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太鴨霸!灌區農民發怒吼

黃金春:要農委會具體化建構,具體化說明「改制」的願景、過程與未來,真的太難為他們了!

全國反消滅水利會自救總會長黃金春表示,總統府已於7月22日公布「農田水利法」,但國人知道農委會在做什麼嗎?農委會自己又知道農委會在做什麼嗎?取消「農田水利會改制宣導座談會」的下一步是什麼?何時送審「農業部組織條例」與「農業部農田水利署組織條例」?何時公告相關子法?

黃總會長說前農委會副主委林國慶教授也為農民發聲,表示行政院於2020年4月9日提出「農田水利法草案」函送立法院審議,立法院經濟委員會於2020年5月6日辦理農田水利法草案公聽會,之後在立法院7月2日三讀通過「農田水利法」之前,立法院法制局提出「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之芻議」,針對「農田水利法草案」審議與「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提出三點建議,包括:(一)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之組織法制作業時程緊迫,宜儘速提出相關組織法規。(二)為利業務推動,作用法及其授權之法規命令宜儘速訂定,並公告相關草案,以廣納意見。(三)改制為公務機關後,宜審慎規劃機關組設規模及發揮多元人力組成綜效 。以上是「農田水利法」審議期間,立法院法制局「禮貌的」向農委會提出的三點專業建議,然而對於以上三點建議,農委會到底做了什麼?完成了什麼?我們無管道瞭解,希望農委會能公開揭示,農田水利會也應該要求農委會動態揭露相關訊息,畢竟他們是第一重要的利害關係人。

上述這三點建議看似四平八穩,然而對農委會而言卻是困難重重!主要問題還是農田水利會本質上無法「改制」為公務機關,農委會卻要用「改制為公務機關」之名,來進行相關解說與建構。黃總會長強調農委會所謂「改制」的三部曲是(1)「消滅農田水利會」、(2)在「公務機關」設立「灌溉組織」」,(3)以「公務機關」設立的「灌溉組織」接收「被消滅農田水利會」的部分業務、全部財產與部分聘雇人員。

立法院法制局建議農委會與行政院要儘快送審「農業部組織條例」、「農業部農田水利署組織條例」、「農業部農田水利署分署組織準則」,對農委會是一大挑戰,最大的挑戰是對「改制」本質認識不清,對農田水利會價值嚴重貶抑,對「消滅農田水利會」與「沒收農田水利會財產」之困難度嚴重低估,對於未來「改制」後之「公務體系效率」與農田水利發展過度樂觀,對「改制」後之「組織架構」無法合理建構!簡言之,「改制」為「公務機關」,全盤「官管」的農田水利管理系統無前例可循、無合理性可依,其合法性可疑,加上前途茫茫,要農委會具體化建構,具體化說明願景、過程與未來,真的太難了。

黃總會長說農委會於7月17日取消農田水利會改制宣導座談會,不難理解!要農委會宣導?也太難為他們了。

如何解讀「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民調

全國反水利會被消滅自救總會總會長黃金春表示,根據風傳媒的報導「台灣民意基金會民調》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40%民眾贊成、33%反對」。風傳媒說「立法院2日三讀通過《農田水利法》,將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並停止辦理會長及會務委員選舉,會長任期屆滿由政府指派。」,對於是否贊成農田水利會改制,轉型為公務機關?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27日公布的民調,有40%基本上贊成,33%反對,這樣的民調結果與新聞報導有基本上的問題,因為民調公司對問題的本質有錯誤認知,民調公司設計的問題與事實不符,受訪者也只是憑著錯誤的認知與政府誤導的訊息回答。

7月2日通過的「農田水利法」不是將「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而是「消滅農田水利會」,「沒收農田水利會財產」。農田水利會都被「消滅」了,沒有所謂「停止辦理會長及會務委員選舉,會長任期屆滿由政府指派。」,政府一直來的宣導是「農田水利會有問題」、「將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好處多多」,其實這些大都是錯誤的資訊,正確的資訊是「農田水利會不可能「改制」為公務機關」,通過的「農田水利法」當然不是將「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政府要做的是「消滅所有的農田水利會」,「沒收農田水利會的財產」。黃金春說政府以薄弱的理由與掌控過半的立法院席次,強行通過此「不符公平效率與公義原則,且有違憲疑慮」的「農田水利法」,政府事實上是「消滅所有的農田水利會」,建立「雇用近3,000人」的古今中外都沒有的超大「灌溉」官署。農田水利會會更好?會更好當然是天方夜譚,被消滅的農田水利會如何更好?完全「官管」的龐大官方灌溉公署會做的比現在好?老實說,我也不相信。

民調受訪者知道真相嗎?他們受訪時說贊成改制,知道是贊成「消滅所有的農田水利會」嗎?是贊成「沒收所有農田水利會財產」嗎?是贊成成立一個古今中外未聞,農委會獨創的超大「灌溉」公署嗎?知道這是「不符公平效率與公義原則,且有違憲疑慮」的作為嗎?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表示,「這項調查顯示,整體民意對農田水利會改制並不熱絡,儘管有4成的人基本上贊同,但仍明顯低於半數,意味著「農田水利會」立法並不具備強大民意的支持,基本上就是一個缺乏社會共識的、強渡關山的立法。」

即使民調題目有顯著模糊,沒有反應真相,即使受訪者對「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是被嚴重誤導,所得的民調結果也不是「40%基本上贊成,33%反對」。與2017年民調相比,這次民調的贊成比例稍微增加,非常贊成比例則減少,反對的比例則顯著移往沒意見。與2017年的民調比較,最大的不同是「農田水利法」已通過,部分「延任」農田水利會會長被「馴服」,及「改制」的錯誤資訊宣導「奏效」。這次的民調顯示「強烈贊成」的比例低於「強烈反對」的比例,若將此強度加權計算,則民調結果不是贊成百分之40,反對百分之33,而是反對與贊成比例相當。

黃總會長說政府常常以農田水利會是「公法人」,所以政府可以「消滅所有農田水利會」,「沒收所有農田水利會財產」,台北市與雲林縣都是公法人,政府可以「消滅所有地方自治團體,包括台北市與雲林縣」嗎?政府可以「沒收台北市公法人的財產來支助雲林縣公法人」嗎?我們認為這是無稽之談,可是受訪者知道,民調公司就是在問你:你贊成政府做類似這樣「無稽之談」的事嗎?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