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經濟樂觀 仍有三大風險

2022年台灣經濟成長率上看4%,主計總處、台經院預測都上修至4%以上,國際貨幣基金估台灣也可以達3.3%的中度成長水準。

2021年台灣經濟如倒吃甘蔗,期間雖因疫情三級警戒以致商業活動蕭條,失業人口劇增,但隨著8月疫情趨穩,商業活動漸次恢復,加以出口屢創新高,經濟成長率重返許久未見的6%,創下最近11年以來最高。

2021年是很特別的一年,既是最恐慌的一年,也是景氣最熱的一年,許久未曾出現的景氣紅燈,不但出現了,而且連續亮了9顆,創了史上最長的紅燈期,與強勁的經濟成長如響斯應,依主計總處的統計,台灣從出口、生產到民間投資,無一不好,惟一表現差的就是民間消費,這是因為疫情以來國人無法出國旅遊,加以三級警戒期間,連國內餐飲、旅遊、運輸、娛樂也受到限制,因此民間消費在2021年幾乎是零成長。

雖然消費低迷影響了不少人的生計,2021年台灣總體經濟依然強勁,然而,在榮景中卻也出現通膨壓力,百物齊漲,讓人民引以為苦,這個現象雖不致演變成1980年的停滯性通膨(stagflation),但是仍將是2022年台灣經濟發展的一大變數。

展望2022年的台灣經濟,國發會主委龔明鑫於立法院表示:「景氣紅燈有機會一直亮到2022年。」綜合國內外機構於2021年底的看法,2022年台灣經濟成長率上看4%,主計總處、台經院的預測都上修至4%以上,國際貨幣基金(IMF)估台灣也可以達3.3%的中度成長水準。

國際熱錢炒作‧通膨壓力升高

雖然各方對台灣2022年的經濟展望仍屬樂觀,但台灣由於外貿依賴度極高,在國際政治衝突升溫,地緣政治未解,中美貿易戰時隱時現,國際油價時升時降,全球股市時熱時冷,加以美國量化寬鬆(QE)向全球釋出的巨量熱錢,更推升了資本市場的泡沫風險,這些不確定性仍在發展中,仍將影響2022年的全球經濟,台灣難以置身事外,綜合看來有以下三點不確定性:

第一、通膨壓力升高的風險:自1980年二次石油危機落幕以來,全球物價長期平穩,只曾在2008年出現半年的通膨壓力,2021年自年初以來國際農工原料、原油價格急升,油價由年初每桶50美元升至11月升破80美元,隨後又上下震盪,國際銅價每公噸於2021年初不到8,000美元,11月已近1萬美元,錫更由23,000美元漲至4萬美元,此外黃豆、玉米及小麥等大宗物資的行情,也扶搖直上,由這些農工原料價格上揚所牽動的輸入性通膨壓力,勢將持續到2022年,雖然今日的全球經濟環境,已不可能再出現兩位數的停滯性通膨,但在國際熱錢大肆炒作這些原物料行情下,通膨壓力如影隨形,仍將是2022年的最大風險。

第二、全球供應鏈重組的風險:全球今日的產業供應鏈是歷經三、四十年貿易自由化而得,1979年東京回合、1994年烏拉圭回合協議的簽署,讓全球市場開放、關稅調降邁入新里程碑,這個自由競爭的環境也迎來了全球化生產,在市場那一隻看不見的手引導下,各行業建立了最符合比較利益的供應鏈,激活了全球貿易及經濟。惟自四年前,美國總統川普發動貿易戰以來,隨著中美貿易戰升溫,供應鏈重組呼聲又起,這對世界工廠的中國大陸自然是一大挑戰,一旦供應鏈移轉至他國,大陸的出口地位必當滑落,然而2021年1~11月,中國大陸出口升至3.0兆美元,年增率仍高達三成,以此看來,供應鏈重組雖是喊的震天價響,但進展有限,惟其變化仍將影響2022年台灣經濟。

新冠疫情變化‧依然撲朔迷離

第三、撲朔迷離的疫情變化:自2020年初新冠疫情漫天蓋地而來,各國實施邊境管制,跨國商旅停擺,全球服務貿易衰退,依世貿組織(WTO)統計,2020年全球服務輸出由前一年的6.2兆美元降至4.9兆美元,疫情影響之深,於此可知。近一年來全球疫情飄忽不定,時緩時急,時而出現變種病毒,撲朔迷離,干擾經濟甚深,台灣於2021年也曾因疫情進入三級警戒而陷入巨大恐慌,雖然多數國家已普遍施打疫苗,卻仍難敵病毒,染疫人口扶搖直上,於此看來,新冠疫情仍將是影響2022年的重大變數。

綜上分析,2022年的台灣經濟看來還是樂觀的,惟仍有前述這三大風險會干擾經濟未來走向,必須審慎因應。經濟預測向來不容易準,因為干擾經濟的因素,多是無法量化的,例如貿易戰、氣候變遷、地緣政治、供應鏈的移轉,無一不是牽一髮而動全身,但卻都無法量化而納入預測模型,因此三分樂觀,七分審慎,才是較好的因應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