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展開縮表 雙率走勢動盪

2022年若Fed提前且加大升息幅度,引來主要央行跟進的話,研判短期間資金可能回防而外流,新台幣恐將跟著出現一波回跌。

2021年通膨隱憂趨於嚴重,美國聯準會(Fed)11月宣布啟動縮減購債(Taper),歐洲央行(ECB)年底也跟進,儘管Fed強調不急著升息,但若通膨居高不下,且持續至2022年長於預期,不提前升息恐怕擋不住,美元也必進一步衝高,影響所及,我央行不排除跟進調高利率,引發資金移動,衝擊外匯市場,長期保持穩定的雙率情勢也將終結,轉向動盪。

塞港問題嚴重‧通膨持續升高

2020年起,全球飽受疫情肆虐衝擊,經濟表現一片黯淡,進入2021年後,隨著疫苗從年初開始接種到年尾,覆蓋率加速提高,經濟也開始重返復甦的軌道。但在此同時,卻又跟著浮現通膨問題,美債殖利率快速攀高,指標10年期公債殖利率從年初低於1%,4月初衝破1.7%。下半年更爆出塞港供應斷鏈及油價飆漲,加重通膨壓力,美國10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一舉衝破6%、創30年最大增幅,Fed縮減購債的聲量加大,且預料升息同步提前。

對於美國通膨的問題,央行總裁楊金龍認為,Fed一開始認為,疫情將緩和並最終可以過去,沒想到卻又出現塞港嚴重的問題,並一直難以處理,導致通膨持續升高。目前市場看法認為,要等到2022年第二、三季,通膨問題才會緩和,而Fed宣布從2021年11月開始縮債,至2022年6月減至零,且強調不急於升息,市場預期2022年底至2023年初才會升息。但隨通膨增速未見壓制,目前對加速縮債及升息提前至2022年中的看法,開始加大。

相對而言,台灣的物價指數還是控制良好,跟美國有很大的不同。央行掌握的資訊顯示,2021年CPI年增率可控制在2%之下,且央行比較關注的核心CPI,也都還在可控制的範圍內。楊金龍說,CPI減除油料費、蔬果後為核心CPI,因為這兩個部分不是台灣本身可控制的,觀察2020年國際油價大跌,CPI為-0.23%,但扣除油料費後,核心CPI反而為0.36%。顯示通膨仍相對穩定,至於未來是否升息,還是要看三條件,即後續物價變化及未來物價展望、各國貨幣緊縮的動作、政府紓困與振興發揮的效益等,再經央行全體理事開會決議。

進一步來看,台灣跟美國不一樣,國內物流暢通,沒有塞港及供應鏈出問題,因此「物價溫和上漲是健康的」。楊金龍認為,這次通膨主要是國際油價大漲,美國持續大幅上升的情況比較特殊,是因為受到塞港嚴重及供應鏈出問題,市場預料2022年第一季還會續高,然後再慢慢降下來,還需要再觀察整個情勢的發展。

通膨並非目前全世界的共通情況,包括日本、大陸、台灣都沒有如此嚴重,歐洲預料在2023年CPI年增率將下降至1.4%。楊金龍指出,國內2021年CPI年增比較高,有一部分是反應基期因素,若以近二年的平均數來看,仍低於2%,央行對於通膨的觀察,一向是看比較長期的變動。

台灣物價上揚一大原因,來自國際油價大漲,反應在國內油料上,因此民眾較有感,此外,17項民生物資的物價走高,一樣也對民眾日常生活產生影響。楊金龍強調,美國若反應通膨衝高,有可能提前至2022年上半年升息,而台灣由於通膨仍相對穩定,主要機構預測,台灣CPI年增率2022年將會下降。

市場推測Fed在2022年會升息2碼(0.5個百分點),根據長期以來的經驗,央行通常不會比照Fed等幅調整政策利率,而是採取分散策略,以調一半居多,降低對金融市場的衝擊,更不會率先搶開槍。楊金龍以台灣跟進升息1碼(0.25個百分點)為例說,他預期對股市的影響不大,但提前升息造成利差擴大下,資金將因此擴大流入,在匯市引發新台幣升值,以及助漲房市的負面效應。

楊金龍還說,台灣2020及2021年基本面良好,2022年也可望續好,尤其在全球供應鏈居提供者的地位,這是相當有利的優勢,也是外資看好的根據,升息對股市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房市炒作則會因資金大量流入,且過度投入,因此必須透過選擇性信用管制因應,配合政府執行的健全房市方案。

台灣防疫有方‧出口表現長紅

升息對匯市的影響更是直接。因為台灣利率水準(重貼現率1.125%)已較歐、美、日來得高,若提前升息進一步造成利差擴大,吸引更多資金進來,新台幣將立即有升值的壓力。但他也不諱言,如果2022年全球央行多數偏好貨幣緊縮,「台灣也會有動作」。

觀察2021年以來的市場表現,儘管國際美元指數狂飆,但新台幣走勢硬是把美元比下去,穩居最強亞幣地位,甚至可說是地表最強貨幣。匯銀主管表示,主要來自出口表現亮麗,連續一年多來月成長率長紅,護國神山「台積電」為首的電子業者,因2020年以來疫情肆虐全球,各國封鎖停工,造成供應斷鏈,但台灣防疫有方,反而成為全球供應來源主力,帶動傳產業也受惠,出口表現連旺二年還不止,預估2022年仍是一路長紅。

外資也因對台灣基本面具有信心,持續匯入加碼台股,自然也進一步推高了新台幣。此外,國人海外的資金回籠、台商資金回流等,讓新台幣對美元匯價從2020年初的30元,一路連闖30元、29元、28元整數關卡,衝高至27元價位並成新常態,加上出口暢旺下,2021年就算多次短暫貶回到28元以上,仍無法持久。

2022年若Fed提前且加大升息幅度,引來主要央行跟進的話,研判短期間資金可能回防而外流,新台幣也將跟著出現一波回跌。匯銀主管認為,此時如央行出手上調政策利率(1碼),就會發生如楊金龍所說的利差效應,資金又加大並快速匯入,帶動新台幣重啟升勢。

也就是說,在這樣的預期下,2022年利率及匯率,將不再延續穩定結構,走勢轉為相對動盪的新局。

回顧2020年3月央行跟進Fed降息1碼後,重貼現率下探至1.125%的史上新低,儘管其間經歷二次疫情、變種病毒、本土疫情,但央行順應疫情變化,考量國內資金極度充裕,延續至2021年底均是寬鬆貨幣政策,政策利率連七凍的穩定情況,及新台幣一路朝向升值的可預測性,應該都將進入一個新局,雙率走勢將有明顯的變動。

目前市場看法多樂觀認為,全球經濟2022年復甦方向不變,且各國疫苗覆蓋率普遍達到一定的高水平,甚至有效治療的藥物也正式上市,屆時全球將恢復開放,重返疫情前的生活。而中美貿易談判如進入第二階段,利率正常化應是可預見的,揮別過去二年來的疫情陰霾,跟隨Fed從啟動縮減購債、升息到縮減資產負債表,國際金融市場的疫後新秩序將開始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