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疫燒經濟 大春煉皂推抗菌皂一同抗疫

茶、米、藥入皂連結在地情 皂牆成旅人打卡聖地

隨著疫情升溫,口罩變得一罩難求,為此衛福部指出,平日以肥皂勤洗手、避免觸摸口鼻、減少近距離接觸,也是預防傳染的好方法。昔日觀光客來往最多的大稻埕周圍的店家,目前深受疫情影響,座落於迪化街的大春煉皂概念店,推出「草本抑菌皂」,為抗疫付出心力,並以地方元素連結在地,希冀找回大稻埕旅人如織的繁華身影。

座落於迪化街的大春煉皂,具備70多年的製皂經驗,隨著第三代的接手,重回大稻埕開拓概念店。(圖/程婷攝)
座落於迪化街的大春煉皂,具備70多年的製皂經驗,隨著第三代的接手,重回大稻埕開拓概念店。(圖/程婷攝)

大春煉皂已交棒至第三代手中,並延續第一代創辦人李水土的創業理念「與自然共存」。大春煉皂行銷總監李國榮表示,武漢疫情影響真的很大,觀光人潮明顯銳減,借重工廠研製能量開發出抗菌皂,堅持大春煉皂對天然成分與製作工藝的品質,我們所出品的肥皂均屬機械皂,需經六道工序,製造較為繁瑣,善用真空、壓縮的方式,讓皂體品質更穩定,接近多數人體膚質所需,可存放3至5年,且不易軟爛、耐用。

因應疫情升溫,大春煉皂推抗菌皂,希冀找回大稻遊客如織的身影。(圖/程婷攝)
因應疫情升溫,大春煉皂推抗菌皂,希冀找回大稻遊客如織的身影。(圖/程婷攝)

在肥皂的製作上,大春煉皂的經典皂以米、茶葉、中藥入皂,各自帶有不同的作用。李國榮表示,當初在研發肥皂時,希望帶動在地文創,以稻埕時光經典款為例,有加入米胚芽油的米萃皂,保濕效果較其他兩款佳;有加入綠茶、烏龍茶的茶萃皂,去角質作用較多;有加入白茯苓、白芍、白朮的植萃皂,在藥理上具有淨白的作用。此外,大春煉皂出品肥皂以弱鹼性為主,以棕梠油為基底,萃取植物的油與精華,不添加有害化學成分,有利於環境分解,針對不同使用族群、部位,研發不同的系列,以舒敏弱酸系列為例,適合敏感肌的大人與幼兒。

李國禎表示店內每一角落均其含義,香皂體驗潔淨區,以攪拌機為底座,上面架設洗手專區,讓民眾體驗此店的獨有之處。(圖/程婷攝)
李國禎表示店內每一角落均其含義,香皂體驗潔淨區,以攪拌機為底座,上面架設洗手專區,讓民眾體驗此店的獨有之處。(圖/程婷攝)

企業的轉型與承接,也是一大考驗。大春煉皂執行長李國禎表示,剛接手前幾年,在父親身邊觀摩學習接手楊梅的工廠經營,從工廠端奠定基礎,因此初期在規劃「大春煉皂」,堅持原料需經MSDS認證,未來逐步朝向GMP認證邁進。李國榮指出,自身在接手「大春煉皂」行銷後,除了定期參與美容展、文博會、手創展,與同業交換訊息外,吸收文創活動、參與行銷課程、閱讀相關書籍、維繫與在地的情感,也是重要的課題。

李國榮指出,早年送西洋鐘給經銷商,因父親掉鑰匙的緣分,此西洋鐘輾轉回到我們的手裡,追朔其意涵發現送鐘有「永恆」的意思。(圖/程婷攝)
李國榮指出,早年送西洋鐘給經銷商,因父親掉鑰匙的緣分,此西洋鐘輾轉回到我們的手裡,追朔其意涵發現送鐘有「永恆」的意思。(圖/程婷攝)

大春煉皂概念店開幕僅4年多,但「大春」發跡歷史卻很早。李國禎指出,大春品牌創立於日治時期,自創辦人向日本人收購店鋪,承接傳統製皂的基礎,也在贈品貼上「大春」持續促進銷售,以推廣自家品牌,後期因人力不足的問題,父親接手僅承接ODM(原廠委託設計)、OEM(原廠委託製造)的訂單,當我們接手時,希望讓品牌生命重新點燃,因此選擇發跡地大稻埕為店址、融合在地元素、保有笑顏與大春logo,以及在實體店內陳設的肥皂製造工具,如槓桿式真空泵浦、機器滾輪等,提供現代人追憶與參觀的好去處,也歡迎大家有空來大稻埕走走,體驗大春煉皂出品的香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