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金牛年 全球抗疫、一步一腳印

2020 年初始,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延燒,全球都陷入感染危機,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於2020年10月中旬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2020年全球經濟將出現4.4%的負增長。雖然透過巨額財政支出,經濟惡化幅度減小,但仍遠遠超過全球金融危機後的2009年(下降0.1%)。據估算,增長放緩帶來的經濟損失,今後6年將達到28兆美元。

IMF表示,由於巨額的公共及民間債務將抑制經濟增長,恢復能力將放緩,增長放緩帶來的經濟損失,2020至2021年合計為11兆美元,比6月報告估算的12.5兆美元有所下調。但該機構也強調,雖短期風險緩和,財政惡化和貿易停滯的影響將長期存在,到2025年的6年間經濟損失將達到28兆美元。

事實上,自川普上任後,啟動美國束之高閣多年的國內法發起貿易戰,並將經貿問題提高至國家安全問題層次之後,全球政經關係不斷蒙受中美戰火襲擊,中美自關稅戰到科技戰一路交鋒,全球相關產業布局產業鏈重整腳步尚未站穩,新冠疫情衝擊又接踵而至。可以說全球經貿、地緣戰略格局的重新部署,受「天災」與「人禍」夾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20年1月15日,中美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當時,雙方達成最重要的共識,即是中方在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結束強制技術轉讓,以及開放金融服務業方面做出重大讓步。另協議中規定中國需要在未來兩年進行巨量的採購,中國承諾在2020到2021年兩年時間裡大量進口美國商品與服務,總額為2,000億美元,其中近500億為農產品,另包括能源、製造業產品。相較貿易戰之前,中國每年進口1,3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560億的服務。此外,中美亦分別減免在貿易戰期間新增的關稅。

對川普口中所謂的「有史以來最大協議」,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副教授金刻羽,曾將其形容為給中國的「戰略性禮物」,她在受訪時指出,美國要求中國做這些改變,對於中國而言在長期來看都是好事,有時當自身改革難以推進時,需要外部挑戰來加速改革進程。

只是,中國內控機制複雜龐大,就算改革對全球及自身有益,誰能掌握時機?且備受市場喝采的中美經貿互動格局,更在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後,兩強互信基礎如同2021 產經趨勢總覽21被潮水滲透的磚牆,根基已崩塌。這場疫情,已不可逆轉地升高西方國家對中國大陸的圍堵,尤其是中美對峙一旦失控,無疑是全球最大的一場風暴。

2020年底,全球兩大經濟體關稅依然高懸,世貿組織無法正常運轉,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也未完全履行,川普在任期最後端仍持續拉長對中資高科技企業制裁的黑名單。BBC在一篇評論中引述多位專家共同的看法是,這場戰爭似乎遠遠未到盡頭,拜登上台後,無論使用的武器和策略,或是其最終目標,都可能發生巨變。換言之,中美關係的不穩定,仍是全世界共同面對的黑天鵝。

此外,新冠疫苗在部分國家展開大規模注射後,一片狼籍之中的曙光未久即黯淡。2020年12月下旬,英國政府證實境內出現更具傳染力的變種新冠病毒,再讓疫情的控制與否陷入十里霧中,全球多國緊急封鎖與英國往來的交通運輸,日韓兩國的確診病例飆增,率先復甦的亞洲經濟可能因之受累…市場悲觀情緒難掩。

Julius Baer商品研究公司負責人魯克(Norbert Rucker)指出,病毒出現變種已讓市場不安再度浮現。AXA投資管理公司也指出,未來數月病毒變種恐令歐洲大陸疫情再度失控,這些國家可能必須再度實行嚴格的封鎖措施。

德意志銀行對基金經理人進行的月調則顯示,2021年市場最大風險,恐是病毒變種導致疫苗失效。在這份針對984名基金經理人的調查發現,2021影響全球金融市場的最大風險排名第一就是擔憂病毒變種恐令疫苗失效,第二是接種疫苗可能引發嚴重副作用,第三是許多民眾對疫苗缺乏信心拒打,反為經濟復甦形成障礙。在調查中,第四與第五大風險分別為科技股泡沫可能破滅與央行/政府決策當局太快收回財政與貨幣刺激、使復甦動能欲振乏力。

回首2020年,人類受苦於疫情引發的經濟民生的困境,或是非疫情、突發的意外事件的衝擊,這些感官與感知上的壓抑,千言萬語已無法形容。期待2021年能有所轉變之際,不禁想起NBA超級球星eBron James在2020年初時於Twitter上的發文:「Man we cancelling sporting events, school, office work, etc etc. What we really need to cancel is 2020 !」

但2020年不會如詹皇說的「消失」,因這場疫情已改變太多的人事物,影響至鉅始料未及。此時此刻,要談如何謀求深遠之計,談何容易。