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科技大戰 晶片網路中招

制裁華為等陸企,對美國而言,終究是把雙面刃,缺少華為這個大客戶的狀況衝擊不少美企的訂單與收入,故美國產官兩界也一直在該領域協調拉鋸。

中美兩大強權相爭科技王冠,近年在川普政府的主導下雙方對立形勢升溫,最著名的便是出手制裁中國資通訊巨頭華為,在晶片等關鍵領域截斷美企對華為的供應,迫使中國接招,正視半導體自立自強等問題。

2020年,逢美國大選年,兩國角力仍然不斷,當前最受關注的就是拜登政府對中國的科技戰方針會否有所調整。

華為經歷了2019年被列入美國商務部實體清單的驚天制裁,2020年川普政府仍不鬆手,進一步擴大美國技術相關限制,防止華為變招,從非美供應商手中取得必要零件與服務,尤其是切斷最關鍵的晶片供應,一方面華為海思設計的晶片無法再請代工廠製造,另方面華為亦無法向晶片公司採購。這讓華為面臨自研的麒麟晶片絕版,僅能靠此前庫存的晶片來製造主力商品手機,關鍵產品5G基地台的相關晶片也無法取得供應。

在2020年底,川普政府也將鍘刀對準中國晶圓代工龍頭中芯國際,限制對其的零件產品供應,美國還列出包括中芯國際等一系列涉及協助解放軍企業,禁止境內實體投資相關陸企的證券標的,防範美國資本在次級市場上支援中國軍方。

川普政府淨網‧陸企如坐針氈

半導體之外,中國網路以及應用軟體等科技業者也經歷風波,川普政府在五大領域進行「淨網」行動,進一步強化對中國5G的打擊,陸企如坐針氈。

個別企業也面臨到與華為同樣被針對制裁的境界,如全球最大獨角獸之一字節跳動王牌業務TikTok便因數據資安等理由被川普政府鎖定,要求強制分拆、由美國企業收購。

陷入相關爭端的還有中國網路巨無霸騰訊,旗下微信同樣被川普施以行政命令重拳。

中國方面,則在與美角力過程中,被迫要自立自強,2020年8月推動半導體和軟體產業新政,以更大手筆的補貼力挺國內業者,同時吸引國際合作來尋求技術突破。

惟當前美國已先立於技術高地,關鍵技術被封鎖的情況,中國難以仰賴自身力量在短期內突破窘境,故拜登政府的科技戰策略會否有轉彎、幅度有多大,才是中美下一步關鍵動態。

先不論美國新政府對中國科技策略會否繼續強硬,至少相較於川普「狂人」形象,在外界眼中拜登政府的行為模式將相對預期性較大、較注重國際穩定,故未來如對華為、TikTok等單一明星企業進行突襲式制裁的事件應難再現。

事實上,在川普任內尾聲雖然仍頻繁出招制裁中企,但形態已經有所變化。此前是針對華為這種單一企業、民營企業宣稱其業務危害到美國國安與資安,但在2020年內一系列法規調整,例如擴大對「軍方終端用戶」定義等,當前美國政策轉為制裁包括央企國企在內等一整批中企,指稱法規上它們涉解放軍,禁止資金、產品流向這些企業。

在川普相關的行政命令中也強調,當前中國積極使用民企來從事國家軍事活動,許多民營公司都支持解放軍,軍民融合戰略使中國軍工規模日益擴大,這也讓美國需要防範中國國防全球產業鏈。所以中芯國際、華為等企業都被列入制裁名單之內,且頂著涉嫌軍方頭銜,與爭辯不清的資安問題相比,美國在制裁上更顯得名正言順。

可以看出,未來美國在與中國的科技競賽下,要採用制裁措施時很可能就會包裝成涉軍議題,且川普畫好的激進對中框架下,美國兩黨在反中聲浪已凝結一股不小勢力,外界預估拜登任期之初,對中國的科技戰策略不會有太大調整。

多數分析認為,拜登仍會重視與中國之間在5G、AI等關鍵領域上的競爭,例如民主黨2020政綱也提到,將努力與盟友在5G方面合作,解決資安威脅。

如美國關鍵盟友、「五眼聯盟」成員之一的英國,在美國大選後仍持續對華為展現強硬態度,一定程度可反映未來「五眼聯盟」的資安方針。

在半導體等已有相當優勢的領域,拜登政府可能也會在當前華為等企業涉軍背景下,對中國有所保留、限制其發展。

不過制裁華為等陸企,對美國而言終究是把雙面刃,缺少華為這個大客戶的狀況衝擊不少美企的訂單與收入,故美國產官兩界也一直在該領域協調拉鋸。隨著當前美國商務部逐漸放行相關企業供應華為的申請許可,未來更多美企有望獲得許可批准。

在華為議題上美國主打晶片與5G,作為中國晶片設計實力最強的業者之一,華為海思無法使用設計工具(EDA)、無法仰賴如台積電等業者代工,逐漸喪失晶片設計上的地位。5G方面,美國在國際上號召各國禁用華為設備,加上美企不再供應關鍵晶片給華為製造基地台等設備,讓歐美韓廠商逐漸在5G領域趕上華為。

關鍵技術封鎖‧白宮主要方針

所以針對關鍵技術進行封鎖,預料是白宮未來主要方針,拜登政府可能進一步放寬,僅不讓華為取得自研晶片、製造最先進5G產品的能力,但包括4G晶片等商品的供貨許可有望亮起綠燈,這對於大受華為事件波及的美國企業來說亦是一大福音。

同時,拜登在一定程度將延續此前川普的企業回歸美國策略,有專家指出,拜登仍希望有更多供應鏈回到美國,藉此來重振美國經濟,只是手段應不會如川普般激烈。

市場期待拜登政府上台後在貿易戰、關稅領域會有所動作,再次活絡全球貿易體系。只是在科技領域下,因有國安資安問題以及中美國力競賽因素,拜登應只會在川普激進的對中科技戰下些微調整,且在貿易上,當前美國在高科技領域對中國仍處於逆差狀態,故政府為縮減逆差、企業顧及政府立場下,美企減少對中投資恐成短期中不可逆轉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