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鵝滿天飛 陸力求穩經濟

大陸經濟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且在世紀疫情衝擊下,充滿不確定性,多家機構和投行已數次下調2022年大陸經濟預測。

2021年上半年,大陸經濟成長因2020年同期低基數呈現高增長,但下半年,經濟大省陸續爆發本土疫情、缺電、洪澇、整頓科企等產業、大陸房市下滑與房企債務危機等黑天鵝輪番上陣,影響了消費、生產、投資甚至出口,導致第三季GDP成長率迅速下滑。雖然全年仍可保原訂增長目標,但展望2022年,外界認為上述部分因素縱橫交織影響下,穩經濟將是大陸政府一大挑戰。

2020年初自武漢爆發新冠疫情,大陸採取高強度的封鎖措施,雖然導致經濟大幅衰退,但也火速控制住疫情擴散,促進經濟快速復甦,使2020年四季的經濟增長率呈現「前低後高」的情況。

到了2021年,前兩季受惠於上年的低基期與疫情控制得宜,GDP年增率跳躍式反彈,分別增長18.3%、7.9%。但到了第三季,因前述因素令增速大幅下降3個百分點至年增4.9%。至於第四季,多數機構預測增速約落在4%~5%之間。

大陸過去數年一直是全球經濟成長引擎,穩定與否備受關注,但在迎接2022年之前,從擘劃該年經濟政策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看,根據近5,000字的新聞通稿中,就出現25個「穩」字,不難看出接下來大陸要穩經濟將面臨不少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會議提到,大陸經濟發展面臨了「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等三重壓力,且在世紀疫情衝擊下,百年變局加速演進,外部環境更趨複雜嚴峻和不確定。

對此,大陸國家統計局曾解讀,從需求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年增率由2021年初的兩位數增長回落到個位數,兩年平均增速也由3月份的增長6.3%回落至8月份的增長1.5%。投資年增速也同樣是由年初的兩位數增長回落至個位數增長,兩年平均增速也整體上出現回落態勢,反映了需求收縮的變化。

從供給看,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國內部分能源和金屬供給偏緊,汽車等部分行業缺晶片問題影響明顯,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漲幅連續擴大。PPI漲幅從2021年1月份的上漲0.3%擴大至10月份的13.5%。

從預期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自2021年4月份以來連續回落,9月和10月跌至收縮區間,其中小型企業製造業PMI連續七個月處於收縮區間。

服務業商務活動指數受疫情影響波動比較大,2021年11月服務業商務活動指數為51.1,比上月下降0.5。其中,住宿、餐飲等行業商務活動指數均回落至收縮區間,主要是受疫情影響,都反映出預期轉弱的情況。

嚴格防控疫情‧影響消費生產

這也反映出疫情防控恐是制約2022年經濟增長一大原因。疫情爆發逾兩年,大陸仍堅持「零確診」政策,一地若出現本土確診,立即嚴格控制該地人員流動,進一步影響消費與企業生產。

大陸下半年全國各地持續出現本土病例,眼看鄰近年節卻遲遲無法「清零」,加上北京冬奧及「兩會」均在2022年首季登場,大陸政府再度升級防疫措施手段,除了繼續實施嚴格的邊境管控,從2021年12月中旬至2022年3月15日前,暫停旅行社及線上旅遊企業經營進出陸地邊境口岸城市(與香港、澳門有口岸相連的除外)的跨省團隊旅遊及「機票+酒店」業務。

同時,出現中高風險地區的省(區、市)也應立即暫停相關業務。而這影響最大的,恐怕是拉動GDP「三駕馬車」之一的消費數據進一步下滑。

房企債務問題‧拖累經濟隱憂

另一被市場警惕導致經濟下行的重要原因,為大陸房市房企受到監管及債務問題。過去房地產是組成大陸GDP的重要部分,但大陸曾經對房市的「放縱」如今成為隱憂。大陸政府近期明顯決定下重手整頓房市,具體方式包括打擊房企槓桿,抑制房價。

最具指標的是,「金九銀十」榮景似乎已消失殆盡。數據顯示,2021年9月商品房銷售額為人民幣(下同)1.57兆元,較上年同期下降約15.8%;銷售面積1億6,139萬平方公尺,較上年同期下降約13.17%。

當月房地產開發投資額、房屋新開工面積、開發企業到位資金額等資料也均呈現負增長。到了10月,市場觀望情緒仍延續,商品房銷售面積、銷售額年減率進一步擴大,分別下降21.7%和22.6%,幾乎宣告大陸房市正式「入冬」。

且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看,會議強調「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顯示2022年房企調控政策「只會緊不會鬆」。

房企債部分,值得注意的是,大陸房企多在2017年轉為發行海外債,發行頻率也高,根據美元債年限多為5年推估,2022年將成為大陸房地產業的「美元債到期大年」。

資料顯示,2022年度房企到期海外債的債務規模折合人民幣約3,560.2億元。分季度來看,第一、二季合計到期餘額較高,分別為983.3億元和983.9億元,第三、四季到期餘額逐漸下降,分別為852.6億元和740.4億元。

在各種已出現黑天鵝或「隱藏版」黑天鵝蠢蠢欲動之時,12月初時,路透引述消息指出,大陸幾位政府顧問即建議北京當局調降2022年成長目標,以便在經濟前景面臨眾多挑戰情況下,為決策者提供更多結構改革空間。

外電引述一位政府顧問稱,理想狀況下,大陸經濟增速2022年應可達5%~5.5%或5.5%左右。大陸有必要維持經濟穩定,且需要一些透過反周期政策來應對經濟壓力。

機構預測方面,2021下半年開始,不少機構和投行多次下調2022年大陸經濟預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大陸該年經濟增長5.6%,摩根士丹利預計為5.5%,瑞銀預測5.4%,摩根大通預估4.9%,高盛料4.8%。

大陸方面,作為最具指標性智庫的社科院分析當前大陸經濟發展面臨的困難,包括消費恢復仍然乏力,有效需求偏弱;大宗商品價格上漲顯著抬升中下游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生產成本;個別大型房企因盲目擴張和經營管理不善導致風險暴露,以及隨著主要經濟體產能逐步復甦,大陸出口替代效應將有所減弱。

因此社科院在年底發表的「經濟藍皮書」預計,2022年大陸經濟增長5.3%左右。而大陸四大行之一的中國銀行12月公布的報告提到,2022年形勢要比2021年嚴峻些,預計該年GDP增長5%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