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冷戰 拜登續扮鷹派

中美經貿關係依賴度極高,也使中美「新冷戰」緊密牽動世界格局,拜登政府對中政策與川普路線相同,但作法更細緻,將使中美亞太貿易競爭長期化且愈來愈激烈。

美國總統拜登在2021年1月上任後,中美兩大經濟體領導人的焦點從「習川」過渡到「習拜」時代,然而,有別於各界預期的中美關係將自此逐漸和緩,拜登政府仍延續前朝的鷹派路線,經過長達九個月的政策總體檢,再對中國施以貿易政策重拳。

接下美中貿易戰要角的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上任之初曾多次表示,正全面檢視美國前總統川普定下的對中貿易政策,並表示將關稅視為重要談判工具。她在政策審查期間曾透露,美中貿易關係存在「嚴重失衡」,且損害美國經濟,而拜登政府正致力於平衡這種關係。

拜登過去在野期間,曾質疑川普激進的對中貿易政策,但拜登團隊上任以來,仍維持高額關稅和投資限制,以對抗中國政府向企業提供的工業補貼等貿易措施。

拜登政府對中政策的模糊持續半年多,終在2021年10月獲得進展。戴琪在華府智庫的演講定調美國貿易政策方針,美國聚焦中國在「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下的採購承諾未達標,宣告會敦促中國實現承諾,並暫緩「第二階段貿易協議」談判進程。

長期追蹤「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採購進度的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高級研究員鮑恩(Chad Bown)11月公布報告顯示,中國對美實際採購總額仍與承諾目標有大段落差。截至2021年10月末,中國對美進口總額2,083億美元,僅占承諾目標總額的62%。

分項數據顯示,中國對美實際採購額以農產品的達標率最高,累計已完成76%,但製造業產品和能源產品仍大幅落後,採購額分別僅達目標的61%和48%。

由於近年來中美兩大經濟體由貿易戰擴大至科技戰、金融戰,產學界高度擔憂,全球經濟恐將走上脫鉤一途。戴琪這場演講對於美中重啟經貿談判釋出善意,有望使兩國延續多年的「新冷戰」降溫。

但各界尤其關注的是,戴琪在演講中指出,美國將使用「任何可用的工具」,促進美國人民的經濟利益,且不排除針對中國農業、鋼鐵和半導體等行業的巨額補貼,啟動川普曾祭出的「301調查」,使緊張氛圍再度蔓延。

回顧延燒已久的貿易戰,川普自2018年3月吹響宣戰號角,要求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對中國發起「301調查」,審查中國的技術移轉措施和智財權相關政策,隨後宣布對中國進口產品課徵高額關稅,中國隨即祭出反制,美中貿易戰就此開打。

中美兩國隨後於2020年1月15日在華盛頓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暫時喊停了戰火猛烈的貿易戰。中國在協議中承諾,將在2020年至2021年間擴大對美商品採購,並承諾著手擴大智財權保障、技術移轉改善、金融匯率原則以及金融服務准入等措施。

有別於過往美蘇「冷戰」,中美經貿關係依賴度極高,這也使中美「新冷戰」緊密牽動世界格局。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紫光金融學講席教授兼綠色金融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鞠建東,出席中華經濟研究院財經論壇時表示,中美貿易總額對美國總貿易額的占比自1995年的4.47%,一路上升至2017年的16.59%,中國於期間已然取代日本,成為美國在亞洲的最大貿易夥伴。

對於供應鏈安全問題,中國的雙循環和拜登政府產業政策評估皆反映出反壟斷議題。鞠建東認為,供應鏈安全對大區域、大經濟體產生重大影響,因此中美之間在規則上的競爭仍會存在,且將催生中國部分企業的本地化。

美為抗衡中國‧展開國際布局

國際方面,拜登為抗衡中國,在國際舞台高呼「美國回來了!」積極帶領美國投入國際事務,不僅向歐盟的盟友承諾重建美歐關係,並在資訊安全和人權議題等方面與歐盟聯手,共同對中國發難,一致封殺中國5G設備供應商華為,使醞釀已久的「中歐投資協定」審議應聲中止。

此外,拜登在東協區域經濟的布局不遺餘力,其在10月末出席東亞峰會承諾,將推動印太區域經濟框架。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12月出訪東南亞時再重申,這項協議將涉及貿易便利化、數位經濟、供應鏈韌性、基礎建設、清潔能源以及勞工標準等多方面領域,以抗衡中國在當地日漸壯大的影響力以及「一帶一路」倡議。

通膨壓力高漲‧美擬調降關稅

但在美國縝密抗中布局的另一端,自川普政府發起貿易戰以來,經營中國業務的美國進口商即開始負擔高額關稅,多數美企對此反覆呼籲降稅。而在疫情爆發後的經濟復甦階段以來,大批美商亦不堪負荷,美國商會、美國農業合作社聯合會和半導體行業協會等美企代表性商會曾於8月聯合致信發聲,呼籲戴琪和美國財長葉倫重啟對中談判並調降關稅。

與此同時,美國正面臨數十年未見的通膨壓力,繼10月份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達6.2%後,美國勞工部公布11月通膨數據持續衝高,CPI年增率高達6.8%,創39年來最大漲幅,汽油、食品、租金等各項民生用品漲勢不斷。

面對嚴峻的通膨困境,調降對中關稅似乎成為美國政府的政策解藥。美國財長葉倫(Janet Yellen)12月初受訪表示,關稅確實會提高美國國內物價,拜登政府正重新討論「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並考慮降低部分領域關稅的要求,以緩解美國高漲的通膨壓力。

鞠建東指出,拜登政府的對中政策與川普路線相同,但是作法更為細緻,一連串措施預計將使中美亞太貿易規則的競爭長期化且愈來愈激烈。國際區域間的格局,最終仍須取決於中美兩國國內經濟的發展,這是長期理性的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