是,林才越提出「人人是老師、處處是教室」構思,成立教學平台,邀請專家開課,透過媒合學生與老師,創造台灣體制外學習的可能,企圖為僵化的教育打開另一扇門,於是待用課程第一個計畫-介壽國中街舞課展開序幕,老遠專程上山教舞的老師接觸到95%是原住民的介壽國中學生,對於這些肢體表達過人,有天份,但苦於沒機會受正規訓練的學生,有種欲罷不能,反而老師強烈的教學動機的新聞被大力報導推波,《待用課程》在全台很快打響了知名度;當時任兆豐基金會執行長的前第一夫人周美青都表達關注。

林才越在台灣被認為不適應台灣體制, 最後卻頂著美國華頓商學院高材生的頭銜回台灣。台灣待用課程協會提供

如果「陪伴」是一份禮物

對林才越而言,創業就像替客戶解決問題,滿足需求,教育也是一樣,即使一路走來辛苦,但林才越卻更感念《待用課程》讓他有機會看到不一樣的台灣。跟著課程計畫腳步,接觸不同收入、階層,也體悟了隔代教養的孩童、原住民、身心障礙等所面對的困境,這些幾乎不曾出現在過去生命歷程中的人和事,反而豐富了人生。

回想起來,《待用課程》協會一路走來,林才越表示,不僅自己,甚至兒子家人,也和台灣社會各階層接了地氣,而且知道有餘力可以助人,轉而回到創業初衷,動心起念以集結眾人之力的《待用課程》,深入台灣各地偏鄉,一起翻轉底層社會的未來。

身為《待用課程》創辦人,林才越說,未來,一個地區,一個學校為 目標,他並不求廣度,而是集中力量,「長期而持續」関注弱勢並予以量身訂製的學習機會,直到不再需要的那一天為止。更重要的是,有一天,這些曾受助於《待用課程》的種子,複製這份「禮物」;原來我是有能力的;原來我也可以助人。《待用課程》的 KPI並不乎能為台灣培養出多少舞蹈家,音樂人和畫家。

但林才越感性地說,但山裡的孩子知道,「我們一定會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