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利率的反思 翻轉壽險生態

保險局透過監理措施,希望引導壽險業以三大策略突破未來長久的低利率環境,一是商品轉型、二是強化資本、三是穩健投資。

2020年初新冠肺炎襲擊全球,美國聯準會在首季兩度閃電降息共達6碼(1碼是0.25個百分點),將利率降到0~0.25%,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第三季時預估,到2026年之前大約都會維持非常低的利率環境,2026年之後利率才有望顯著走高。

台灣中央銀行亦在2020年3月降息1碼,以公股行庫定存利率為指標的保單分紅利率,從4月降到0.81%的史上新低水準,同時保單責任準備金利率在2020年1月1日及7月1日兩度調降,新台幣保單共降2碼,美元共降了3碼,新台幣長年期保單責準利率降到1.5%,美元長年期保單責準利率則是降到1.75%。

台灣保險史上首度出現新台幣責準利率「歸零」,即繳費期間低於三年、保單存續期間只有六年的新台幣保單,7月1日之後責準利率為零,正式宣告躉繳或二至三年繳費六年期儲蓄險告別市場,不太可能設計出讓保戶滿意的新台幣短年期儲蓄險。

嚴重偏離本業‧重建才能重生

保險局局長施瓊華2020年12月初發表「我們與零的距離─低利率的反思與覺醒」,公開向保險業者表達保險局的監理態度,即全球主要國家利率都在0.5%以下,甚至是負利率的環境下,壽險業不該再用高保單利率或高宣告利率瘋狂「吸金」,獲利過度依賴投資的「利差益」,沒有講究資產負債匹配,在債券利率也都走低的情況下,加上國外投資匯率風險升高,將使壽險業獲利是建築在不健康的基礎上,更將無法順利在2026年接軌IFRS 17與ICS 2.0。

據保發中心統計,壽險業從2001~2020年的20年間,吸收保費將近新台幣45兆元,資產增加逾28兆元,稅後獲利在2020年預估可突破2千億元,創下歷史新高,但ROA(資產報酬率)卻一直在0.1~0.6%間,波動極大,幾乎都來自投資獲利,嚴重偏離本業,施瓊華要求壽險公司「重思、重建,才能重生」。

保險局透過監理措施,希望引導壽險業以三大策略突破未來長久的低利率環境,一是商品轉型、二是強化資本、三是穩健投資。

在商品轉型上,有三大不樂見,一是不樂見再以躉繳、短年期繳費,高儲蓄性質的保單,即用類定存保單吸金;二是不希望各公司主推高儲蓄性質利變商品,競相拉高宣告利率搶市;三是不要盲目推出承保風險過大、訂價偏低的一率到底終身型保單。

保險局也希望業者朝三大類商品轉型,即一是長年期繳費的保障型或高齡化保單;二是宣告利率反應區隔資產績效與具平穩機制的利變保單;三是落實資產負債匹配管理的保單。

也就是保險局不要再見到壽險業靠著比銀行定存利率高的保單或宣告利率大量吸金,再到股市、債市短進短出,冒著極大的投資風險賺「利差益」,要回歸保險公司提供保障的本質,賣「愛與關懷」,即以死了留給家人 ,或老了自給自足型的保單,主要賺「死差益」與「費差益」。

在此同時,保險局陸續推出政策「協助」壽險公司保單轉型,如2020年7月1日上路的CSM(合約服務邊際利潤)不得為負,即保單要有合理的利潤;死亡保障門檻法則,即不同年齡的被保險人其死亡保額對應保價金,要達一定比率,要用錢買保障,降低儲蓄的成分;強化保單售後管理機制,如落實宣告利率管理機制,宣告利率必須經利率決定會議確實討論,區隔帳戶有盈餘要提列特別盈餘公積等。

2020年7月1日上路的多項措施,已讓壽險新契約保費衰退,2021年還將有多項措施準備上路,如修正商品結構綜合評分值,提高保障型及高齡化商品的計算權重,提供配套措施,引導各公司必須加大保障型保單及高齡化保單的銷售力道;限制附保證投資型保單可保證的範圍,不能額外再保證利率、立即投資或不失效等,即不能增加額外的承保風險。

要求強化資本‧祭出六大措施

在強化資本上則有六大措施,即要求強化核心資本,推動淨值比納入法定監理指標,資本性質債券不得有利率加碼條件等;二是保留資本利得在帳上,即處分未到期的債券,要將資本利得分年保留在特別盈餘公積;三是新發保單負債成本必須反映市場利率;四為評估負債公允價值,依缺口提出增提準備金計畫;五是強化資產負債匹配管理,以簽證精算報告檢視,不匹配者要提出改善計畫;六為合理反映利率風險,除了在RBC中調整,也會研究接軌ICS的強化方案。

最後就是穩健投資,引導壽險資金投資國內公共建設、國內重點發展產業等,並將壽險業投資個別公司債的限額,由被投資公司實收資本額10%改為淨值10%,擴大對企業的資金支撐,而投資國內,即可減少海外投資的匯率風險與成本,即不用冒高風險去投資高利率債券。

台灣進入低利率環境已近20年,眼見就可能要再進入下一個五年的低利率環境,壽險業從早年6~8%高固定利率保單的利差損,逐漸走向利變年金、利變壽險,卻又因為更低利率的環境,銀行通路將客戶存款大量推薦轉往壽險的類定存保單,造成壽險新契約保費大量成長,每年以上兆元的新契約保費、3兆元左右的總保費,快速擴充規模,亦創造出新的利差損風險。

細數這些年壽險公司走紅過的保單,從保本保息連動債投資型保單,六年期儲蓄險、解約金僅收一年的利變年金、解約金收六年的利變年金、短年期還本壽險、六年解約即保本保息的利變壽險、目標到期基金投資型保單、七年解約保本保息利變壽險、月還息類全委投資型保單等,保戶大部分的時間是拿保單在存錢。

保險局多年來都不樂見儲蓄險吸金,一路進逼,從要求解約金、限制保單不得出現費差損,責任準備金利率依繳費年期、保單存續年期訂定不同利率,到現在CSM不得為負、新台幣短年期保單責準利率降到零等,壽險公司能設計出吸金短年期儲蓄險的空間已越來越小,現在幾乎只剩下美元利變壽險及美元利變年金,還有一些空間。

連年的限制與利率調降,壽險業保單的內部報酬率(IRR),已從早年新台幣保單年化有近5~6%,到現在可能最多1~2%,美元滿七年可能有2~2.3%,吸引力逐年下降,2020年新契約保費預期衰退25%以上。

雖然金管會考量到保戶的感受,在2021年初決定不調降責任準備金利率,但在未反映市場真實利率下,若2021年上半年市場利率環境,尤其是債券利率仍是往下的趨勢,則2021年7月1日還是有可能調降責任準備金利率,也就是說儲蓄型保單生存空間還會再縮小、保費還可能再貴一些,2021年全年保費還可能再衰退,成為罕見的連續三年新契約保費衰退。

低利率環境扭曲了壽險業的經營與投資,保險局強力的措施,希望將歪掉的地方再導回正位,2026年之前都可能逼近零利率,2026年又要接軌IFRS 17與ICS 2.0,在這五年間,恐怕壽險業都會乖一點、強調多賣些保障型保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