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疫情困局下 兩岸經貿 逆造盛世

全球經商環境自2018年起進入激烈動盪階段,先是美國對中國等貿易夥伴發起貿易戰,全球產業鏈加速重組,隨後中美在2020年1月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兩國貿易戰暫時休兵,受創的全球貿易原可稍喘口氣,但新冠病毒疫情接踵而來並迅速蔓延全球,再度重創全球經濟。儘管各國已陸續展開新冠疫苗的施打,但疫情至今仍在各地起起伏伏,對全球經濟復甦帶來極大變數。

身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大陸,以及全球IT製造業重鎮的台灣,雖然無法避免全球局勢的動盪,各行業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但整體來看,大陸率先走出疫情的陰霾,經濟自2020年下半年明顯復甦,直至2021年上半年仍快速成長;台灣方面在2021年5月之前則因防疫有成,經濟上也繳出漂亮的成績單。

正當歐美國家普遍為疫情所困之際,兩岸經濟的出色表現不僅支撐全球產業發展,更為兩岸經濟合作創造了更廣闊空間,重啟下一波兩岸經貿盛世值得期待。

大陸經濟快速從疫情復甦

2020年大陸的經濟運行猶如洗三溫暖。年初的1月15日,中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之後,宣告已經打了兩年的中美貿易戰休兵。根據中美協議,雙方減免部分已加徵的關稅, 同時中方承諾擴大對美採購。G2經貿摩擦的和解,讓全球產業鏈的重整步伐得以放緩,而受中美貿易戰負面衝擊的全球經濟可望重回正常軌道。

不料此時新冠肺炎疫情已蠢蠢欲動,中美簽署貿易協議才時隔一周,大陸工業大城武漢爆發新冠疫情並封城,隨後疫情從武漢擴散至大陸各省市區,甚至海外各國也開始傳出疫情, 自此全球展開一場漫長的抗疫作戰。

武漢是大陸汽車工業和IT產業的重鎮,在長達76天封城的日子裡,人流、物流停頓, 大多數產業停工停產,在全球產業鏈分工綿密的當今,武漢封城影響所及,不僅是當地和大陸經濟受創,全球汽車和IT產業也出現斷鏈危機,時至今日仍餘波盪漾。

更出乎意料的是,新冠疫情快速蔓延至全球各地,歐美各大工業國受創尤重,各國不時傳出封城、封邊境等人員和物流管制措施,工廠停工停產,機場和港口形同關閉,在製造業和服務業呈現停滯狀態下,全球經濟和貿易陷入低迷。

在疫情最嚴重的2020年第一季,大陸GDP衰退6.8%,為大陸自1992年開始公布季度經濟數據以來首次負成長。其中,以製造業為主的第二產業受創最嚴重,當季第二產業增加值年減9.6%,遠遜於第一產業(農林漁牧業)的年減3.2%和第三產業(服務業)的年減5.2%。

在出口方面,以疫情大肆蔓延的2020年2月受創最重,以美元計價的出口額年減17.2%,3月跌幅縮小,為年減6.6%,但4月便轉為正成長;進口方面因原物料和半成品占大宗,相較於出口數據會有滯後效應,因此,疫情對進口的影響在4 月和5 月才反映出來,分別年減14.2%和年減16.7%,隨後反彈。

在嚴厲的防疫措施之下,大陸很快抑制了疫情的蔓延,武漢在2020年4月8日零時正式解封,宣告大陸進入後疫情時代,緊接著大陸從中央到地方全力推動復工復產,雖然之後北京、上海、遼寧、廣東等地曾再發生局部疫情, 但均快速控制下來。總體來看,自2020年第二季後,大陸疫情明顯趨緩,經濟也駛在穩步復甦的軌道上。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至2019年中美貿易戰期間,大陸許多本土和外資企業為分散風險而準備進行產業轉移,但疫情於2020年第二季在各國蔓延開來之後,導致全球供應鏈大亂。與此同時,大陸製造業很快地從疫情中恢復生產,使得許多原本從大陸轉向東南亞和南亞等地的訂單,再次回流到大陸,推升大陸進出口快速反彈,加上投資和消費逐漸回到疫情前水準,大陸經濟在2020年下半年明顯復甦。

自2020年第二季之後,大陸經濟數據快速彈升,第二季至第四季的GDP年增率分別為3.2%、4.9%、6.5%,逐季升高的GDP增速,讓大陸2020年全年的經濟成長率達2.3%,為主要經濟體中唯一正成長的國家。邁入2021年之後,由於上年同期低基數的關係, 第一季GDP年增18.3%,創史上新高。

外貿表現不遑多讓,出口在2020年6月恢復正成長0.5%之後,增速逐月提升,當年11月年增率高達21.1%,12月亦達18.1%。累計全年出口年增3.6,進口僅小幅衰退1.1%。2021年以來,出口繼續保持二成以上的高速成長,其中2月年增率高達154.9%,前五月年增40.2%;進口同樣快速成長,2021年前五月進口年增35.6%。

大陸台商面臨新的優勝劣汰競賽

大陸經濟快速走出疫情陰霾並彈力復甦,台灣和大陸台商既是推手之一,也是受益者。台商在1980年代後期開始赴大陸投資,經過傳產、科技和服務業三波的西進潮,儼然就是大陸經濟轉型的路線圖。不可否認地,台商在大陸經濟轉型升級的過程中扮演了參與者角色, 即使在大陸本地企業已經成熟茁壯的當下,台商在大陸這個「世界工廠」的許多領域仍占有一席之地。

正因如此,即使兩岸關係在2016年之後陷入低迷,但兩岸的經貿合作卻是日益熱絡。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東協和歐盟之外,台灣近來已躍升為大陸最大的進口來源地,同時是少數對大陸維持巨額貿易順差的國家或地區。

根據大陸商務部台港澳司數據,2020年全年兩岸貿易額達2,608.1億美元,年增14.3%。其中,大陸對台灣出口601.4億美元,年增9.1%;大陸自台灣進口2,006.6億美元,年增16.0%,大陸對台貿易逆差達1,405.2億美元。邁入2021 年之後,兩岸經貿互動更加熱絡,大陸海關數據顯示,2021 年前五月,兩岸貿易額年增35.1%,其中大陸對台灣出口年增34.5%,大陸自台灣進口年增35.3%。

在疫情爆發的前一年,也就是中美貿易戰方酣的2019年,兩岸貿易總額年增0.8%,其中大陸對台灣出口年增13.2%,大陸自台灣進口則衰退2.6%,大陸對台灣貿易逆差1,179.2億美元。而在中美貿易戰第一年的2018年,兩岸貿易額仍年增13.2%,其中大陸對台出口年增10.6%,自台進口年增13.9%,對台貿易逆差1,289.5億美元。從數據看,原本可能因中美貿易戰而出現倒退的兩岸經貿往來,在2020年卻因為中美貿易和解和新冠疫情而再次出現逆轉。

在這個兩岸經貿交流的關鍵轉折點,大陸台商們身處其中,再次展現強勁的韌性。大多數大陸台商仍以出口為導向,在2018年至2019年期間,他們歷經中美互徵關稅的折磨,不論是製鞋、家具等傳統製造商,或是智慧手機、筆電等產業鏈上的高科技企業,均深受其害, 應變之道則是遷廠海外或轉型內銷。

許多對地緣政治敏感或難以承受大陸經營成本上升的台商,稍早幾年前已經遷廠東南亞, 但仍有為數不少的台商們仍在苦苦尋覓東南亞、印度的設廠地點,值此時刻,中美貿易戰的和解及接踵而來的新冠疫情,打亂了他們的投資布局。

特別是台商遷廠的熱門地點東南亞和印度, 都是後續疫情嚴重的地區,這些地方因疫情而普遍停工停產,面對這種局勢,部分台商陷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兩難局面。

對於大型企業集團而言,在東南亞或印度設新廠,但仍保留在大陸的製造基地,是拓展市場和分散風險的主要策略,遷廠策略若得宜, 新廠和大陸廠將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為集團的營收和獲利帶來更高成長,即使失敗了,也都在集團財務可控範圍;但對於多數的中小企業而言,在海外另設一處新廠,可能是押注公司的大部分資金或台商個人一生積蓄, 投資方向一旦錯誤,可能賭上全部家當。以如今時局的震盪程度,投資風險之大必將加速中小型大陸台商的淘汰。

最新調查的2021年大陸台商一千大排名之中,正好印證了這一趨勢,也就是局勢變化越大,對企業而言卻是「大者愈大、強者愈強」。調查結果顯示,千大台商在2020年總營收年減少23.79%,是本調查17年以來最大的衰退幅度,但另一方面,稅前純利總額卻較2019年呈現兩位數的成長,年增率達10.43%。

千大台商營收總額大幅衰退的原因,主要是受到2020年上半年疫情時期停工停產的拖累; 至於淨利總額成長也與疫情有關,歸因於後疫情時期大陸製造業的海內外訂單大量湧現,且「量多價更揚」,即使營收無法彌平上半年的缺口,但產品價格不斷的上揚不僅填補了上半年的虧損,更推升公司全年的淨利大幅成長。

「強者愈強」的另一佐證是,即使擠進千大台商榜,前段班和後段班卻表現迥異。例如, 營收成長率百大台商中,有多達73家名列營收前五百大台商;而營收衰退最多的百家台商,則有67家是在營收五百大之後的後段班台商。事實上,能擠入千大後段班的大陸台商也都是頗具實力的企業,而其表現尚且如此, 更遑論無數在逆境中掙扎的中小型台商。

兩岸經貿合作展望

由此看,大陸台商在經過30多年的拚搏之後,正進入新一波優勝劣汰的生存競賽中,能審時度勢並順風而起者,當能成為這場大變局中的勝出者。

大陸經濟在2020年第二季之後快速從疫情中復甦,而台灣在2021年5月之前因防疫有成,經濟未受到新冠疫情的干擾。在全球其他地區因疫情而生產中斷的情況下,兩岸成為支撐全球產業繼續運轉的兩個重要引擎,也帶動兩岸對外貿易蓬勃發展。

值得關注的是,雖兩岸官方關係近年陷入低谷,但兩岸民間經貿交流卻更加熱絡,尤其在半導體業、機械業,以及石化、紡織等許多傳統產業上,台灣半成品和零組件源源不斷地出口到大陸這個全球最大的生產基地,推升大陸成為台灣最大出口地和最大的貿易順差來源。

2020年在全球出口總值年減7.4%的情況下,台灣2020年出口值年增4.9%達3,452.8億美元,創歷史新高,並超越西班牙和俄羅斯成為全球第15大出口國。更驚人的數據是,2020年大陸台灣對中國大陸(含香港) 出口達1,367.4 億美元,占台灣總出口值的43.8%,較2019年同期大幅增加14%。

進入2021年,台灣進出口表現更旺,財政部數據顯示,2021年前五月台灣出口1,703.2億美元,年增30.2%,其中我對大陸出口年增33.5%,對大陸出口額占台灣整體出口比重仍高達42.6%。數據顯示,台灣對大陸貿易依存度居高不下,兩岸經貿越來越緊密。

另一方面,台商「台灣接單,大陸生產」的三角貿易模式,讓許多台商的大陸廠成為母公司的重要營收和獲利來源。整理上市櫃公司公布的財報顯示,2020年上市櫃公司認列大陸投資收益創下歷史新高,達新台幣(下同) 4,998.44億元,年增27,33%。2021年第一季成果更豐碩,上市櫃公司認列大陸投資收益高達1,200.93億元,較去年同期大幅成長303.65%。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第一季大陸收益前十大上市櫃公司中,包括居首的鴻海、第三的南亞、第六的台化、第八的廣達和第九的正新,其大陸收益年增率均超過300%,其中台化的年增率更高達740.29%。相關數據再次說明了大型台資企業集團「強者恆強」的趨勢,同時也印證了台商在打造全球布局時,大陸將是拼圖上不可或缺的一塊。

文/康彰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