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高壓監管 科技群雄瑟縮

大陸政府高舉反壟斷、數據控管、防金融科技風險等大旗,對市場上呼風喚雨的網路企業開鍘,整頓力度在2022年或許會降低,但已造成深遠影響。

60.37%,這是大陸網路巨擘阿里巴巴2021年內股價高低點之間的落差,很難想像在2020年底股價剛創新高、以逾8,500億美元市值,與美國科技群雄互別市值苗頭的大陸網路科技企業,在2021年的發展突然扭頭向下,一切的原因還是背後政府那隻名為「監管」看得見的手。

大陸政府高舉反壟斷、數據控管、防金融科技風險等大旗,對過去十年在市場上呼風喚雨的網路企業們開鍘。當地指標性網企在2021年共同面對行業中最黑暗的時刻,阿里巴巴被處以天價人民幣(下同)182.28億元的反壟斷罰款,直接刷新罰款紀錄;美團亦被處以罰金34.42億元、退還用戶保證金12.9億元的高額懲處;騰訊王牌業務遊戲、通訊、音樂全數遭殃,且旗下App還一度被停止上架、需要經過審查才可放行。

兩巨頭成目標‧股價屢屢重摔

整肅行動從2020年底開始,在整個2021年,外界都在觀望與猜測政府監管層的重手是否已有逐漸鬆開的跡象,但預期似乎一次次落空,兩大網路巨頭年內股價詮釋出沒有最低、只有更低的發展,港股騰訊在2月衝上775港元的歷史股價新高後,至8月已摔落至412港元的低點,12月中下旬氣氛低迷再次走向430港元,再次觸底並非不可能。

早在2020年底就成整頓目標的阿里巴巴更是波折,美股股價在螞蟻上市前升至319美元價位,隨後整頓事件下大砍30%,在2020年底幾乎觸及200美元,不過2021年新一年開始下看似有好彩頭,2月再次反彈至274美元,只是下半年這些數字如溜滑梯般蒸發,10月的138美元價位原已讓不少人視為阿里這波股價低點,沒想到在12月該數字進一步縮水至109美元。

展望未來,市場有理由相信這次的整頓在2022年會開始鬆手,雖然大陸在2021年11月成立國家反壟斷局,且於2021年底期間的政策會議上仍強調監管、公平競爭等字眼。但值得注意的是,反壟斷局局長甘霖在12月時表示,年內網購節「二選一」行為基本停止,更強調市場競爭秩序明顯好轉,似乎也暗示了2022年的官方態度。

這種預期,一方面是大陸2021年底在各種因素衝擊下,支撐經濟的消費數據表現並不如意,與零售等行業密切相關的大型網企可能因此再得到更多空間去提振市場景氣。另一方面,主要的網路巨頭在年內紛紛「投誠」,態度明確接受監管、斥資鉅額響應「共同富裕」計畫,更在業績低谷、下滑等背景下,亦不遺餘力推動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等項目,環保與減碳成為年內企業發展的關鍵字。

與此同時,大陸對網路產業監管的重點方針也有轉變,2020年底、2021年初著重金融科技、反壟斷等面向,但在2021下半年重點轉向資本市場,標誌性的事件便是2021年6月底滴滴赴美上市,頓時惹怒大陸官方,短短數日就祭出調查、下架App等懲處,隨後也頒布限制企業境外上市的新規,整個下半年有意赴美IPO的獨角獸都如坐針氈。

數據是這些網路科技企業最強大的武器,但當下中美關係緊張,美國「外國公司問責法」幾乎等同掐住在美股上市的中概股咽喉,使得大陸更加嚴防企業出海掛牌。只是此消息對網科業者如同噩耗,其他市場很難如同美股般,向網科業給出如此漂亮的估值。

不過在全球兩大強權的爭霸下,並沒有給予網企太多選擇空間,2022年可能有更多獨角獸被推至香港甚至大陸本地上市,或是在當前行業低迷的情況下,IPO數量將直接銳減。

2021年內大陸還大力打出「雙減」牌,下令降低學童負擔,當地補教培訓機構全數垮台,有意思的是,這些積極發展網路、線上化的補教機構,正是陸企在美股掛牌的最龐大族群,反映出監管層掃蕩在美中概股的態度。

同樣在2021下半年,保護未成年人風氣、版權等因素推動下,遊戲、音樂、短影音等網路密不可分的娛樂領域也遭到整頓,包括娛樂巨人騰訊、大陸估值最高獨角獸字節跳動都受到衝擊,象徵大陸網路巨頭全數淪陷。

企業動盪情況,逐漸影響到企業家們的規劃,光是在2021年內就有不少如日中天的網路企業家選擇卸下重任,拼多多創辦人黃崢在3月時宣布將卸下董事長重擔,字節跳動創辦人張一鳴也在5月、11月接連卸下CEO與董事長,退居幕後多時的京東創辦人劉強東也正式將集團二把手徐雷拉上總裁職位。

響應共同富裕‧換取喘息空間

許多企業與企業家也在期間大力響應官方「共同富裕」政策,阿里巴巴宣布斥資千億元在該項目上,騰訊則拿出兩個500億元投入共同富裕以及可持續項目,張一鳴捐出5億元在家鄉福建成立教育基金會,雖然斥資規模巨大,但也在年內高壓監管下為企業換取喘息空間。

這場官方監管整頓或在2022年降低力度,不過對網科企業內部商戰而言,已產生足夠深遠的影響。
首先,大陸官方反對大型企業建立自身生態系的模式,要求互相開放服務,掌握流量的騰訊在被迫開放下,可能較競爭對手阿里巴巴而言是更受傷的一方。

再者,經歷這波以反壟斷為主的動盪後,「老二哲學」的益處體現無疑,無論是在阿里巴巴之後的京東,還是在騰訊之後的網易,受到懲處與針對的力度均沒有業內領頭羊來得大,這點充分體現在企業的財報經營成績之上,不少外資投資機構也因此挪移投資標的,關注這些有龐大實力、但並未受到監管層特別針對的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